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94章 禮物

-

第494章禮物

聽到陸與川這句話,慕淺臉色微微一變。

霍祁然似乎也有些愣怔,不明白為什麼陸爺爺忽然會變成外公,忍不住有些迷茫地看嚮慕淺,想要求證。

慕淺隻覺得頭疼,冇有迴應這個話題,隻是對霍祁然道:“一大早出門買什麼了?拿過來給我看看。”

事實上,大年初一的早上並冇有太多商店開門,這父子倆也不過是早起無聊所以出門胡亂溜達了一圈,順手給霍祁然買了兩件玩具罷了。

陸與川看著霍祁然擺出來的玩具,很快笑了起來,將一個大盒子搬到了霍祁然麵前,道:“這是外公送給你的禮物。”

那盒子幾乎比霍祁然的身體還要大,霍祁然微微有些震驚,又一次轉頭看嚮慕淺,想要得到她的授意。

慕淺臉色並不怎麼好看,但大約是礙於陸沅的麵子,又是年初一,因此她強自按捺住,隻是對霍祁然道:“收到禮物不知道說謝謝嗎?”

“謝謝——”霍祁然立刻張口,可是說完謝謝,後麵該接什麼,他頓時又迷茫了。

陸與川摸了摸他的頭,微笑道:“沒關係,慢慢來。”

說完,他又從口袋裡取出兩個紅包,將其中一封遞給霍祁然,“這是給你的壓歲錢。”

“謝謝。”霍祁然接過紅包,乖巧道謝。

陸與川隨後才又轉嚮慕淺,將另一個紅包遞給了她,“淺淺,這是給你的。”

“我?”慕淺輕笑了一聲,“我成年很久了。”

“嗯。”陸與川應了一聲,道,“可是我卻從來冇有給過你壓歲錢,雖然隻是個形式,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彌補一下過去的遺憾。”

聽他這麼說,慕淺仍是微微轉開了臉,不願意去接那個紅包。

好在陸沅很快伸出手來,幫她接過紅包,放進了她手中,“收下吧,爸爸的一片心意。”

慕淺僵了片刻,終究還是接過紅包,卻隻是隨手往沙發裡一扔,隨後便忍無可忍一般地站起身來,道:“我出去打個電話。”

她起身就往外走,背影很快消失在門口。

然而所有人都看得見的是,她的手機就落在沙發裡,跟陸與川的紅包放在一處。

屋子裡一時有些靜默,隻剩下霍祁然拆玩具的聲音。

霍靳西我行我素慣了,向來不怎麼理會其他人的感受,因此即便此刻廳內氛圍非常尷尬,他也冇有感覺,隻是麵無表情地看著霍祁然拆出了一大盒樂高玩具。

霍老爺子到底是長輩,又是一家之主,很快笑道:“淺淺就是這個性子,最硬心軟。”

陸與川點了點頭,並無責怪和生氣的表情,隻是道:“是我做得不夠好。”

片刻之後,陸與川也站起身來,走到了屋外。

廊下,慕淺迎著年初一的寒風坐在沙發裡,目光發直地看著院子裡的花草樹木,眼眶隱隱有些泛紅。

聽見腳步聲,她轉頭,看見陸與川之後,眼神迅速地沉了下來。

陸與川在她身旁坐下來,道:“你是覺得,我來得太突兀了,是嗎?”

“不。”慕淺說,“我是覺得,陸先生這樣精明睿智,果敢狠辣的人物,未免太天真了一些。”

“哦?”陸與川微微挑了眉,靜待著她往下說。

慕淺冷笑了一聲,道:“你真覺得,你從前做過的那些事,兩幅畫,一份禮物,兩個紅包就能抵消?”

陸與川緩緩點了點頭,道:“我知道我讓你失去了什麼,可正因為如此,我才更想要好好彌補。”

“你殺了我爸爸。”慕淺咬著牙,一字一句地開口。

“我拿我自己來還給你。”陸與川語調平和地回答。

“你憑什麼覺得你能取代他?”慕淺冷冷地嘲諷。

“因為你骨子裡流著我的血。”陸與川說,“因為我們是真正的父女。”

慕淺驀地咬牙否認:“不是!”

“這輩子還很長。”陸與川說,“我們還可以有很多時間證明。”

說完,他頓了頓,才又道:“我是你爸爸,這是無可改變的事實。”

慕淺聽完,咬唇許久,終究是在陸與川又一次開口之前,起身走開了。

雖然慕淺表現出的牴觸情緒很明顯,但是這一天,陸與川還是留在霍家老宅吃了中午飯。

吃過午飯後,陸與川也冇有著急離開。

他從霍老爺子那裡瞭解了很多慕淺小時候的經曆,看了許多慕淺小時候的照片,還挑了幾張慕淺不同時期的照片準備帶走。

彼時彼刻,慕淺卻是在二樓的小客廳裡,在陸沅和霍祁然的幫助下拆禮物。

之所以需要幫忙,是因為客廳裡堆了一地的禮物——全部都是她的。

從1歲到26歲,每一年的生日禮物、新年禮物、聖誕節禮物等等,林林總總,擺了一地,將近百件,件件不同。

送禮物的人,自然是陸與川。

“這些都是爸爸親自安排的。”陸沅說,“我之前看見他在書房裡寫東西,冥思苦想的樣子,像是遇到了天大的難題......寫的就是禮物清單。”

慕淺看著眼前這一大堆禮物,忽然道:“他身邊有女人嗎?”

陸沅微微一怔,道:“這個我不清楚。”

“多半是有的。”慕淺說,“這樣明白女人心思的男人,身邊要是冇幾個女人,豈不是浪費了天賦?”

陸沅聽了,隻是有些無奈地搖頭一笑,“這一點,我們也管不著。”

慕淺繼續麵無表情地拆著禮物,不再多說什麼。

樓下,霍老爺子和陸與川已經聊到了慕淺的十八歲。

說起她的十八歲,終究是不太愉快的過去。

霍老爺子微微歎息了一聲,道:“其實淺淺這孩子真的很簡單,就是缺愛,所以在愛恨上,她都表現得很強烈。可越是這樣,越是證明她內心其實冇有什麼安全感。陸先生要是真的有心,其實隻要用心,也就足夠了。她其實很好哄。”

陸與川聽了,微微點了點頭,道:“謝謝老爺子您提點。”

這一天,直至陸與川離開,慕淺也冇拆完樓上那些禮物,因此她也冇有下樓送陸與川。

陸與川並不急進,隻是對霍靳西道:“年初三我們陸家有個小型宴會,有時間的話,帶淺淺一起過來坐坐吧。”

霍靳西眉目淡到極致,回答道:“有時間再說吧。”

陸與川點了點頭,不再多說什麼,帶了陸沅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