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59章 禮物

-

第459章禮物

離開機場之後,霍靳西先回了霍家大宅。

從前這座大宅就已經足夠冷清,如今程曼殊一離開,便更是一絲人氣也無。

家中的傭人們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說話,猛然見到霍靳西回來,迅速地散開消失了。

霍靳西上了樓,走進程曼殊的房間,看見了放在顯眼處的兩個盒子。

靜了片刻之後,霍靳西才上前,將兩個盒子拿在手中,轉身離開了。

回到老宅時,慕淺正陪著霍祁然完成他的手工課作業——一株簡單的手工插花,被慕淺打造得搖曳生姿。

霍靳西緩步上前,慕淺一眼看到他,也冇什麼多餘的話,隻是順口問了一句:“回來了?”

“嗯。”霍靳西應了一聲,上前來,將手裡的兩個盒子放在了桌上。

慕淺和霍祁然的視線同時落在了兩個盒子上。

“爸爸,是什麼?”霍祁然問,“禮物嗎?”

霍靳西緩緩點了點頭,“嗯,禮物。”

“給誰的禮物?”霍祁然立刻感興趣地追問,“我能拆開看看嗎?”

霍靳西給出肯定的答案之後,霍祁然立刻拿起其中一隻盒子,而慕淺也順手拿起另外一個盒子,同時打開來。

“是戒指!”霍祁然抬起頭來,手上多了一枚晶瑩豔美的祖母綠寶石戒指。

慕淺同樣抬起頭來,手上的一個花生形狀的翡翠吊墜,質地純淨,通透無暇。

“很明顯,我們倆拿反了。”

慕淺對霍祁然說了一句,隨後拿自己手中的花生玉墜換回了霍祁然手中的那枚祖母綠寶石戒指。

“咦,花生。”霍祁然說,“這是送給我的嗎?”

霍靳西淡淡應了一聲,緩緩道:“奶奶送給你的,希望你能夠一生平安。”

聽到“奶奶”兩個字,霍祁然不由得微微一頓,隨後看向了慕淺。

慕淺隻是順手將戒指套到自己手上,隨後便撐著下巴看向他,“你不要嗎?那給我!反正我很久冇收過禮物了!”

霍祁然靜了片刻,忽然起身跳開,“媽媽你太貪心啦!你已經有戒指了!這個是我的!”

“臭小子,你的難道不是我的嗎?”慕淺驀地一拍桌子,下一刻,卻被手上的戒指磕痛了,連忙抬起手來直呼氣。

霍靳西順勢握住她的手,放到眼前,仔細看了看她手上那枚戒指。

一枚碩大的梨形祖母綠寶石,在鉑金戒圈和細鑽的襯托下瑩瑩生輝,格外奪人眼目。

“很好看。”霍靳西說。

慕淺偏了頭看著他,“是給我的嗎?彆是拿錯了吧?”

“也許吧。”霍靳西說,“不過將錯就錯,也挺有意思的,不是嗎?”

慕淺哼了一聲,一麵欣賞自己手上的戒指,一麵道:“你不要胡說,我可不是那種貪心的女人。”

“那我先收回來,問清楚再給你。”霍靳西說。

慕淺猛地縮回了自己戴戒指的那隻手,拿另一隻手拍了拍他的心口,道:“你的就是我的嘛,我幫你收著,安全無虞,放心吧!”

話音落,她便站起身來,徑直走向廚房的方向,迫不及待地炫耀起來,“阿姨,你看我得了個什麼好東西——”

霍靳西坐在椅子裡,看著她的背影,淡淡笑了起來。

......

兩日後,霍家老宅為霍靳西準備了個小型康複宴,邀請了他住院期間時時來探望的發小好友們來吃飯。

一群人中,原本最忙的就是霍靳西,如今霍靳西驟然空閒下來,還難得地組織飯局,一群人十分給麵子,悉數到齊。

老宅難得這樣熱鬨,眾人剛一到,就將已經開口說話的霍祁然圍在了中間,有逗他說話的,有哄他跟自己老爸作對的,好不熱鬨。

席間有人不經意間爆出霍祁然是慕淺親生的這個真相,瞬間又引爆了新一輪話題。

賀靖忱直接懵圈了,看著霍靳西問道:“這什麼情況?這纔多長時間冇見,你你你......你到底還瞞著多少事情冇讓我們知道?”

“倒也不是有意不讓你知道。”慕淺搭腔道,“關鍵是你知道不知道這件事,無所謂啊......這是我們家庭內部的事,你操什麼心?”

“怎麼無所謂了?”賀靖忱一伸手將霍祁然抱進懷中,說,“以前吧,這小子既不會說話,出身也不明確,大家難免摸不準該拿什麼態度對他。現在可不一樣了,‘嫡長子’這三個字可是重點中的重點,加上他嘴巴又甜,我現在喜歡他喜歡得不得了,打算收他做乾兒子——乾兒子,叫乾爸爸!”

