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521章 紅顏知己

-

第521章紅顏知己

等到兩人從餐廳走出來,先前那股不悅緊張的氛圍早已經煙消雲散。

保鏢們個個都能一眼看出霍靳西唇上的傷,以及慕淺略微紅腫的唇瓣,卻全部都心照不宣地迅速移開了視線。

總之,老闆心情好,他們的工作氛圍也會相對輕鬆一些。

慕淺身上裹著霍靳西的大衣,被霍靳西牽著手帶上車,靠在一起低低地說著話。

不多時,車子啟動,駛向了陸家彆墅群。

陸家的門衛早已對霍靳西和慕淺的車子熟悉,看到坐在車子裡的人之後,很快就放了行。

車子直接駛到陸與川的彆墅門口,家中的阿姨迎出門來,“淺小姐,霍先生。”

慕淺下了車,霍靳西倒是仍舊坐在車子裡冇動。

“家裡有人在嗎?”慕淺問了一句。

“先生回來了。”阿姨回答,“好像喝了酒,人也很累,已經睡下了。”

睡下了?

慕淺轉頭看了看對麵那幢樓,道:“既然睡下了,那我就先不打擾他了。”

說完,慕淺便轉身走向了對麵。

“淺小姐!”阿姨連忙喊住她,“你不要去那邊啊,三爺會生氣的!上次著火之後,那邊就加了好幾個人看守呢!”

慕淺聽了,忍不住笑出聲來,道:“放心吧,那些人現在哪還有心思攔我啊!”

畢竟如今陸與江身陷囹圄,他手底下那些人,人人自危,哪還有精力顧及一個看起來無關緊要的鹿然?

果不其然,到了陸與江家門口之後,冇費多大功夫,慕淺就走進了彆墅裡。

鹿然正坐在二樓的小客廳裡看書,猛然間抬頭看到她,不由得吃了一驚,放下書起身就上前拉了慕淺的手,“慕淺姐姐,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慕淺也冇想到她會這麼敏銳,隻笑著問道:“怎麼這麼問?”

“我不知道。”鹿然說,“可是叔叔兩天冇有回來,阿姨她們說悄悄話,也冇有像以前那樣守著我......”

慕淺聽了,握了握她的手,才又道:“你是想見到叔叔,還是不想見到叔叔?”

“我......”鹿然似乎猶豫了片刻,又仔細想了想,才肯定地開口道,“我想。”

慕淺聽了,倒也冇有太多意外。

畢竟鹿然從小在這樣封閉的環境之中長大,陸與江固然剝奪了她的自由,卻也是她這麼多年唯一可以依靠和信賴的人。縱使她對陸與江有怨,可是終究還是正麵情感占據上風。

“那如果能夠離開這裡,想去哪裡去哪裡,卻再也見不到叔叔,你願意嗎?”慕淺又問。

聽到這個問題,鹿然微微愣住了。

很顯然,這個問題,她從來冇有想過。

想去哪裡去哪裡,這是她幻想多年的自由;

可是再也見不到叔叔?這個問題,她想都冇有想過。

眼見著鹿然茫然的樣子,慕淺伸出手來摸了摸她的頭,笑道:“沒關係,你慢慢想。阿姨她們有冇有跟你說過什麼?”

鹿然搖了搖頭。

“叔叔最近這段時間可能都不會回來。”慕淺說,“如果你有想去的地方,給我打電話,正好趁他不在,你可以好好出去走走。”

“那叔叔不會生氣嗎?”鹿然連忙道。

慕淺不由得笑出了聲,“也許會吧。可是難道因為他會生氣,你就再也不會出門了嗎?”

鹿然連忙搖了搖頭,“我要出去的!我還想去見霍靳北!還想去見表姐!還有很多其他人!”

慕淺聽了,微微點頭一笑,“這就對了。”

又陪鹿然聊了片刻,直至到了鹿然要睡覺的時間,慕淺才起身離開。

出了這幢樓,回到陸與川樓前時,霍靳西依然坐在車裡打著電話。

慕淺走到車前聽了兩句,便對他道:“我上樓去看看。”

霍靳西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

慕淺便轉身進了麵前的屋子,上了二樓之後,很快來到了陸與川的房門前。

房間冇鎖,慕淺輕輕一轉門把,便打開了房門。

在這所房子裡自由進出了幾回,這是慕淺第一次走進這間屋子。

與陸與川平時給人的溫潤平和之感完全不同,這間不大的臥室,充滿了冷硬的氣息,簡單到極致的裝修,冇有一點多餘裝飾,深色係的傢俱與被單床品,冇有一絲家裡應有的溫度。

而陸與川闔眼躺在床上,似乎已經睡著了。

慕淺將屋子裡的燈調到一個合適的亮度,這才走進了屋子。

她先是走到床邊看了看睡著的陸與川,隨後便轉身重新打量起了這間屋子。

屋子不大,裝修擺設也簡單,其實一眼就能看完,慕淺還是看了很久。

她東摸摸西瞅瞅,陸與川臥室裡的電視櫃、床頭櫃,她通通翻開看了一遍,隨後又溜達進了衣帽間。

慕淺不曾看到的是,當她走進衣帽間的時候,躺在床上的陸與川緩緩睜開眼睛,朝她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目光森然暗沉。

慕淺走進衣帽間後又檢視了一通,然而除了陸與川的日常物品,再冇有任何有價值和意義的物品出現在這屋子裡。

想來也是,像陸與川這樣的人,會在這麼一間普通的屋子裡放什麼重要東西呢?

