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65章 紀念日

-

第465章紀念日

初雪過後,便彷彿是真正入了冬。

冬季是一個慵懶的季節,而已經慵懶了小半年的慕淺,卻在冬季來臨時,纔開始又一次忙碌起來。

畫堂正在籌備新的畫展,這一次,畫展將會在大名鼎鼎的桐城美術館舉行,而主題則是曆代國畫大師作品展。

這其中不乏民國時期各位國畫大師的著名畫作,至於當代,也有方淼和慕懷安等人的畫作參展。

此次畫展是由畫堂經理文瑜提出構想,慕淺一聽就表示大力讚同,並且當即就定製了計劃,展開了多方麵的工作。

誠然,在現如今,要將慕懷安跟方淼以及一眾國畫大家放到同一個展廳還稍稍有些為時過早,但是在慕淺看來,慕懷安的藝術造詣完全不輸,絕對有這樣的資格。

他生前冇能實現的目標與壯誌,如今,就由她來為他親手造就。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一次的畫展,慕淺全情投入,在承辦方和參展方中間來回奔走,竭儘全力爭取更多的名畫參展。

工作上的事情一忙碌起來,家庭生活中慕淺難免就有所虧欠。

霍祁然對此頗有微詞,但是在聽說慕淺是為了去世多年的外公而忙碌之後,霍祁然也就很懂事地冇有再說什麼。

這樣的忙碌一直持續到12月下旬,慕淺才漸漸將手頭上的工作分派出去,自己則適當休息。

畢竟過兩天就是聖誕節,也就是葉瑾帆和陸棠舉辦婚禮的日子,她怎麼能不養精蓄銳,以最好的狀態出席他們的婚禮呢?

難得空閒的下午,慕淺早早地回了家。

阿姨正在廚房準備晚餐,霍老爺子則坐在沙發裡看電視,猛然間看到她回來,倒是微微頓了頓,隨後才道:“今天這是怎麼了?居然回來這麼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

“今天冇出太陽。”慕淺回了一句,也走到沙發旁邊,靠著老爺子坐了下來,往老爺子肩頭一靠,“爺爺,累死我了。”

“還知道累?”霍老爺子說,“那還好,我還以為你忙得什麼都不知道了呢。”

慕淺驀地從他這話裡察覺出什麼來,抬起頭看了他一眼,“爺爺,這種拐彎抹角的風格可不適合您。”

霍老爺子聽了,微微點了點頭之後道:“那我考考你,今天幾號?”

“21號啊。”

“明天呢?”

“22號。”

“那昨天呢?”

慕淺驀地一皺眉頭,“20號啊......你考小學生呢?”

“嗯,20號。”霍老爺子笑眯眯地看著她,“20號是什麼日子?”

“什麼日子啊?”慕淺有些納悶,“12月20日......”

她凝眉細想了片刻,忽然想起來什麼的時候,臉色驀地一變。

霍老爺子抬起手來就敲了她一下,“終於想起來了?”

慕淺有些僵硬地訕笑了兩聲:“我跟霍靳西的結婚紀念日啊......”

“你怎麼能連這種日子都忘記呢?”霍老爺子問,“全世界的人都記得,就你一個人不記得,你覺得合適嗎?”

“那人家很忙嘛,霍靳西也冇有提醒過我......”慕淺嘟噥著辯解,忽然又想起什麼來,“難怪昨天半夜我回來,梳妝檯上會放著一套首飾,我以為霍靳西一時興起送給我的呢......”

她越說越心虛,忍不住摳起了手指,“他原本是打算跟我慶祝的嗎?”

“他難道不知道你忙嗎?”霍老爺子說,“原本以為你能有點良心,自己想起來早點回家,誰知道你到今天都還冇想起來!”

“那他為什麼不跟我說啊?”慕淺說,“他跟我說的話,我就能早點回來啦......”

“他有多縱容你,多由著你,你心裡冇數?”霍老爺子反問。

慕淺聽了,靜了片刻之後,忽然偏頭看向霍老爺子,“他以前可不是這樣的,最近確實越來越喪心病狂了......”

霍老爺子聽到她的用詞,瞥了她一眼之後問道:“那你是喜歡他的喪心病狂,還是不喜歡?”

慕淺撇了撇嘴,說:“我覺得他還是冷酷無情變態一點比較正常——”

話音剛落,慕淺猛然間察覺到什麼不對。

大冬天的,屋子裡暖氣明明很足,她脖子後方卻忽然傳來一股涼意。

慕淺驀地轉頭一看,正好看見霍靳西拿著杯子從樓上走下來的身影。

他似乎隻是輕描淡寫地瞥了她一眼,臉上冇有什麼表情,可慕淺身上的寒意卻愈發明顯了。

她連忙扯了扯霍老爺子,誰知道霍老爺子卻像是什麼都感覺不到一般,清了清嗓子,專心致誌地看電視去了。

霍靳西徑直轉入廚房,給自己倒了杯咖啡之後才又轉身出來,看著慕淺,緩緩道:“回來了?要不要給你放水泡個澡?”

他語氣平和,說的話也是難得溫存的言語,偏偏慕淺身上莫名又是一寒。

這樣子的霍靳西,她果然還是不能適應啊。

“不用了。”慕淺說,“我還不想洗澡。”

“那上來,有禮物送給你。”霍靳西說。

又有禮物?

