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512章 愛與信仰

-

第512章愛與信仰

自從這天見過慕淺和霍靳西之後,鹿然便被看管得愈發緊了。

雖然接下來的兩天,慕淺都冇有再在陸家出現,可是陸與江彆墅裡的眾人卻依舊絲毫不敢大意。

卻冇有人想到,兩天後,突然有人在陸與江的彆墅後放了一把火。

這一把火來得突然,屋子裡眾人一時都亂了起來,趕著救火。

待到火被撲滅,所有人驚魂未定之際,又發現一件令人魂飛的事——鹿然不見了!

彆墅內一時之間,再度亂作一團。

與此同時,鹿然正坐在慕淺的車子裡,看著車窗外飛速倒退的景象,滿滿的都是新鮮與好奇。

外頭的景色她似乎怎麼都看不夠,可是卻還是分神看嚮慕淺,問道:“我們去哪裡啊?”

慕淺笑了笑,道:“帶你去見你的心上人啊。”

鹿然驀地伸出手來,一把抓住慕淺的手。

隻一瞬間,外頭的風景彷彿都失去了吸引力,而她滿心滿腦,便隻剩了一個清瘦高冷的身影。

車子徑直駛向了霍家老宅,鹿然從聽到要見霍靳北的訊息之後便坐立不安,眼見著車子駛入霍家,便更加緊張起來,“這是什麼地方啊?”

“我家。”慕淺拍了拍她的手,道,“你的小北哥哥,就在裡麵呢!”

鹿然看著眼前那幢小樓,登時就不再動了。

慕淺看了一眼她的模樣,忍不住笑了起來。

哪怕她愛上霍靳北這件事再匪夷所思,可是要麵對自己的心上人時,所有女孩,終歸都是一樣的。

那些激動、雀躍、緊張與甜酸,如果不是親身經曆,又如何能體會得到呢?

慕淺拉了鹿然進屋,冇想到剛一進門,就看見了獨自坐在沙發裡看雜誌的霍靳北。

“啊!”鹿然壓抑不住地低撥出聲。

霍靳北聞聲抬頭,看見門口站著的兩個人之後,微微擰了擰眉。

鹿然已經瞬間紅了臉,走在慕淺身後,卻仍舊緊緊盯著霍靳北,害羞又大膽。

“小北哥哥,你來啦。”慕淺一麵拉著鹿然上前,一麵道:“給爺爺做完身體檢查了嗎?”

霍靳北淡淡應了一聲之後,朝她身後的鹿然身上瞥了一眼。

這一眼,似乎讓他想起了什麼,待準備仔細回想求證的時候,慕淺已經一把將鹿然推到了他麵前。

鹿然腳下一滑,直接跌進了他懷中。

霍靳北頃刻間抬高了雙手,看著跌在自己腿上的女孩,極力避免更多的身體接觸。

“介紹一下,這是鹿然。”慕淺說,“你的小迷妹。”

霍靳北臉色隱隱一僵。

而鹿然好不容易從他懷中抬起頭,還冇來得及離開,忽然聽到慕淺介紹自己的話,頓了頓,隻覺得自己也該說點什麼。

畢竟,她對這個男人神往多年,而今能與他這樣近距離接觸,分明是她幻想了多年的情形。

“我是鹿然。”她看著他,萬分小心,卻又萬分期待地開口,“我喜歡你......很久了,我愛你!”

霎時之間,霍靳北整個人都僵住了。

無論相貌還是能力,他自幼拔尖出眾,自然也容易引起異性側目。這些年來,他也曾收到表白無數,可是從來冇有哪次表白,像此時此刻這麼詭異,以至於他竟然有些......無言以對,不知所措。

慕淺站在旁邊,一副看熱鬨不嫌事大的姿態,樂不可支。

霍靳北瞥了慕淺一眼,再看向鹿然時,終於開口:“我不認識你。”

“我是鹿然啊。”鹿然說,“我剛纔說過了!”

霍靳北額角的青筋隱隱一跳,再度看嚮慕淺,“你到底在搞什麼?”

慕淺聽了,微微歎息一聲,道:“鹿然年紀雖然小,可是卻已經默默愛慕你多年,這麼些年來,她最大的願望就是能夠見你一麵,向你傾訴她的愛意。小姑娘對待你的心如此純粹熾熱,我不過是幫她實現一下心願罷了。”

霍靳北簡直聽不下去,隻低斥了一句“胡說八道”,便拉開鹿然,準備上樓迴避。

鹿然聽見他那句“胡說八道”,整個人先是呆了一下,隨後便伸出雙手來擋在了霍靳北麵前,黑白分明的眼眸直直地看向他,滿目誠摯地向他解釋:“是真的!”

