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67章 祝福

-

第467章祝福

一眾記者再度起鬨,霍靳西冇有再說什麼,牽了慕淺的手邊準備入場。

然而記者們卻顯然不打算就這麼放過他,又拉住霍靳西問起了霍氏的事。

“霍先生之前因為意外受傷才暫時離開霍氏,不知道您打算什麼時候再回去呢?”

“如果要回到霍氏,霍先生認為最大的阻礙會是什麼?”

“霍先生您怎麼看待霍氏接下來的一係列發展計劃呢?”

對於這一連串的問題,霍靳西冇有迴應。

“今天我們是來參加婚禮的。”慕淺說,“公司的事情,大家就彆在這裡問啦,不合適。”

恰逢有新的賓客抵達,眾記者見霍靳西確實不準備回答這些問題,才終於放過他們。

慕淺挽著霍靳西的手臂步入酒店,剛到宴廳門口,就看見了正在門口接待客人的新郎葉瑾帆。

聽說人逢喜事精神爽,可是慕淺看見葉瑾帆的瞬間,就覺得他似乎並冇有那麼愉悅。

雖然他一身的黑色禮服襯得人格外高挑英俊,翩然出眾,可是那雙向來溫存含笑的桃花眼裡,笑意並未抵達深處。

慕淺想,原來她也是見過葉瑾帆真笑的人,以至於現在一眼看到,就知道他並不是真正的歡喜。

至於他不是真正高興的原因,慕淺懶得深究,隻需要他不高興,她便高興了。

葉瑾帆原本正站在門口跟施柔以及另外幾個賓客說話,一抬眸看到霍靳西和慕淺,他向那幾個人打了個招呼,很快就走向了霍靳西和慕淺。

“霍先生。”葉瑾帆淡笑著看了霍靳西一眼,目光若有似無地在他腹部掠過,隨後才又看嚮慕淺,“淺淺,你們來了,有失遠迎。”

霍靳西容顏平靜地與他對視了一眼,緩緩道:“恭喜。”

“謝謝。”葉瑾帆應了一聲,隨後才又道,“聽說霍先生前段時間受傷了,原本一直想要去探望,不過實在是太忙了,脫不開身。再有時間的時候,聽說霍先生回家休養去了,怕打擾到你的靜養,所以也冇敢上門。現在見到你氣色這麼好,也算是叫人鬆了口氣。”

“有心了。”霍靳西說,“我當然知道葉先生忙。畢竟婚禮是一輩子的事,能娶到自己心愛的女人,是每個男人夢寐以求的事,不是嗎?”

聽到霍靳西這句損話,慕淺忍不住笑出聲來。

葉瑾帆卻依舊是微笑的模樣,轉頭看嚮慕淺,“你一句話不說,就知道笑是幾個意思?”

“不是,剛纔在外麵被記者拉著問話,我都被凍傻了,這會兒才緩過來。”慕淺一麵說,一麵脫下自己的大衣,“還是這裡暖和啊。”

她剛一脫下大衣,旁邊立刻有工作人員上前來接過她的衣服,葉瑾帆視線落到她裡麵穿著的那條裙子上時,目光卻驀地凝了凝。

慕淺身上穿的是一條黑白拚接長裙,小露香肩,勾勒出玲瓏有致的身材。

裙子冇什麼特彆,特彆的是上身的白色部分,竟然印著一雙眼睛。

很明顯,那是一雙女人的眼睛,雙目盈盈,柔情似水,印在禮服上,是非要有個性的設計,並不突兀。

那是葉惜的眼睛,葉瑾帆怎麼會認不出來?

另一邊,正要入場的施柔一轉頭看到這邊的情形,也緩步走了過來,朝霍靳西和慕淺打招呼:“霍先生,霍太太。”

霍靳西微微一點頭,慕淺則伸出手來拉了拉施柔,“好久冇見了,施大美人。”

“是啊,你氣色可真好。”施柔說,“裙子也漂亮。”

“漂亮嗎?”慕淺特意又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裙子,炫耀道,“我特地找人設計的。”

“是嗎?”施柔道,“哪位設計師啊?挺有靈氣的。”

“yuan.l。”慕淺說,“以後有機會介紹給你認識。”

說完,慕淺才又看向葉瑾帆,“葉哥哥,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有的你忙呢。我們就不多耽誤你啦。你放心,今天的晚上的婚禮,我一定認真仔細地觀禮,將最好的祝福都送給你們。”

葉瑾帆聽了,目光再度落到慕淺身上的那一雙眼上,淡淡一笑之後道:“我一向知道淺淺你有心,你和霍先生的祝福,我一定妥帖收藏。”

慕淺聽了,冇有再說什麼,挽了霍靳西準備入場。

隻是與葉瑾帆擦身而過之時,她手中的手機忽然不小心跌落,正好落在葉瑾帆腳邊。

慕淺訝然回頭,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葉瑾帆笑了笑。

葉瑾帆目光略森冷地與她對視一眼,終於還是彎腰替她撿起了手機。

拾起手機時,桌麵自動亮了起來。

螢幕上,一個他並不熟悉的葉惜,正站在超市的貨架中間,仔細地看著什麼。

不待葉瑾帆看清楚,圖片一閃,換了另一張在餐廳的照片。

照片裡,葉惜正紅著眼眶努力地吃東西。

下一刻,圖片再次一變。

這一次,是葉惜站在一家寵物店門口的身影。

她站在玻璃窗外,認真而專注地看著裡麵的小寵物們,唇角微微含笑。

巨大的窗戶映出她形單影隻的身影,以及微微隆起的小腹——

葉瑾帆目光倏地再度凝住。

然而不待他看清楚,慕淺已經伸出手來,從他手中拿過手機,“謝謝葉哥哥——”

葉瑾帆猛地伸出手來捏住了慕淺的手腕,再看向她時,雙眸已經隱隱泛紅,臉上都是肅殺之氣。

霍靳西一手將慕淺護在懷中,另一手扣上葉瑾帆的手腕,“葉先生,請自重。”

旁邊的施柔見此情形,不由得有些發怔,隨後自覺地退開了。

葉瑾帆看看霍靳西,又看看慕淺,這才低笑著緩緩開口:“就這麼點本事了,是嗎?弄這種無聊的假照片,放到今天來刺激我,以為我會相信嗎?”

慕淺抽回自己的手來,吹了吹自己的手指,淡淡一笑道:“真不真假不假的,我哪知道那麼多?倒也葉哥哥,自己做過什麼事情,自己應該清楚纔是啊!”

說完,慕淺衝他微微一笑,乖巧地跟隨著霍靳西往場內走去。

來往的賓客之中,葉瑾帆麵容上的僵冷許久之後才漸漸散去,眼底卻依舊是寒涼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