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77章 狠絕

-

第477章狠絕

當陸與江走出陸與川的辦公室時,正好便遇上聞息而動的葉瑾帆。

見了他,葉瑾帆立刻便關切地開口:“三伯,聽說剛剛有警察來了?”

陸與江臉色不甚好慢,瞥了他一眼之後,隻是淡淡應了一聲。

“冇什麼事吧?”葉瑾帆問。

陸與江反問道:“你覺得會有什麼事?”

“我也不過是關心關心罷了。”葉瑾帆說,“畢竟如今慕淺遇險,懷安畫堂又險些被燒,要是霍靳西將這些事情都算在我們陸家頭上,那可不好收拾。”

“關於這些,不用你擔心。”陸與江說,“你隻需要做好自己手頭上的工作就行。”

葉瑾帆聽完,依舊是微微一笑,回答道:“是。”

陸與江沉眸準備走開之際,忽然又停下腳步,轉頭看向葉瑾帆,道:“我知道你來陸家圖什麼,不過現在我要提醒你一句,收起你那些不該有的心思。彆說我還在陸氏盯著呢,即便二哥從前站在你那邊,現在也不一定了。”

說完,陸與江才頭也不回地離開。

葉瑾帆立在原地,目送他離開之後,才又轉頭看向陸與川的辦公室。

此前,陸與川因為從前被霍靳西狙擊而存了心結,因此與他達成共識,選擇一起對付霍氏。

此次陸與川會如此突然出手對付慕淺,是他也冇有想到的。

而剛纔陸與江那番話分明意有所指。

難道,經過此次的事件,竟然讓陸與川改變了主意?

葉瑾帆緩步上前,走到陸與川辦公室門口,看向門口坐著的秘書,道:“我要見陸總。”

“抱歉,葉先生。”秘書對他道,“陸先生現在不想見任何人。”

葉瑾帆聽了,倒也不多做糾纏,緩緩點了點頭之後,轉身就離開了。

......

傍晚,下班之後的葉瑾帆回到陸家彆墅。

因為陸家幾兄弟感情甚篤,當初特地劃了一塊地建造了彆墅群,幾兄弟比鄰分幢而居,如今葉瑾帆和陸棠結婚後,也單獨搬進了一幢新樓。

葉瑾帆進了門,剛剛在沙發裡坐下,忽然就聽見大門被摔得震天響,緊接著陸棠便氣鼓鼓地衝了進來。

葉瑾帆看著她的模樣,平靜地朝她伸出手來,將她抱進懷中之後才道:“問到什麼了?”

不提還好,一提起來,陸棠頃刻間氣到渾身發抖。

“你知道二伯為什麼突然改變態度嗎?”陸棠問。

葉瑾帆緩緩搖了搖頭。

陸棠驀地咬了咬牙,道:“一個你無論如何都猜不到的原因!”

葉瑾帆伸出手來撥了撥她的頭髮,低笑著開口:“在我麵前還賣什麼關子?”

陸棠深吸了口氣,終於開口:“因為慕淺是他的女兒!是他的親生女兒!”

葉瑾帆臉色微微一凝。

陸棠幾乎被氣笑了,“你說荒唐不荒唐?慕淺明明從小在霍家長大,如今突然成了二伯的女兒!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說不定是她處心積慮編出來的謊話,就想對我們陸家圖謀不軌呢!”

葉瑾帆靜默許久,才控製不住地低笑了一聲。

果然是一個他千算萬算也算不到的理由——

慕淺竟然是陸與川的親生女兒,也就是陸沅的妹妹。

難怪當初陸沅和慕淺會突然交好,原來竟是因為有這層關係在裡頭!

這事是他始料未及,估算錯誤。

可是......

以慕淺的性子,眼下的形勢,纔是真的有趣,不是嗎?

......

夜裡,慕淺因為肺部輕微感染要繼續留院,霍祁然被霍老爺子帶回了家,而霍靳西則留在了醫院。

到底白天受驚過度,又在生死邊緣走了一遭,慕淺夜裡服完藥,很快就睡著了。

她這一覺睡得很沉,霍靳西在病房裡外進出幾回,最後躺到她身邊,她也冇有受到任何影響。

她陷入沉睡,霍靳西藉著走廊上射進來的燈光安靜地垂眸注視著她,卻久久無眠。

雖然危機已經暫時化解,可是隻要一想到他哪怕晚去一分鐘,可能她就會從此在這個世界上消失,霍靳西依然覺得後怕。

很長時間以來,他都是一個冇什麼後顧之憂的人,以至於他都快要忘了這種滋味。

輾轉反側,心亂如麻。

隻是越是如此,越能提醒他,他們周圍仍然危機四伏,不可大意。

那些傷害過她,傷害過霍家的人,通通都要付出應付的代價。

霍靳西伸出手來,將慕淺攬進懷中,順便替她整理了一下被子。

慕淺的身體卻突然抽搐了一下。

霍靳西一頓,下一刻便將她往懷中攬了攬,試圖安撫她的情緒。

然而慕淺並未因此平靜下來,相反,她重重打了個寒噤之後,忽然醒了過來。

昏黑的病房裡,她大睜著眼睛,如同受驚般重重地喘息,然而眼神卻是迷離的。

“做噩夢了?”霍靳西伸出手來撫上她的背,低低道,“冇事,我在這裡。”

他說完這句話,很久之後,慕淺的視線才終於移到他臉上,停留片刻,才漸漸找回來焦距。

“霍靳西......”她低低地喊了他一聲,“我剛剛,突然想起一件事。”

霍靳西沉眸看著她,靜靜等待著她往下說。

慕淺卻咬牙許久,才終於艱難開口:“陸與川跟我說過,他曾經覺得我很像他一個故人,這個故人,應該是指我的親生媽媽。”

“嗯。”霍靳西應了一聲。

“從前,他之所以容忍我,就是因為他覺得我像我親生媽媽......”慕淺繼續道,“可是他說,現在,他覺得我一點也不像她了。”

霍靳西放在她背上的手微微一頓,下一刻,卻隻是將她貼得更緊。

“因為我不像他記憶中的那個人了,所以,他就不願意再容忍我,他選擇了對我出手,想要置我於死地。”

“在他眼裡,我是一個孽種,是一個讓他恥辱的存在,所以,他一萬個容不下我。”

“如果他對我都能這樣狠絕,那對‘背叛’過他的人呢?”

慕淺越說,語速越慢,身體也越冷。

“我親生媽媽死得很早,他無從插手......可是我爸爸,是在陸與川見過我之後才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