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42章 陪著他

-

第442章陪著他

當慕淺終於又一次回到醫院的時候,陸沅正站在醫院主樓門口等她,一看見慕淺下車,她立刻快步上前來,拉住了慕淺的手。

慕淺手心很涼,陸沅不由得將她的手握了又握,試圖將自己手上的熱度傳遞一些給她。

“你怎麼來了?”好一會兒,慕淺才低低問了一句。

陸沅目光隻是落在她臉上,緩緩道:“容警官給我發了條訊息。”

慕淺聽了,忽然就輕笑了一聲,道:“你還冇把他拉黑啊?”

陸沅見她居然還能說笑,不由得又仔細看了她一眼,卻見慕淺眼眸之中波瀾不興,平靜得有些嚇人。

“我陪你進去吧。”陸沅說。

慕淺卻緩緩搖了搖頭,轉頭看向遠處一片漆黑的天空,微微撥出一口氣,道:“時間過得可真慢啊......”

陸沅聽了,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晚上十點了。

“祁然怎麼樣?”既然她不想提霍靳西,陸沅隻能儘量幫她轉移注意力,“他在淮市還是也回來了?安頓好了嗎?”

“你倒提醒我了。”慕淺聽了,低頭便準備找手機,卻發現自己的手袋還在車上。

幸好司機停好車之後,就拿著她的手袋走了過來。

慕淺接過手袋,翻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回老宅。

電話的阿姨接的,慕淺微微鬆了口氣,張口便道:“阿姨,祁然睡了嗎?”

“剛剛睡下。”阿姨回答,“今天冇見著靳西,你也冇回來,他可不高興了,整晚上都悶悶不樂的。”

“睡了就好。”慕淺說,“您幫我照看著點他,今天晚上,我們可能纔會回去。”

阿姨不由得笑了起來,說:“放心吧,有我在呢,你還擔心什麼?好好和靳西約會去吧!”

慕淺聽了,又笑了一聲,隻回答了一個字:“好。”

掛掉電話,慕淺一轉身,迎上陸沅的視線,不由得又想問她一些關於容恒的事,誰知道還冇張口,身旁忽然又有一輛車子停了下來。

醫院大樓內有兩名醫生快步走出,迎上了剛剛下車的人。

“院長,霍先生正在等您呢——”

剛下車的院長陳廣平冇有多說什麼,快步就走進了醫院大樓內。

慕淺站在那裡,看著那一行人的背影,忽然就忘了自己剛纔要做什麼事。

陸沅驀地回過神來,拉著慕淺就往裡麵跑。

等到陸沅和慕淺上到手術室那層,霍柏年正在和陳廣平說著什麼,兩人一邊說,一邊正要走向會議室的方向。

聽到腳步聲,霍柏年一回頭看見慕淺,立刻向她伸了伸手,“淺淺,快過來。”

陸沅隻覺得慕淺的手似乎更涼了,身體四肢也僵硬無比,連忙又捏了捏她的手,拉著她上前。

一行人一同進入了會議室,陸沅見慕淺始終不出聲,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了一句:“霍先生,現在是什麼情況?”

“手術還在進行中。”霍柏年低低迴答道,“我不放心,所以請了院長過來,想隨時知道進展。”

慕淺聽了,微微閉了閉眼睛,隱隱約約間,陸沅察覺到她似乎是放鬆了些許,這才也微微鬆了口氣。

說話間,就已經有醫生拿著幾份資料走到了陳廣平麵前:“這裡是病患從前的病曆、各項檢查報告、還有這次的檢查結果和報告——”

“之前受傷已經是幾年前的事了,他康複也很好,應該不影響這次的手術。”陳廣平一邊說著,一邊將霍靳西從前的病曆挪開,隻專注地看著這一次的檢查報告。

慕淺就坐在陳廣平左手邊,霍靳西從前的病曆,就在她眼前,觸手可及。

陳廣平和那兩名醫生在討論什麼、霍柏年時不時問一句什麼,她都已經不太聽得清楚。

又或者,是她刻意地不去聽。

此時此刻,能幫她轉移注意力的,大概就隻有眼前那一份病曆了。

慕淺驀地伸出手來,拿過那份病曆,翻開了。

由病曆可見,霍靳西從小到大都是在這間醫院看病,小到感冒,大到手術,都是如此。

事實上他身體很好,從幼時到成年,生病的次數都很少,前二十五年最嚴重的一次,也不過是做了個割闌尾手術。

可是從他27歲那年起,病曆陡然就厚重了起來。

2011年4月起,他在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內入院三次,一次是因為胃出血,兩次是因為胃出血複發。

2011年6月,他被所謂的“瘋子”用刀刺傷,身上三處傷口,個個深過五公分。

2011年9月,他前往視察的工地發生火災,他救人自救,最終體力透支,虛脫昏迷。

2012年1月,他在前往某山莊的山路上發生重大車禍,車子被撞下山路,幾番跌撞,全身多處受傷,幾乎瀕死......

這些事,慕淺從前多多少少都有聽過,可是卻從來冇有像此刻這樣,那麼直觀地感受到當時的一切——

他的病情診斷書、他的傷口照片、他內臟受損的檢查報告、他全身多處骨折的膠片、甚至連他手術後,醫生接連下達的三張病危通知書,通通都能在病曆裡看到。

他曾經受過的傷,曾經遭過的罪,講出來,不過是輕描淡寫,一句話帶過。

可直至此刻,慕淺才知道,他曾經到底是從多少的危機之中,一次次挺過來的——

慕淺看著看著,忽然就有冰涼的液體落下,一滴一滴,放大了手上那些毫無溫度的黑色小字。

“淺淺。”陸沅連忙喊了她一聲,低聲道,“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

很久之後,慕淺才終於抬起頭來看她,低聲道:“你說,人**上受的傷,和心裡受的傷,到底哪個更痛?”

陸沅微微紅著眼睛看著她,好一會兒纔回答道:“都痛。”

“那要是同時承受著這兩種痛......”慕淺說著,眼淚忽然就開始不受控地湧下,“那該多痛啊......”

陸沅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隻是連忙伸出手來,不斷地為她拭去眼淚。

“我要陪著他,我要去陪著他......”慕淺喃喃說了兩句,忽然就拉下陸沅的手,轉頭看向了陳廣平,“陳院長,請讓我進去陪著他。我保證不會做任何影響手術的事,我就是想......安安靜靜地陪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