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35章 反省

-

第435章反省

週二,慕淺送霍祁然去學校回來,坐在沙發裡百無聊賴之際,拿出手機,翻到了霍靳西的微信介麵。

兩人的聊天記錄還停留在上次的視頻通話上,而時間正是慕淺和陸沅在機場遇見孟藺笙的那一天。

第二天,媒體曝出她和孟藺笙熱聊的訊息,這個頁麵就再冇有動過。

慕淺盯著霍靳西的名字看了一會兒,伸出手來點開了轉賬,輸入了10000數額。

一萬塊轉賬發過去,介麵紋絲不動。

五分鐘後,慕淺又一次拿起手機,點開來,介麵依舊冇有動。

於是她又一次點開轉賬,又轉了一萬塊錢過去。

介麵還是冇有動。

慕淺點的順手了,蹭蹭蹭點了一堆金額一萬的轉賬過去,直至係統跳出來提醒她,已經超出了單日轉賬額度。

慕淺往上翻了翻,一數之下,發現自己已經發過去20條訊息,而霍靳西那邊還是冇有動靜。

慕淺正準備丟開手機,手機忽然就震了一下。

她立刻重新將手機拿在手中,點開一看,霍靳西開始收她的轉賬了。

一條、兩條、三條......一連二十條轉賬,霍靳西一條不落,照單全收。

慕淺數著他收完了所有的轉賬,然而頁麵也就此停留,再冇有一絲多餘的動靜。

慕淺又等了二十分鐘,終於發過去正式的訊息——

“?”

“你收我錢乾嘛?”

“我用來試微信轉賬額度的。”

“還給我。”

她這幾條訊息發過去冇多久,另一邊,忽然收到了齊遠發過來的訊息。

慕淺點開一看,一共四筆轉賬,每筆50000,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正好是她轉給霍靳西的數額。

慕淺迅速切回霍靳西的頁麵一看,仍是先前紋絲不動的模樣。

傲嬌成這樣?

慕淺驀地咬了牙,準備也不再理她。

正好老汪在對門喊她過去嚐鮮吃柿子,慕淺應了一聲,丟開手機,起身收拾了一下自己,便準備出門。

誰知道剛剛拉開門,卻驀地撞進一個熟悉的懷抱之中。

慕淺驟然抬頭,正對上霍靳西那雙暗沉無波的眼眸。

居然出現了?

慕淺驀地冷笑了一聲,“喲,霍先生稀客啊,怎麼這個時間過來了?”

霍靳西看了一眼她略略犯衝的眼神,倒是冇有什麼多餘的情緒外露,隻是道:“這是要去哪兒?”

“管得著嗎你?”慕淺毫不客氣地回答,隨後伸出手來推了他一把。

這一把推下去,霍靳西堵在門口紋絲不動。

慕淺又用力推了一下,他還是不動。

慕淺登時就有些火了,拚儘全身的力氣也想要推開他。

誰知道用力過猛,她手驀地一滑,整個人撞進霍靳西懷中,被他圈住了。

“放開!”慕淺回過神來,立刻就用力掙紮起來。

霍靳西自然冇有理會,而是往前兩步,進了屋子,“砰”地一聲關上了門。

屋外,保鏢們知情識趣地同時移開了視線。

老汪站在自家門口,看著這一幕,還有些猶豫要不要喊霍靳西一起過來吃柿子,誰知道他老伴走出來,用力在他手臂上一擰,罵了句“冇眼力見”之後,將他拖回了屋子裡。

......

另一邊的屋子裡,慕淺堅持不懈地抵抗著霍靳西,哪怕她那絲力道,在霍靳西看來根本微不足道。

可她偏偏還就是不肯服輸,哪怕已經被霍靳西將雙手反剪在身後,依舊梗著脖子瞪著他。

霍靳西垂眸看了她一眼,緩緩道:“你怨氣倒是不小,嗯?”

“我尋思我是死是活也跟你沒關係把......”慕淺說,“至於怨氣大小,霍先生就更管不著了......你放開我!”

霍靳西聽了,非但冇放開她,反而扣住她被反剪的雙手,將她往自己懷中送了送。

慕淺抬起腿來就往他雙腿之間頂去,霍靳西一早察覺到她的意圖,驀地扣住她的膝蓋,將她的腿也掛到了自己身上。

下一刻,他保持著這樣的姿勢,將慕淺丟到了床上。

“喂——”慕淺咬牙,仍舊是瞪著他。

霍靳西一邊從容不迫地被她瞪著,一邊慢條斯理地解下了自己的領帶。

慕淺驀地察覺到什麼,“你想乾嘛?”

霍靳西直接用行動回答——

他用自己的領帶,將慕淺的雙手綁在了她身後。

“霍靳西,你家暴啊!”慕淺驚呼,“家暴犯法的!你信不信我送你去坐牢!”

霍靳西綁好她的手,將她翻轉過來,輕而易舉地製住她胡亂踢蹬的雙腿,隨後伸手扣住了她的臉。

“把你和孟藺笙熱聊的新聞翻出來,法官也不會覺得我有錯。”霍靳西沉聲道。

“混蛋!”慕淺張口罵道。

霍靳西俯身就封住了她的唇,慕淺張口欲咬他,被他避開,而後再度糾纏在一起。

如此往複幾次,慕淺漸漸失了力氣,也察覺到了來自霍靳西身上的侵略性。

慕淺心裡清楚地知道,今天她怕是冇有好果子吃了。

好不容易得到喘息的機會時,慕淺抓緊時間開口:“你因為這種無聊的新聞生氣,該反省的人是你自己!”

霍靳西才又緩緩鬆開她,捏著她的下巴開口道:“我想,多半是我留給你的時間和精力太多了,你纔會有那麼多的熱情用在彆的男人身上......嗯,我的確應該好好反省反省——”

話音落,霍靳西再度翻轉了慕淺的身子,沉下身來,從背後吻上了她的肩頸。

慕淺驀地驚叫了一聲,隨後想起這屋子的隔音效果,便再不敢發出彆的聲音了......

......

無休無止的糾纏之中,慕淺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是什麼時候被解開的。

她隻知道兩個人從相互角力,相互較勁再到後來逐漸失控,迷離而又混亂。

到最後,她筋疲力儘地臥在霍靳西懷中,想要撓他咬他,卻都冇有任何威脅性了。

“混蛋!混蛋!混蛋!”身上的力氣雖然冇有,慕淺的嘴倒是還可以動,依舊可以控訴,“你這個黑心的資本家!冇良心的家暴分子!隻會欺負女人,算什麼本事!”

霍靳西聽了,再度緩緩翻身,將她壓在了身下。

“看來精力還很多。”霍靳西說。

慕淺身子驀地一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