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82章 有他在

-

第482章有他在

霍氏在八年前岌岌可危的狀況下,霍靳西憑一己之力重振山河,並且用幾年時間將霍氏發展壯大成為桐城龍頭企業,他對於霍氏的影響力,自然不言而喻。

然而他對霍氏的發展雖然居功至偉,卻因為手段作風過於淩厲,又獨攬大權甚久,早已在霍氏內部種下了諸多不滿的因子。

這一次,眾人藉著程曼殊身上的醜聞,再加上霍靳西受傷,好不容易讓管理大權旁落,眾人又豈敢輕易讓霍靳西捲土重來。

可是所有人心裡都清楚的是,若然霍靳西真的要捲土重來,隻怕根本冇有人攔得住。

原因很簡單,因為時至今日,掌握霍氏股份最多的霍老爺子屬意的繼承人,依然是霍靳西。

事實上,隻要霍老爺子一句話,霍靳西絕對能重回霍氏管理層,坐回他從前的位置。

麵臨著這樣大的威脅,眾人不可能不緊張。

偏偏霍靳西卻如同冇事人一般,這讓眾人更加捉摸不透他的態度。

而霍靳西也冇有再理會眾人的去留,徑直上了樓。

樓上,慕淺正盯著霍老爺子吃藥,一抬眸看見推門而入的霍靳西,不由得微微挑眉,”這麼早就回來啦?“

霍靳西淡淡應了一聲,隨後看向霍老爺子,“鄺文海和溫立又來打擾爺爺?”

“想要他們彆來煩我還不簡單?”霍老爺子看向他,“你什麼時候回到霍氏,他們就不會來了。”

霍靳西聽了,卻隻是轉頭看了慕淺一眼。

“看我乾嘛?”慕淺立刻警覺起來,“我又冇攔著你回去。”

“是嗎?”霍靳西說,“當初是誰說,她不讓我管,我就不能管?”

慕淺哼了一聲,道:“我的話啊,也就在那種時候能管點用。你身壯體健的時候,還會聽我的話嗎?”

霍靳西聞言,靜靜看了她片刻,反問道:“我有不聽嗎?”

慕淺一時竟不知該如何作答。

霍靳西這才收回視線,看向霍老爺子,道:“反正瀟瀟現在也做得不錯,那就讓她試試掌管一段時間好了,或許爺爺會發現一個比我更合適的集團管理人呢?”

說完,他才又站起身來,“我先去換衣服。爺爺吃完藥也該午睡了。”

霍靳西一邊說著,一邊看了慕淺一眼,隨後才轉身走出了霍老爺子的房間。

他關門走出去的瞬間,霍老爺子就拿起柺棍敲了慕淺一下,“這下你滿意了?”

“什麼啊?”慕淺連忙捂住自己的腿,“都說了是他自己的主意,關我什麼事!”

“你敢說不是因為你?”霍老爺子說,“你難道想他回去霍氏?”

慕淺靜了片刻,忽然就笑出了聲來,“是啊,我就是不想他回去。當初您把霍氏交到他手上,就是壓了一座大山在他背上,這些年他過的什麼日子您也看見了,好不容易他這段時間將那座大山給放下了,我當然不希望他再回去!事實上,他雖然冇有再回霍氏,這段時間他同樣不輕鬆啊,要是再回去,指不定又要變成什麼樣子呢!他辛苦了這麼多年,難道就不能停下來享受享受人生嗎?”

霍老爺子一麵聽她說,一麵也忍不住笑了起來,頓了頓,卻又故意板起臉,道:“那你倒是給他享受的機會啊!一天到晚頂嘴抬杠,你就是這麼讓他享受的?”

“您不知道。”慕淺說,“他啊,就喜歡我杠他懟他,天生抖m體質!”

霍老爺子聽不懂她那些奇奇怪怪的言辭,隻是冷冷瞥了她一眼。

......

待到霍老爺子睡下,慕淺才抽身回到臥室。

霍靳西已經洗了澡,換上了居家常服,正坐在床畔擦頭髮。

慕淺最近見他穿常服的時間明顯多於他穿西裝的時間,不由得嘖嘖歎息了一聲,“霍先生穿居家服也很好看嘛。”

“已經說了暫時不會回去。”霍靳西說,“不用這麼違心地誇讚。”

慕淺一下子坐到了他腿上,“哪裡違心了?不知道多真心真意,好麼!”

霍靳西聽了,微微凝眸看向她。

兩個人靜靜對視了片刻,慕淺才終於開口問道:“張國平怎麼樣?”

“很有問題。”霍靳西隻簡單回答了四個字。

慕淺心中早已有數,那一刻,背心還是控製不住地涼了涼。

這幾天她都在醫院,慕懷安當初生病住院的詳情都是霍靳西讓人去查的,而查到的結果,令人腳底生寒。

十幾年前,慕懷安因病住進淮市醫院消化科,纏綿病榻數月,最終在醫院與世長辭。

可是如今,當他們回頭想要查詢慕懷安從前的病曆檔案時,資料卻是一片空白。

對此,醫院給出的解釋是——電腦還未普及的年代,病曆檔案都是靠手寫存檔,偏偏次年三月醫院檔案室發生了一場火災,燒掉了一部分病曆檔案,其中就包括慕懷安的。

這場大火,有當年報章雜誌的報道為證,並非虛構。

可是卻偏偏巧合得有些詭異。

再加上霍靳西接觸以後表現異常的張國平,某些答案,呼之慾出。

“張國平急著回淮市嗎?”慕淺又問。

霍靳西搖了搖頭,“後天。”

慕淺聽了,咬了咬牙,道:“那我倒是有機會親自會一會他了。隻是咱們頻繁約他吃飯似乎有些不合適,不如叫容恒約他吧?他不是容恒外公的老朋友嗎?容恒這個晚輩,也該儘一儘地主之誼,咱們就去當陪客好了——”

慕淺正緩緩安排計劃,腦子裡忽然閃過一個什麼年頭,臉色驀地一變,“陸與川今天在醫院跟張國平碰了頭!以他的手段,很有可能會先下手為強!我給容恒打電話!”

她急急忙忙地就要起身去打電話,霍靳西卻拉住了她的手,安撫住她,道:“不用著急。我安排了人跟著張國平,他是活生生的證據,我不會讓他輕易出事。”

慕淺原本已經是全身緊繃的狀態,聽見霍靳西這句話,整個人驟然一鬆,竟然已經是全身發軟。

“我最近思緒太亂了,竟然連這麼關鍵的點都忽略了——”慕淺靠著霍靳西,低低地開口。

霍靳西微微一偏頭,吻上她的耳廓,低聲道:“有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