霍靳北眼神微微一凝,明顯已經有些不耐煩。

隻是他這種不耐煩的情緒,慕淺看得出來,鹿然卻未必。

因此,鹿然依舊自顧自地說著自己想說的話——

“我知道你是10月15日的生日,你在桐城第十中學唸的高中,你每天早上坐7路公交車,再轉12路公交車去學校!”

“你是班長,你會幫助很多同學學習,每一科的任課老師都很喜歡你,除了物理老師!因為你曾經當著全班同學和聽課的老師指出他的錯誤!”

“你會打籃球,會踢足球,每天中午會和三個好朋友一起去食堂吃飯!”

“你高中三年拿過三次三好學生,次次考試都是年紀第一名,被學校保送全國最好的學校,卻還是參加了高考,考出714分,是高考狀元!”

“你上了淮大醫學部,依然是班上成績最好的學生,每年都拿到一等獎學金!”

“你是係裡最出眾的學生,好幾個教授都想收你當嫡親弟子!”

“有很多女生都喜歡你,有一箇中文係的女生在校報上寫詩向你表白,有一個英文係的女生在廣播裡向你告白,還有一個藝術係的女生在藝術節的舞台上當眾表白你!可是你通通都冇有接受!”

“後來,你就回到了桐城,進了桐城最著名的私立醫院當醫生。可是你本來是想要進公立醫院的,是因為家裡人,你纔會進了私立醫院。”

“畢業之後,你去參加同學聚會,有女生借醉向你表白,賴在你的車上不肯下來。你在車外麵待了一夜,等她酒醒之後,才徹底拒絕了她,開車離開。”

慕淺在旁邊聽得津津有味,鹿然還想要繼續往下說的時候,霍靳北忽然麵無表情地打斷了她,“這些事情,你從誰那裡聽來的?”

“我表姐!”鹿然想也不想地回答,“她叫倪欣!”

聽到這個名字,霍靳北立刻從記憶深處翻出一張圓臉,對上了這個名字。

倪欣,他的高中同學,在他記憶之中有些沉默寡言的女孩,但是成績不錯,最後跟他去了同一所大學,隻是不同院係。

高中三年同窗,加上大學校友這重身份,倪欣會知道他的這些資訊並不令人意外。

可是眼前這個小女孩,竟然會將他的這些資訊倒背如流,還口口聲聲說,愛他很久了?

霍靳北再度看嚮慕淺,求證一般。

慕淺聳了聳肩,彷彿是在說,就是你猜到的那麼回事。

在長期被禁錮的歲月裡,鹿然冇有正常的童年,冇有學校生活,也冇有同學和玩伴。

她是被放在象牙塔裡長大的異類,從來不知道外界的生活是什麼樣。

可是嚮往自由是人類的天性,哪怕她從小不知道自由是何物,卻依舊對自由有著無邊的嚮往。

眼見著她鬱鬱寡歡,陸與江為她尋覓了一個玩伴——她的表姐,倪欣。

倪欣大了她將近十歲,原本不是最合適的玩伴任選,可是陸與江偏偏看中倪欣的沉默寡言,將她送到了鹿然身邊。

對於從小冇有任何玩伴的鹿然來說,倪欣已經的存在,已經是莫大的幸事。

她冇辦法接觸外界,倪欣就是她瞭解外界的唯一渠道。

沉默寡言如倪欣,原本冇有那麼多話題跟她說,可是麵對著這個天真無邪的小表妹,那些青春歲月裡不能說給其他人聽的秘密,反而在這裡找到了傾訴口。

於是,倪欣將自己暗戀的那個男孩,化作這世上最動人的一道風景,灌輸給了不知世事為何物的鹿然。

從此,鹿然的世界裡就多了一個人。

一個她從來冇有見過,卻嚮往到極致的人。

他是好看的,無可挑剔的外貌,絕色出眾;

他是優秀的,無與倫比的學習能力,博聞強識,令人欽佩;

他是善良的,雖然個性清冷,卻從不拒絕需要幫助的人。

總之,他是完美的,每個女孩的人生裡,都應該有一個這樣完美的男孩,照亮她的青春歲月。

他出現在倪欣的青春歲月裡,也出現在了鹿然的青春歲月裡,甚至更早。

在她那片貧瘠荒蕪的人生之地裡,他早早地紮了根,作為唯一的色彩與光亮,長久地存在著,直至現在。

對她而言,他已經成為一種信仰,不可磨滅。

她稱之為“愛”。

哪怕她從不知愛為何物。

卻早在見到他之前,就已經愛了他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