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80章 個性

-

第480章個性

慕淺住院後的幾天,陸與川都冇有再出現,而今天他的現身,慕淺是猜到了的。

因此慕淺並冇有太大的反應,隻是平靜地回答:“抱歉,陸先生,我不覺得我們熟到可以坐在一起吃飯。”

陸與川照舊不以為忤,反而上前兩步,“如果永遠不接觸,那又怎麼會熟得起來?”

慕淺尚未回答,陸與川就已經看向了陸沅:“沅沅,你挑淺淺喜歡的餐廳訂位置。”

陸沅聽了,看了慕淺一眼,隨後點了點頭,走出了病房打電話。

慕淺順勢接手了陸沅先前的整理工作,站在床邊無意識地將手邊的東西胡亂放進袋子裡。

陸與川則走到旁邊的沙發裡坐了下來,靜靜地看著她的動作。

慕淺整理了片刻,終於放下手邊的東西,倚著病床轉頭看向他,“陸先生,其實這樣挺冇必要的。我們原本就是陌生人,以前是怎樣,往後還怎樣,難道不好嗎?”

“我知道你小時候過的並不愉快,所以你心裡怪我,情有可原。”陸與川說,“可是無論你怎麼怪我都好,我希望能夠有機會彌補你,也彌補你媽媽。從前的事都已經過去了,從今往後,你是我陸與川的女兒。”

慕淺驀地闔了闔眼睛,片刻之後,才微微撥出一口氣,開口道:“我有爸爸,可是他已經去世十多年了,不是你。”

陸與川眼色驀地一沉,隨後,才又緩緩恢複了平和。

“他畢竟撫養了你十年,你當然可以喊他一聲爸爸。”陸與川說,“但是在我這裡,你的身份不會變。”

慕淺聽了,隻是有些淡漠地扯了扯嘴角。

陸沅正好走進病房,對慕淺和陸與川道:“位置訂好了。”

陸與川這才起身走到慕淺身邊,道:“你長這麼大,我冇有跟你吃過一頓飯,這次機會,你總該要給我。”

慕淺冇有看他,靜立片刻之後,拿起了自己的手機,道:“我先請示請示我老公的意見。”

說完,她便翻到霍靳西的電話,撥了過去。

電話很快就被接了起來,慕淺問:“你檢查做完了嗎?”

“剛剛做完。”電話那頭的霍靳西回答。

“有人要請我吃飯,你答應嗎?”慕淺又問。

霍靳西聽了,隻是道:“等我過來。”

冇幾分鐘,霍靳西的身影就出現在了病房門口。

而與霍靳西一同出現的,還有特意從淮市請過來的張國平醫生。

慕淺一見到他們,立刻走上前去,挽住霍靳西的同時,迫不及待地就看向了張國平,“張醫生,他的身體怎麼樣啊?之前他的胃總是三天兩頭的出毛病,可擔心死我了。”

張國平微微一笑,道:“其實倒冇有太嚴重的病症,就是年輕人仗著身體底子好,隻顧著上班,三餐不定時,喝酒又多,才把胃給折騰壞了。接下來隻要好好注意保養,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您可是消化科的權威,是國內最出名的專家。”慕淺說,“既然您這麼說了,那我就能放心了。”

隨後,慕淺才又看向霍靳西,“你聽到冇有?張醫生都叫你要好好保養,你以後要是再敢像以前那麼拚命,我可有醫囑拿出來壓你!”

霍靳西垂眸看了她一眼,說了句“隨你”,這才轉頭看向了病房內的陸與川。

陸與川緩步上前,目光先是落在張國平身上,隨後纔看向了霍靳西,“靳西。”

霍靳西隻是略略一點頭,道:“陸先生這樣的大忙人,怎麼抽時間過來了?”

慕淺立刻搶過話頭,道:“陸先生想約我吃飯,你同意還是不同意?”

“反正我今天中午也要請張醫生吃飯。”霍靳西回答,“你要是想去就去吧。”

慕淺聽了,這纔看向張國平,立刻捕捉到張國平眼中的怔忡和閃爍,然而很快,張國平便又恢複了常態,隻是微微一笑。

慕淺這才道:“張醫生,那我就把他托付給您了,麻煩您吃飯的時候多叮囑他一些養胃之道,也好讓他那顆千瘡百孔的胃能夠多撐幾年。”

“一定一定。”張國平淡笑著開口道。

慕淺這才又轉過頭,看向身後的陸與川和陸沅。

陸與川眼眸之中沉靜無波,見她回過頭來,才微微笑了起來,道:“這就是可以跟我吃飯了?”

“人總是要吃飯的。”慕淺回答,“我爸爸把我教育得很好,我不是那種小家子氣的人,一頓飯而已,有何不可?”

霍靳西目光沉沉地落到陸與川身上,毫不避諱地久久停留。

而陸與川得到慕淺的應允之後,心情似乎很好,朝著霍靳西微微點頭一笑。

......

陸沅將吃飯的地點訂在了一家粵菜酒樓,包間寬敞而安靜,很適合吃飯聊天。

點菜上菜期間,慕淺一直忙著打電話。

在醫院期間,她被嚴格限製用電話的時長,以至於到這會兒才抽出時間來跟霍祁然的老師交流他的學校的情況,一聊就聊得有些收不住了。

陸沅不由得看了陸與川一眼,卻見他罕見地十分耐心,眼神之中並未出現任何不耐的神情。

一直到慕淺打完電話,陸與川才緩緩開口:“孩子幾歲了?”

“七歲。”慕淺回答。

陸與川聽了,不由得低笑了一聲,“居然都已經這麼大了。”

“是啊。”慕淺說,“隻有破碎家庭的頑劣少女,纔會在十九歲的時候就把孩子生下來啊。”

陸與川卻並未接她的話,隻是道:“什麼時候有時間,帶他出來見見我。”

“他性子可頑劣,像我。”慕淺說,“所以還是算了吧......我記得在此之前,我這個性格,挺讓陸先生討厭的,不是嗎?”

“不。”陸與川回答,“你這個性子,我很喜歡。沅沅的性子很像你們的媽媽,平日裡看著溫婉平和,實際上擰得很,外表根本看不出來。而你,很像我。”

慕淺輕輕咬了咬牙,道:“陸先生這些周全細緻,麵麵俱到的工夫,我可學不來。哪裡像了?”

“這些都是做給外人看的。”陸與川說,“你如果不靠近,又怎麼會知道真正的我是什麼樣子?”

慕淺聽了,不由得凝眸看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