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528章 叔叔

-

第528章叔叔

鹿然不是冇有見過摘下眼鏡的陸與江,可是此時此刻,眼前的這個陸與江,卻讓她感到陌生。

隻因為摘下眼鏡之後,他那雙微微凹陷的眼睛似乎陷得更深,眼眸之中透出的森然涼意,是鹿然從來冇有見過的。

“叔叔......”鹿然不由得喊了他一聲。

“說啊。”陸與江卻依舊是那副漫不經心的姿態,“不是說你在霍家過得很開心嗎?到底是怎麼開心的,跟我說說?”

“就是......”鹿然有些忐忑,卻還是猶豫著開了口,“他們家裡的人,都很好......他們會陪我玩,還會教我很多東西......我很喜歡他們家裡的人......”

“嗬。”

陸與江捏著眉心,低笑了一聲。

“叔叔......”

陸與江終於又一次抬眸看向她時,眼眸已經又深暗了幾分,唇角卻仍舊是帶著笑意的,“你喜歡他們家裡的人?”

鹿然遲疑著,卻還是如實點了點頭。

砰!

一聲巨響!

鹿然尚未反應過來,就看見陸與江站起身來,一手掀翻了麵前的木質茶幾。

茶幾上擺放的飾品杯盤,頓時碎了一地。

“啊!”鹿然驀地尖叫了一聲,捂住了耳朵。

陸與江卻已經一把扣住她的手腕,拉開來,居高臨下地看著窩在沙發裡的她,“我費勁心力,將你捧在手心裡養到現在,結果呢?你才認識那群人幾天,你跟我說,你喜歡他們?”

鹿然從來冇有見過這樣的陸與江,整個人都有些嚇呆了,“叔叔......”

“你喜歡他們,想去霍家跟他們住。”陸與江繼續道,“那叔叔怎麼辦?你來說說,叔叔怎麼辦?”

“我......”鹿然此刻腦子裡已經是一片大亂,張著嘴,根本說不出話來。

看著眼前這張清純驚慌到極致的臉蛋,陸與江忽然就伸出手來扣住了她的下巴,啞著嗓子開口道:“看來,我的確是將你保護得太好了。你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懂,所以你不知道該怎麼辦,那叔叔今天就教教你,好不好?”

鹿然忽然打了個寒噤。

下一刻,陸與江竟俯身就吻了下來!

“啊——”鹿然瞬間驚慌失措地尖叫出聲!

她冇見過這樣的陸與江,更冇有經曆過這樣的事情,整個人完全嚇懵了,隻知道尖叫。

陸與江卻完全無視了她的尖叫,任由她叫得再大聲,他加諸她身上的力道都冇有絲毫減輕。

“你叫什麼?”他甚至還可以從容不迫地跟她說話,“你知道我在做什麼嗎?叔叔是在疼你,知道嗎?”

不對,不對......

鹿然傻傻地盯著他,腦海中卻有一個聲音,不停地在喊——

當腦海中那個聲音放大到極致的時刻,鹿然終於控製不住地喊出了聲:“不是!不是!你不可以!你不可以這麼做!”

陸與江動作微微一頓,沉眸看著她,竟然嗤笑了一聲,“我不可以什麼?”

“你不可以這麼做!你不可以這麼對我!”鹿然開始掙紮起來,“這是不對的!這是不好的事情!慕淺姐姐說過,不能讓你這麼對我!”

一瞬間,陸與江唇角的笑容便僵硬了幾分。

“她連這個都教你了?”他冷笑著開口,“這才幾天啊,她教你的東西還真不少,難怪你喜歡霍家的人。叔叔不能這麼對你,那誰可以,嗯?霍靳北嗎?”

聽到霍靳北的名字,鹿然再度一僵,下一刻,陸與江忽然變本加厲。

“你以為,我把你養這麼大,是為了將你拱手讓給其他男人的?”陸與江聲音陰沉狠厲,“你做夢!”

鹿然驚怕到極致,整個人控製不住地瑟瑟發抖,可是她卻似乎仍舊對眼前這個已經近乎瘋狂的男人抱有期望,顫抖著開口喊他:“叔叔......”

“閉嘴!”陸與江驀然大喝,“不要叫我叔叔!不要再叫我叔叔!”

鹿然赫然睜大了眼睛,積蓄已久的眼淚控製不住地奪眶而出——

......

半個小時後,兩輛疾馳而來的警車猛地停在了彆墅門口。

車子尚未停穩,車上便有人飛身而下,一腳踹向彆墅的大門。

彆墅管家聞聲而來,見狀大驚,飛快地上前想要阻止,卻被人一把拎著領子抵在了那扇沉重的門上,“把門給我打開!”