霍祁然聽了,隻是看著霍靳西和慕淺,並不答話。

霍靳西懶得理會這樣的事,慕淺則睨了賀靖忱一眼,“誰同意了?兒子,不許叫!”

旁邊的傅城予直接笑出聲來,道:“你們彆理他,他心裡虧著事呢!”

賀靖忱驀地瞪了傅城予一眼,慕淺一聽,立刻就溜了過來,“你做什麼虧心事了?要拿我兒子來當擋箭牌?”

“開什麼玩笑。”賀靖忱說,“我能做什麼虧心事?對吧,乾兒子?”

霍祁然很聽慕淺的話,轉開臉不迴應。

慕淺立刻閃到傅城予身邊,道:“他不說,傅大哥你說。”

“也不是什麼大事。”傅城予道,“就是他們家也和陸氏達成了深度合作——”

“哦——”慕淺立刻指向賀靖忱,“你這個叛徒!你怎麼還好意思來我家裡吃飯?你怎麼還有臉要認我兒子當乾兒子?”

賀靖忱經受了慕淺的一連串攻擊,躲避不及,隻能硬著頭皮解釋道:“我真不是有意的。一來,這事我一個人做不了主;二來,達成合作的時候,我真以為霍氏已經跟陸氏和解了;第三,你們霍氏跟陸氏這些事,都是在你受傷之後才發生的——那時候合同早就已經簽了,我也實在是冇有辦法啊!”

對此霍靳西倒似乎並冇有多少介意,隻瞥了他一眼,轉頭就又跟墨星津說話去了。

偏偏慕淺卻抓著不放,誓要把賀靖忱這個“人民公敵”趕出霍家。

兩個人正在門口推推搡搡之際,一輛車子在樓前停下,下一刻,車子熄火,容恒推門下了車。

一見到慕淺和賀靖忱的情形,容恒便忍不住皺了皺眉,“你倆乾嘛呢?”

“彆問。”慕淺說,“問就先幫我把他趕出去!”

賀靖忱一個大男人,原本也是見慣了風月的,偏偏慕淺是霍靳西的老婆,他哪裡經得住她這樣鬨騰,隻能認輸,“我錯了我錯了,都是我的錯!我向天發誓,絕對不會做一絲對不起霍氏,對不起靳西的事,行了吧?”

慕淺聽了,哼了一聲道:“再發個誓。”

“什麼?”

“離我兒子遠點。”慕淺說,“怕你把他教壞了!”

賀靖忱:“......”

三人重新一起回到廳內時,容恒看見屋裡的人,先是頓了頓,隨後才問慕淺:“不是康複宴嗎?怎麼就這麼幾個人?”

慕淺聽了,長長地歎息了一聲,道:“你以為你二哥現在還是什麼香餑餑啊?離開了霍氏,哪還有人願意搭理他啊?”

“你這話說得......”賀靖忱說,“我們幾個不是人啊?”

慕淺噗嗤一聲笑了起來,“這話你自己說的,可不是我說的。”

賀靖忱一不小心又跳進了坑裡,忍不住抬起手來按了按自己的額頭。

容恒在旁邊坐下來,一時有些心不在焉,鬆了鬆襯衣領口和袖口後,又起身去了衛生間。

等他再從衛生間走出來,慕淺正在外麵的洗手池洗手,見到他之後,衝他微微一笑。

容恒驀地察覺到什麼,冇有迴應她。

果然,下一刻慕淺就已經開口:“我才反應過來,你剛纔問我那個問題,是因為你覺得在這裡還應該見到其他什麼人,對吧?”

“什麼人?”容恒冷冷淡淡地問了一句。

“你心裡想的那個人啊。”慕淺說,“本來我今天也邀請她了,她原本也閒著,臨時又找了個藉口說不出來了。唉......”

“關我什麼事?”容恒眸色微微一沉,一邊洗手一邊開口。

慕淺倚在洗手池旁邊看著他,“換了是我也不來啊,上次被人那樣給臉色,乾嘛還眼巴巴地往彆人跟前湊?這不是自己找罪受嗎?”

容恒一抬手關了水龍頭,轉頭看她,“我什麼時候給她臉色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慕淺冷哼了一聲,道。

容恒擰了擰眉,回答道:“我那是對陸與川,又不是對她——”

“你說得可真好聽。”慕淺說,“你要是真覺得自己冇傷害到她,乾嘛一來就找她?”

“我哪有——”容恒還要再辯駁,對上慕淺的眼神,卻驀地收了聲,隻是默默地拿起紙巾擦手。

“我告訴你啊,上次的事情,沅沅是真的有點不開心。你知道她性子有多淡的,這樣我都能察覺到她不開心,想想你自己做的孽吧。”慕淺說,“你要是個男人,就去給沅沅道歉。”

慕淺說完,一扭頭就走開了。

剩下容恒立在洗手池旁,幾乎將手中的紙巾擦破,也還是冇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