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85章 清明如許

-

第485章清明如許

聽到慕淺這個問題,陸與川看似溫潤平和,實則深邃無波的目光在她臉上停留了許久。

好一會兒,陸與川才緩緩開口:“為什麼會這麼問?”

“你隻需要回答是,或者不是。”慕淺說,“其餘的問題,都在你的答案裡,不是嗎?”

陸與川聽了,微微撥出一口氣,道:“你今天上來找我,我原本很高興。”

“那真是抱歉。”慕淺說,“實不相瞞,我這個人,一向很擅於破壞彆人的好心情。”

陸與川靜靜看了她片刻,忽然又往前傾了傾身子,繼續磨咖啡粉,“無論如何,喝一杯我為你衝的咖啡吧。”

慕淺安靜地坐著,看著他磨咖啡粉的動作,目光清冷而澄澈。

磨好咖啡粉,陸與川站起身來,走到咖啡機旁邊,開始煮咖啡。

兩分鐘後,陸與川端著一杯香濃的咖啡放到了慕淺麵前,“嘗一下。”

慕淺端起杯子來,先是聞了聞,隨後淺嚐了一口。

“味道如何?”陸與川問。

慕淺冇有回答,而是端著杯子,開始大口大口地喝。

剛做出來的咖啡還很燙,可是她彷彿冇有察覺,竟一口氣將整杯咖啡都喝完了。

喝完之後,慕淺衝陸與川展示了一下空空如也的咖啡杯,“喝完了,可以繼續先前的話題了嗎?”

陸與川看著她手上的動作,隨後微微歎息了一聲,揉了揉額頭,纔開口道:“你會問我這個問題,那應該會對我有所防備。我給你煮的咖啡,你想也不想就喝光?”

“比起一杯咖啡帶來的威脅,我更想知道真相。”慕淺說。

陸與川聽到她的回答,竟微微頷首微笑了起來。

他想起從前聽到她的名字時,與她的名字牽連在一起的那些事。

“這倒是符合你的性子。”陸與川說,“真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執拗丫頭。”

“所以你呢?”慕淺說,“一個問題,隻需要一個字或者是兩個字的回答,也需要考慮這麼久嗎?”

陸與川淡淡垂了垂眼眸,再度微微一笑,“如果我回答是,你是不是這輩子都不會原諒我?”

“是。”慕淺回答,“所以你的答案是什麼?”

陸與川聞言,又凝視了慕淺許久,才道:“難得你對我這麼坦白。所以,我不否認自己做過的事。”

一瞬間,慕淺心頭,如同有千斤重鼓,被一下又一下地重重敲擊。

一種沉重而窒悶的痛,自心底悄無聲息地發出,逐漸蔓延至四肢百骸。

哪怕這個答案,她心中早就已經有數。

可是此時此刻,麵對著這個“坦蕩”的男人,一股莫名的寒意,逐漸侵襲她的後背。

“你以為,他和你心愛的女人有染,所以你殺了他。”慕淺說。

陸與川冇有回答。

他隻是拿起麵前的香菸,抽出一根來含進口中,隨後劃出一根火柴,點燃香菸之後,他才又熄掉火柴,扔進麵前的菸灰缸裡。

慕淺看著他的動作,片刻之後,才又開口:“可是......是你誤會了他。”

陸與川緩緩吐出一口菸圈,點頭道:“是。”

慕淺驀地抬眸看向他,眼睛已經開始隱隱泛紅,“所以,你懺悔過嗎?”

陸與川手中夾著香菸,沉眸片刻,才又開口:“每個人,都會因為一些錯誤的訊息而做出一些錯誤的決定,在我看來,揪著過去的錯誤不放,是一件毫無意義的事情。”

“所以,枉殺了一個好人,你連一絲歉疚的心情都冇有?”慕淺問。

“即便我滿懷歉疚,他也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活過來。”陸與川說,“我不做自欺欺人的事。”

慕淺靜靜地聽完,忽然就笑了一聲。

一聲之後,她似乎有些控製不住,接連笑了起來。

最後,她笑得不能自已,卻又不想讓自己太過失態,於是抬起手來,拿手背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他是個傻瓜,是個笨蛋......”笑過之後,慕淺喃喃地開口,“他不配做你的對手,自然也不配你的歉疚與懺悔。”

慕淺說完這句,忽然就站起身來要往外走。

可是她起身太急,剛剛抬腳走出一步就重重撞在了麵前的茶幾上,瞬間吃痛失去平衡,跌倒在地上。

大概是磕在茶幾上那一下太重,慕淺久久冇能站起來。

直至一隻手忽然伸到她麵前。

慕淺看了一眼那隻手,很快就轉開了臉,用手撐著地,艱難地站起身來,微微有些傾斜地站立著。

陸與川清楚地看見,她蒼白無一絲血色的臉。

卻不知道這樣的蒼白,是為了那死去的慕懷安,還是為了他這個親生父親?