“你們乾什麼......”管家顯然有些被嚇著了,卻還是強自鎮定地開口,“這裡是私人住宅,你們不可以——”

話音未落,拎著他的那人一拳砸在了他的腦袋旁邊的門上。

那聲音就響在他耳邊,振聾發聵。

管家腿一軟,哆哆嗦嗦地掏出了鑰匙。

“頭——”見此情形,後麵跟上來的警員不由得有些擔憂,喊出了聲。

拎著管家的人,正是容恒。

他接過管家手中的鑰匙,一麵沉眸極速開麵前的門,一麵頭也不回地回答:“你們都跟在我後麵,有什麼事,我擔著!”

話音落,門已經打開,容恒一馬當先,快步衝了進去。

兩名警員迅速跟上他的腳步,另留了兩個,一個去守後門,另一個則守在大門口。

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各個警員各自就位之後,守在大門口的那個警員才恍然驚覺車上還有一個人,凝眸看了過去,“霍太太,你不下車嗎?”

慕淺坐在前方那輛警車的後座,身體僵硬,目光有些發直。

她不想下車,也不想動,她甚至不想聽不想看——

從二十分鐘前,戴在鹿然身上的那條項鍊被扯下,被扔到不知道哪個角落,失去定位和聲音的那一刻起,慕淺就已經是這樣的狀態了。

她隻恨自己大意。

明知道陸與江回來之後勢必會有所行動,她卻隻是簡單聽了聽那頭的動靜,發現陸與江對鹿然似乎冇有任何異常之後,就暫時丟開了。

誰知道,不過就是短短一個小時的錯漏,竟然就讓陸與江帶走了鹿然!

而陸與江帶鹿然來帶這邊之後發生的一切,在她重新打開接收器後,全部都聽在耳中!

從監聽器失去訊息,到現在已經過了二十分鐘。

陸與江已經幾近瘋魔,對於一個已經瘋魔的男人,二十分鐘,會發生什麼?

慕淺不敢想,也不願意去想,卻還是控製不住地想要聽到裡麵的動靜,想要知道,會不會有奇蹟出現——

她忍不住閉上眼睛,按住額頭的瞬間,陽台上忽然傳來容恒一聲爆喝:“慕淺,你給我上來!”

慕淺猛地睜開眼睛,兩秒鐘之後,她飛快地推門下車,跑進了屋子裡。

樓下空無一人,慕淺快步跑到樓上,腳步驀地一頓。

樓上的客廳裡,陸與江衣衫不整地坐在沙發裡,襯衣完全解開,胸前幾道抓痕清晰可見,連臉上也有抓痕。

一片淩亂狼狽之中,他麵色卻是從容而平靜的,隻是點了支菸靜靜地坐著,甚至在抬眸看到慕淺的瞬間,也隻有一絲狠唳在眼眸中一閃而過,除此之外你,再無彆的反應。

慕淺與他對視一眼,轉頭就走進了容恒所在的那間屋子。

屋子裡,容恒背對著床站著,見她進來,隻是跟她對視一眼,冇有多餘的話。

而他身後的床上,一臉淚痕的鹿然擁著被子,茫然地坐在床上。

慕淺快步上前,捏住她的肩膀的瞬間,一眼就看到了被子之下,她被撕得七零八落的衣服。

而鹿然整個人都是懵的,明明眼角的淚痕都還冇乾,她卻彷彿什麼都不知道一般,隻是愣愣地坐在那裡。

“鹿然!”慕淺驀地捧住她的臉,低低喊了她一聲。

聽到她的聲音,鹿然才似乎有所反應,有些艱難地轉頭看向她,空洞的眼神好不容易纔對焦,在看清慕淺的瞬間,她張了張口,有些艱難地喊了一聲:“慕淺姐姐......”

“是我,是我。”慕淺連忙一點點撫過她光裸的肌膚,道,“你不要怕,不會有事了,都過去了——”

說話間,慕淺的手忽然微微一縮。

因為她看見,鹿然的脖子之上,竟然有一道清晰的掐痕。

那痕跡很深,由此可見掐她的人用了多大的力氣,對於她這樣的女孩子來說,那幾乎是奔著要她的命去的!

與此同時,鹿然才彷彿終於想起來什麼一般,身子重重一抖之後,眼淚再一次掉了下來。

慕淺連忙將她護進懷中,也不敢去看她被子底下的身體是什麼情形,隻能轉頭看向了第一時間衝進來的容恒。

容恒神色複雜地衝她搖了搖頭,慕淺一愣之後,整個人驟然一鬆。

此前他們都以為,鹿然必定會被陸與江侵犯,可是此時看來,卻好像冇有。

“他似乎是想要她的命。”容恒低低地開口,“可是最後一刻,卻放棄了。我們上來的時候,他就坐在外麵抽菸,而鹿然被他掐得幾乎失去知覺,剛剛纔醒過來。”

慕淺鬆了口氣,來不及想清楚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隻能一麵緊緊抱著鹿然,一麵低聲撫慰她:“冇事了,他不會再傷害你了,有我們在,他不敢再傷害你......”

鹿然靠在她肩上,卻漸漸地哭出了聲。

“慕淺姐姐......”她艱難地低聲泣訴,“叔叔......殺死了我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