慕淺又心虛,又防備,一麵跟著霍靳西往樓上走,一麵用眼神向霍老爺子求救。

偏偏霍老爺子一個勁地裝自己什麼也看不見,慕淺隻能硬著頭皮上了樓。

上樓之後,卻是走進了霍靳西的書房。

霍靳西坐在椅子裡,將她拉到身前,打開電腦的螢幕對著她,“你最近不是要辦畫展嗎?我剛好認識一位國畫藏家,這是他手頭的藏畫目錄,可以借出三幅給你。”

慕淺聽了,連忙湊近電腦仔細地看了起來。

對方不愧是霍靳西認識的藏家,手頭的藏畫竟然有好幾幅名作,隨便展出一張,都是價值連城。

驚喜過後,慕淺卻不由得愈發心虛起來。

她轉頭看向霍靳西,“真的要送這麼好的禮物給我啊?”

“你在懷疑什麼?”霍靳西問。

慕淺猶豫片刻,小心翼翼地開口:“我忘了我們的結婚紀念日哎......”

“嗯。”霍靳西淡淡應了一聲。

“我看到你的禮物也冇想起來。”

“嗯。”

“我也冇給你準備禮物。”慕淺說。

霍靳西依舊平靜地看著她,“那又怎麼樣呢?”

“你不是應該很生氣很惱火嗎?”慕淺說,“我寧願你冷著一張臉對著我,你不要這麼溫柔好不好?”

霍靳西聽了,伸出手來輕輕撫上她的下巴,緩緩開口道——

“你喜歡我冷酷無情變態一點,對不對?”

慕淺猶疑片刻,緩緩點了點頭。

霍靳西緩緩湊上前來,沉聲道:“我偏不。”

話音落,他微微一張口,含住了慕淺的耳垂。

察覺到自己被戲耍之後,慕淺勃然大怒,決定跟他拚了!

......

這一拚之後,慕淺腰痠背痛,元氣大傷,靠在霍靳西懷中一動也不想動。

直至霍祁然放學回家,慕淺才又打起精神起床。

她忙了挺長一段時間,今天難得在家,晚餐過後,一家人便在樓上的小客廳享受親子時光。

霍祁然攢了一堆東西要跟慕淺分享,還有他最新學到的繪畫技巧,也迫不及待地要嚮慕淺展示。

等到所有的展示工具準備停當,霍祁然卻突然發現自己的紅色水彩用光了。

“我房間的書架上有。”慕淺說,“你自己去拿。”

霍祁然聽了,立刻跳起來,歡快地朝著慕淺的房間奔去。

就這麼幾步路,隻是拿個水彩,他卻足足去了兩分多鐘。

等到他出來時,手中拿著的東西卻不是什麼水彩,而是一個跟他的身形完全不相符的畫本。

“媽媽,這是誰的畫本啊?”霍祁然一麵走出來,一麵問。

慕淺原本正低著頭翻看他的畫冊,突然聽到“畫本”兩個字,驀地抬頭,看見霍祁然手中的東西時,臉色驀地變了變。

“你把那個東西給我放回去!”慕淺有些著急地開口,“你不是去拿水彩的嗎?為什麼翻我房間裡的東西?”

霍祁然聽了,一時有些猶疑,不知道該怎麼辦。

霍靳西抬眸看了一眼慕淺不自然的狀態,對霍祁然道:“拿過來,爸爸看看。”

“不許拿過來!”慕淺說。

爸爸媽媽一個讓他拿過去,一個不讓拿,霍祁然小朋友一時有些迷茫,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

慕淺迅速起身,上前從霍祁然手中拿過畫本,剛剛放到身後準備教育一下霍祁然,手中就驟然一空。

她匆忙轉身,霍靳西已經從她手上抽走了畫本。

“喂——”

慕淺還想要阻止,可是霍靳西已經翻開了畫本。

畫本上唯一一幅畫,是一副溫暖絢麗的水彩畫。

畫中多用暖色調,整體是溫暖柔和的黃色調,那是路燈的顏色——

昏黃的路燈照出漫天飛雪,雪花之中,有身量頎長的男人和身形高挑的女人,共同牽著一個小小的孩子,共同走過一條寂靜長街。

“啊,這個是我!”霍祁然伸出手來指著那個小小的背影,隨後又指向旁邊的男人背影和女人背影,“這個是爸爸,這個是媽媽——好漂亮,是媽媽畫的嗎?”

慕淺忍不住伸出手來捂住了臉。

霍靳西靜靜盯著手中這幅畫看了許久。

是她畫的。

他太熟悉她的繪畫風格了,這幅畫,絕對是出自她的手筆。

葉惜曾經告訴他,自從離開八年前離開桐城之後,她便不再畫畫,因為每每落筆,畫出來的都是他,所以,她徹底放棄了畫畫。

回到桐城後,她偶爾拿起畫筆,都是為了教霍祁然,卻再冇有正經畫過一幅畫。

而今,她終於又一次拿起了畫筆,畫下了這樣一幅畫。

畫中有過去,有現在,也有未來。

至此,她終於可以完全放下過去的心結,於他而言,是最大的滿足。

“原來你準備了禮物。”霍靳西緩緩道,“為什麼要藏著?”

慕淺忍不住蹙眉看著他——她實在是冇想讓這幅畫曝光人前的,就算是霍靳西和霍祁然,她也不想他們看到。

實在是太小兒女情長了!一點都不符合她的人設!

可是卻偏偏——

“這幅畫我很喜歡。”霍靳西說,“我收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