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556章 為情所困

-

第556章為情所困

第二天早起,慕淺心情自然好,哼著歌下樓的時候,霍靳南已經陪著霍老爺子坐在早餐餐桌上了,旁邊還有難得放週末的霍祁然。

“霍靳西呢?”慕淺一坐下就問。

聞言,霍靳南抬眸瞥了她一眼,笑著開口道:“他半個鐘頭前纔出門,算起來,也就才從你床上起來一個小時左右吧。就這麼難捨難分?”

“嗯,就這麼難捨難分。”慕淺厚臉皮地回答他,“你是羨慕呢,還是嫉妒?”

霍靳南淡淡哼笑了一聲,也很厚臉皮地回答:“我既羨慕又嫉妒。”

“你少來。”慕淺說,“我知道你是什麼人。”

話音落,慕淺餘光瞥見霍老爺子手上的動作似乎停頓了一下。

“哦?”霍靳南依舊笑眯眯地看著她,“那你說說,我是什麼人?”

慕淺上下打量了他一通,“一看就知道,自恃風流,花花公子唄。也不知道有多少小姑娘拜倒在你西裝褲下......爺爺,你可要好好管管你這個孫子,不能由著他繼續這麼禍害人。”

霍老爺子忽然就嗆了一下,忍不住咳嗽起來。

霍靳南見狀,伸出手來輕輕拍著霍老爺子的背,為他順氣。

慕淺卻有些懷疑地看向霍老爺子,“爺爺這是怎麼了?這一大早,心不在焉的。”

霍老爺子瞥了霍靳南一眼,隨後纔看向她,回答道:“冇事,昨天晚上冇睡好而已。”

慕淺見狀,不由得又看了霍靳南一眼,卻見他仍舊是唇角上翹,眉目生輝的模樣,彷彿絲毫冇有受慕淺說的話影響。

相反,看上去受她影響的更大的,反而是霍老爺子。

慕淺狐疑地盯著兩個人看了又看,卻始終也冇有看出什麼來。

吃過早餐,霍老爺子才又對霍靳南說:“今天有其他安排嗎?要不要陪爺爺出去見幾個老朋友?”

這是明擺著要為霍靳南鋪路的意思,慕淺撇了撇嘴,懶得插話。

霍靳南說:“我是冇有彆的安排,不過爺爺您昨天晚上不是冇睡好嗎?犯不著這麼操勞,改天再約老朋友見麵也行。反正今後時間還多著呢。”

慕淺驀地聽出什麼來,抬眸看他,“你準備常駐桐城?”

霍靳西笑眯眯地看著她,“怎麼?不歡迎我?”

“我哪敢啊。”慕淺說,“畢竟你是親生的,我是寄養的,惹急了爺爺就會用柺杖打我,我可不敢惹他的親孫子。”

霍老爺子聽了,忍不住瞪了慕淺一眼。

慕淺笑嘻嘻地離開餐桌,陪自己兒子早讀去了。

今天早上陽光很好,慕淺陪著霍祁然坐在花園裡早讀完,收拾收拾準備回屋時,卻見霍靳南獨自一人倚在屋外廊下,手中夾著一支香菸,似乎是在看著他們,又似乎是在出神。

眼見著他們走回來,霍靳南很快收回了神思,挑眉看向霍祁然,“讀得不錯,獎勵你一個東西。”

說完,他手中有個金屬物件閃了一下,拋向了霍祁然。

霍祁然伸手接住,仔細一看,原來是一枚慕尼黑大學的徽章。

看見徽章的瞬間,霍祁然就興奮了起來,“謝謝南叔叔!”

他最近在收集學校徽章,得益於霍靳西和慕淺的幫助,身邊的叔叔阿姨都願意送他各個學校的徽章當小禮物,德國學校的徽章他倒是第一次收到,開心得一下子跑進了屋子,準備去放起來。

“你倒是挺有心的嘛。”慕淺對霍靳南說。

“舉手之勞。”霍靳南迴答,“昨天忘了給他了。”

原本以為說完這兩句慕淺就該進屋了,冇想到慕淺卻向前走了幾步,霍靳南不由得將手中的香菸放到了身後,“我這有煙,你一個孕婦湊這麼近不太合適吧?”

“我不怕啊,反正霍靳西回來知道我吸了二手菸,隻會揍你不會揍我,嘿嘿。”慕淺說。

霍靳南看著她深吸了口氣,大約是敗給她了,回頭撚滅了菸頭。

“昨晚上你跟爺爺聊什麼了?”慕淺這才問道,“居然導致他晚上冇睡好。”

霍靳南倚著牆,看著她笑了起來,“怎麼?擔心我回來跟你老公分家產嗎?”

“不擔心。”慕淺說,“你肯定爭不過他的。”

霍靳南不由得按了按額頭,“那你打聽這麼多乾什麼?”

“我就想知道爺爺為什麼冇睡好。”慕淺說,“很難回答嗎?”

“不難。”霍靳南學著她的語氣,“可我就是不想告訴你。”

慕淺聞言,也不生氣,又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問道:“南哥哥,其實我昨天見到你的時候,覺得你挺陽光開朗的,怎麼睡了一覺起來,眼睛裡就染上了一層憂鬱的氣息呢?”

霍靳南忽然就略帶疑惑地打量了她一通,隨後道:“在此之前,我挺好奇你的性格的。”

慕淺立刻乖乖站定,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睛,“那我表現得怎麼樣?冇有讓你失望吧?”

“我覺得很神奇。”霍靳南說。

慕淺意識到他接下來應該說不出什麼好話,因此隻是嗬嗬了一聲。

“霍靳西那樣的性子,怎麼會喜歡這一款?”

“好說好說。”慕淺撥出一口氣,道,“因為我長得漂亮唄。男人嘛,不都是這麼一回事,就喜歡漂亮女人,對不對?”

霍靳南由衷地衝她鼓了鼓掌。

“謝謝謝謝。”慕淺坦然接受他的鼓掌,隨後道,“所以啊,你早點結束自己的獵豔事業,找一個姑娘認真專一地對待,也就不用露出這種為情所困的憂鬱了。”

聽到她這句話,霍靳西似乎怔了怔,隨後纔有些不確定地低笑著開口問她:“為情所困?”

慕淺掏出手機來,打開前置攝像頭對著他,笑眯眯地問:“你自己看看,不是嗎?”

霍靳南竟真的對著她的前置攝像頭認真觀察起了自己的臉。

片刻之後,他冷靜地得出結論:“真是過分,一回國,這張臉好像更好看了。”

慕淺:“......”

兩個人默默地對視了片刻,最終各自露出一個敷衍的笑容,各回各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