陸與川又看了她片刻,才緩緩開口:“現在你要的答案已經有了,你打算怎麼對我?”

慕淺咬了咬牙,冷笑了一聲,道:“我會做自己該做的事......我一定會!一定會!”

她反覆重重強調“一定會”,卻更似囈語,努力試圖說服自己的囈語。

說完之後,慕淺便拖著磕傷的那條腿,一瘸一拐地往門口走去。

陸與川冇有攔她,也冇有再多說什麼,隻是道:“我讓人送你下去。”

慕淺冇有回答,很快走到了門口,拉開了辦公室的門。

這一開門,正在外麵跟秘書說話的陸與江忽然抬眸看了過來,看見慕淺的瞬間,那張素來便陰柔冷漠的臉瞬間便陰沉了幾分。

慕淺卻如同冇有看見他一般,徑直走向了電梯的方向。

陸與川隨後出現在門口,朝張宏使了個眼色。

張宏立刻心領神會,跟上了一瘸一拐的慕淺。

陸與江這才走到陸與川麵前,“二哥,怎麼回事?”

陸與川看著慕淺的身影消失在電梯間,這才轉身回到辦公室。

陸與江隨後步入,關上了門。

“我以為她上來跟你父女相認的,看樣子不是?”陸與江說。

陸與川在辦公椅裡坐了下來,又抽了口煙,才緩緩道:“張國平那邊,什麼情況?”

“被霍靳西的人看著呢。”陸與江回答,“怎麼?難道他已經把所有的事情告訴了他們?這就是那丫頭上來找你的原因?”

“不重要了。”陸與川撣了撣菸頭,緩緩道,“反正該知道的,她都已經知道了。”

陸與江臉色不由得微微一變,下一刻,卻又恢複常態,冷笑了一聲道:“知道又如何?十幾年了,冇有任何證據,就算張國平出麵指證我們,單憑他一麵之詞,連立案標準都達不到。”

“雖是如此,我還是不想再聽到他亂說話。”陸與川淡淡道。

陸與江聽了,微微擰了擰眉道:“程家人報了案要找出程慧茹,眼下警方正緊盯著我們,這個時候——”

他話音未落,陸與川輕描淡寫地瞥了他一眼,撚滅了手中的菸頭。

陸與江沉了眼眸,道:“那就隻能等霍靳西放他回淮市,托淮市那邊的人辦事。”

“儘早。”陸與川道。

陸與江點了點頭,隨後才又道:“那丫頭剛剛知道了慕懷安死的真相,要是張國平也出事,她勢必知道是我們做的。二哥就不怕徹底逼跑了這個女兒麼?”

陸與川轉過身,目光落到窗外,沉聲道:“我就是想看看,她到底能不能做我的女兒。”

......

電梯裡,慕淺全身僵硬地倚著電梯壁,目光發直,一言不發。

直到電梯到達底層,她一瘸一拐地走出電梯,依舊是神思恍惚的模樣。

一樓往來進出者很多,慕淺雖然有張宏護著,卻還是接連撞上了幾個人,猶不自知。

直到守在門口的吳昊等人接到她。

“太太怎麼了?”吳昊伸出手來扶住慕淺,目光卻是看向了張宏。

張宏這纔回答道:“霍太太的腿不小心磕了一下,我正準備送她去醫院檢查呢。”

吳昊見狀,道:“不用了,我們會送太太去醫院。”

說完,吳昊便扶著慕淺往門外走去。

司機適時將車子駛了過來,就停在門口。

慕淺被吳昊攙著,幾乎是任他擺佈地坐進了車裡。

張宏一直在門口站著,直至慕淺的車子緩緩駛離,他才轉身回到大廈內。

而車子駛出陸氏集團大廈後,原本一直垂著眼眸的慕淺,才終於抬起頭來,轉頭看向了那幢高聳入雲的大廈,目光清明如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