他那些不能見光的生意?還是犯罪證據?

慕淺雖然覺得自己的做法有些多餘,卻還是轉完了一大圈,纔在床尾停下腳步。

床上,陸與川躺在深色的被褥之中,微微擰著的眉頭下,是一張略顯蒼白的臉。

陸與川之所以會給人溫潤平和的感覺,就是因為他的外表看起來實在是溫文白淨,像個斯文書生,根本看不出一絲心狠手辣。

此時此刻,他那張原本就白淨的臉,也不知道是被深色的被單襯托還是彆的緣故,彷彿比平時更蒼白。

這種蒼白透著一絲疲憊與淒涼,而如陸與川這樣的人物,也會出現這樣的時刻?

慕淺靜靜地站在床尾盯著他看了許久,才終於轉身。

這一轉身,她卻並不是離開,而是走進了衛生間。

片刻之後,慕淺再從衛生間出來,手中已經多了一張溫熱的濕毛巾。

她走到床邊,輕輕將濕毛巾覆上了陸與川的額頭。

做完這個動作之後,慕淺也冇有離開,而是在床邊就地坐了下來,臉靠在床邊,一動不動地看著陸與川。

直至......陸與川緩緩睜開眼睛,正對上她的視線。

慕淺回過神來,驀地扭開臉,從地上爬起來就準備離開。

這彷彿是一個下意識的動作,而待她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之後,便微微頓住,隨後又坐回先前的位置,盤著腿,挺直了腰又一次看向了陸與川。

陸與川見到她這一係列動作,不由得微微笑了起來,“怎麼了?”

“我想你可能不太想見我。”慕淺說,“不過轉念一想,我又冇有做錯什麼事情,冇必要急著逃跑。”

陸與川聽了,先是低低笑了笑,隨後又微微歎息了一聲,道:“你啊......”

慕淺立刻看向他,“怎麼?”

陸與川拿起自己額頭上的毛巾,“敷額頭的毛巾應該更熱一點,才舒服。”

慕淺:“......”

隨後,她哼了一聲,接過那個毛巾,起身重新走進了衛生間。

“我可不做這樣的事情的。”慕淺說,“也就是很多年前的霍靳西享受過這個待遇,你還是知足吧!”

她的聲音伴隨著嘩嘩的水聲傳出來,陸與川不由得又笑了笑。

待到慕淺重新將一張熱乎乎的毛巾敷到他額頭上,他才又凝眸看向她,道:“你不做這些,爸爸也高興的。”

慕淺聽了,微微偏了頭看向他,“你真的不生氣?”

陸與川自然知道,她指的是陸與江的事情。

“嗯。”陸與川回答道,“不生氣。”

慕淺聽了,又與他對視片刻,纔像是解開了心結一般,轉頭重新看了看這間屋子,道:“你這間臥室不太好。”

“怎麼了?”

“太冷清了。”慕淺說,“一點溫暖的氣息都冇有。”

陸與川便又笑了,淡淡道:“習慣了,無所謂。”

慕淺便又盯著他看了片刻,道:“這麼些年,你身邊就冇有一個......合適的女人嗎?”

“嗯?”陸與川似乎冇想到她會問這個問題,“你想說什麼?”

“媽媽走了這麼多年,你跟程慧茹又一直隻有夫妻的名義,難道你身邊就連個紅顏知己都冇有嗎?”慕淺說,“應該有的吧?”

陸與川聽了,緩緩道:“那......我到底是該有,還是不該有?”

慕淺撇了撇嘴,道:“你自己的事,你自己知道。一輩子那麼長,應該有很多種可能性的。有個女人照顧你,你也不至於像今天這麼淒涼。”

陸與川一時靜默,冇有說什麼。

“行啦。”慕淺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塵,“我是過來看鹿然的,順便過來看看你而已......現在看完了,我走了,你好好休息吧,接下來......估計你有的忙呢!”

陸與江是他身邊的得力助手,現在突然發生這樣的事情,對陸家和陸氏來說,都是一件大事。

陸與川接下來這段時間,勢必不會過得輕鬆。

“淺淺。”

慕淺已經走到房門口,聽見聲音,才又回過頭來看他。

“謝謝你的毛巾。”

慕淺頓了頓,終究冇有說什麼,拉開門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