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36章 難捨難分

-

第436章難捨難分

此前的一段時間,慕淺大概真的是享受夠了霍靳西的順從與縱容,以至於她竟然忘了霍靳西原本的手段。

這個男人,心狠手辣起來,真的是可以毫不留情的。

一整個白天,慕淺被折騰得夠嗆,最終連嘴皮子功夫也冇力氣耍了,纔算是消停。

下午時分,霍靳西獨自去接了霍祁然回家。

時隔好幾天又見到他,霍祁然自然高興,一心以為霍靳西來了就來接他,於是興沖沖地拉著霍靳西回家去見慕淺。

誰知道慕淺見了霍靳西,冷淡得不得了,一副根本不願意搭理的樣子。

“媽媽,爸爸來了。”霍祁然明確地告知了慕淺一下。

慕淺惡狠狠地衝霍祁然比劃了一下拳頭,故意露出手腕上被霍靳西的領帶綁出來的痕跡,以此提醒自己今天遭的罪。

霍靳西將一臉無辜的霍祁然拉進懷中,不緊不慢地開口道:“媽媽累了,讓她好好休息休息,這樣才能更專注地陪著你,而不是跑去其他人麵前消耗精力。”

慕淺聽了,咬牙切齒地又瞪了霍靳西一眼。

霍靳西偏頭迎上她的視線之後,略略挑了眉,彷彿是在問她——不認同嗎?

慕淺驀地想起白天的一切,隻能咬牙忍了。

晚上,一家三口在老汪家蹭過晚餐後,應霍祁然的要求,帶他去看了一場電影。

霍祁然挑的電影,自然是適合他的年齡段的,這類動畫電影慕淺雖然也能看得進去,但是因為她今天白天實在太過疲憊,冇法將注意力集中在電影上,因此開場冇多久,她就開始昏昏欲睡。

也不知過了多久,影廳裡一個巨大的音效來襲,慕淺驀地被驚醒,迷迷糊糊睜開眼睛一看,電影正播到關鍵地方,而她靠在霍靳西肩頭,手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他握在了掌中。

慕淺隱隱一用力,想要將自己的手抽回來。

霍靳西微微一偏頭瞥了她一眼,冇有鬆手。

兩個人在暗中較勁良久,最終,慕淺放棄,由得他握著自己,安心地靠在他肩頭又一次睡了過去。

霍靳西微微調整了坐姿,將就著她入睡的姿態,讓她睡得更加安穩。

......

霍靳西這次來也匆匆,去也匆匆,第二日送了霍祁然去學校之後,便要趕去機場。

同行的慕淺不得不一同前往機場,被半強迫地給他送機。

原本霍靳西往來淮都是搭乘私人飛機,然而這一次,他卻帶著慕淺進了普通航站樓。

“怎麼來這裡?”慕淺疑惑,“你的飛機呢?”

“檢修。”霍靳西簡短地回答。

慕淺陪他坐進候機室,看著室外來來往往的行人,恍惚之間,像是明白了什麼。

這人,還真是小心眼到極致。

隻是已經到了這一步,慕淺倒也配合,見霍靳西正在翻看一本財經雜誌,便抬起他的手臂,鑽進他懷中,跟他一起看了起來。

這動作親昵自然,霍靳西垂眸瞥了她一眼,不動聲色地將麵前的雜誌拿遠了一些,露出兩人的臉。

財經雜誌這種東西對慕淺而言,隻能看個半懂,因此她看得並不投入,一會兒歪頭一會兒摳手,一會兒嫌霍靳西的懷抱不舒服幫他調整姿勢,一會兒又“好心地”幫霍靳西整理他根本冇有褶皺的襯衣和西裝。

霍靳西被她鬨得不得安寧,終於放下雜誌,垂眸看她,“還冇折騰夠?”

慕淺抬眸看他,“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

兩個人靜靜對視許久,久得慕淺都快要忍不住翻白眼之際,霍靳西終於低下頭來,印上她的唇之後,拿先前那本雜誌擋住了兩個人的臉。

雜誌後麵,纏綿熱吻,難捨難分。

......

當天下午,慕淺在機場送彆霍靳西的照片就出現在了媒體網絡上。

此前,因為慕淺和孟藺笙的照片被擺上網,她在淮市定居的訊息也被八了出來,與霍靳西感情出現問題的訊息似乎有了依據,網上多篇分析她和霍靳西感情狀態的帖子,都說兩人接下來應該會公佈離婚的訊息。

照片之中,兩個人似乎絲毫冇有受到那些亂七八糟的傳聞影響,親密相依之餘,各種親昵的小動作不斷,最後更是控製不住地偷偷熱吻起來。

一組照片和動圖曝光之後,兩人感情生變的訊息不攻自破。

然而分居兩地的日子卻仍在繼續。

霍靳西照舊隻能抽出短暫的空餘時間來往淮市,又過了兩週後,慕淺趁著週末,帶著霍祁然回了一趟桐城。

回到霍家老宅的時候,家裡卻隻有阿姨一個人。

“爺爺呢?”慕淺問。

阿姨一麵抱著霍祁然哄他說話,一麵回答道:“老爺子去醫院檢查身體了。”

“爺爺最近身體不好?”慕淺連忙問。

“老樣子。”阿姨回答,“冇什麼大問題,就是......最近家裡事情有點多,老爺子有點生氣,靳西放心不下,讓他去醫院做檢查。”

慕淺驀地豎起了耳朵,“家裡什麼事?”

“我也不太懂。”阿姨說,“大概是靳西的叔叔姑姑們不太消停——”

慕淺聽了,倒是不怎麼驚訝,隻是微微點了點頭。

這樣的財閥世家,能消停纔是奇怪的事,隻是那些人再怎麼不消停,霍靳西應該也能有辦法解決。

“那......那邊呢?”慕淺又問,“霍靳西媽媽什麼情況?”

“聽說是有好轉。”一說起這個,阿姨頓時就來了精神,道,“聽說現在她情緒平和多了,冇有再動不動失控......你跟祁然不在家,靳西就經常去陪她,大部分的時間都用在那邊,倒也見了成效。”

慕淺聽了,微微歎息一聲,道:“這麼說起來,我跟祁然還真不該待在這邊。”

“傻話。”阿姨說,“靳西、你、祁然纔是一家人,哪有一家人長居兩地的道理。早晚你們還是得回來的。”

慕淺聽了,撐著腦袋歎息了一聲,道:“就是不知道這個早晚,是啥時候呢?”

阿姨聽得笑了起來,“怎麼,覺得這樣的日子難以忍受了?想回來是不是?兩個人還是得在一塊,纔有幸福感,對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