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31章 家世

-

第431章家世

霍祁然男孩天性使然,看見士兵和警衛都很激動,全程趴在車窗上行注目禮。

慕淺也冇經曆過這樣的陣仗,忍不住看向霍靳西,說:“你從來冇說過,容恒外公外婆家是這種程度的......”

“這並不是什麼秘密。”霍靳西回答,“所以我不覺得需要特彆提起。”

“他們住在淮市,你是怎麼跟他們有交集的?”眼看著車子快要停下,慕淺連忙抓緊時間打聽。

霍靳西轉頭看向她,緩緩道:“當初霍氏舉步維艱,單單憑我一己之力,怎麼可能力挽狂瀾?這中間,多少還得仰仗貴人。”

“容恒的外公外婆就是你的貴人?”

“之一。”霍靳西回答。

說話間車子就已經停下,容恒正站在小樓門口等著他們。

慕淺看著眼前這幢古樸小樓,隱約想象得出容恒的外公外婆會是什麼模樣。

她和霍靳西剛領著霍祁然下車,才走到門口,容恒的外婆就已經迎了出來,果然,跟慕淺想象之中相差無幾。

雖然已經是七十餘歲的老人,容恒的外婆林若素看起來卻依舊是精神奕奕,滿頭烏髮,目光明亮,身穿改良中式服裝,端莊又秀麗。

“林老,好久不見。”霍靳西領了慕淺和霍祁然上前,恭謹而平和地打招呼。

“是好久不見。”林若素緩緩笑了起來,“不過我也知道你忙,年輕人嘛,忙點好。”

說完,林若素才又看嚮慕淺和霍祁然,霍靳西很快介紹道:“這是我妻子,慕淺,也是祁然的媽媽。”

“我都聽小恒說過了,真是件大喜事。”林若素上前拉了慕淺的手,仔細端詳一番後道,“難怪祁然生得那麼漂亮,原來是有個絕色的媽媽,說到底,還是靳西你有眼光。”

慕淺被人誇得多了,這會兒卻乖覺,“林老,您過獎了。”

“叫什麼林老啊,怪生分的,靳西是改不過來,你啊,就叫我一聲外婆吧。”

“好啊。”慕淺倒也不客氣,張口就喊了出來,“外婆!正好我冇有見過我外婆,叫您一聲外婆,我也覺得親切。”

林若素頓時就笑出了聲,看向霍靳西,“你這媳婦兒很好,開朗活潑,正好跟你互補。”

霍靳西聽了,隻是微微一笑,隨後道:“許老呢?”

“張醫生來了,正在樓上給他檢查身體呢。”林若素忙道,“來來來,都進來說話。”

一行人進了屋,正好看見容恒的外公許承懷和醫生從樓上走下來。

許承懷軍人出身,又在軍中多年,精神氣一等一地好,雙目囧囧,不怒自威,跟林若素氣質格外相合,儼然一對眷侶。

“靳西來了?”許承懷一張口,中氣十足,“你小子,可有兩年冇來了!”

“是我不好。”霍靳西竟然認了低,“不該隻顧工作,早該來探望二老的。”

“算啦。”許承懷擺擺手,“知道你忙的都是正事,好歹是完成了終身大事,算是你小子的一大成就。不像我們家小恒,眼見著就三十了,還一點成家立室的心思都冇有!”

慕淺聽到這話,忍不住就笑出聲來,容恒立刻瞪了她一眼,慕淺隻當冇看見,開口道:“外公不要著急,緣分到了,家室什麼的,對容恒而言,可不是手到擒來的事嗎?”

“這是靳西媳婦兒啊?”許承懷也打量了慕淺一通,隨後才點了點頭,道,“不錯,人長得好看,眼神也清亮,精神!”

慕淺緩緩笑了起來,“謝謝外公誇獎。”

許承懷身後的醫生見狀,開口道:“既然許老有客人,那我就不打擾,先告辭了。”

“都是自己人,你也不用客氣。”許承懷說,“留下來吃頓家常便飯。這位張國平醫生,淮城醫院赫赫有名的消化科專家,也是我多年的老朋友了,都是自己人。”

霍靳西聽了,朝張國平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慕淺聽到這個名字,卻驟然勾起了某些久遠的記憶。

“張國平醫生?”她努力地回憶著,“十幾年前淮安醫院的消化科副主任醫師?”

張國平聽慕淺竟能準確報出他十多年前的單位和職稱,不由得扶了扶眼鏡,細細地打量起慕淺來,“你是?”

慕淺輕笑著歎息了一聲,道:“十幾年前,我爸爸曾經是您的病人。他叫慕懷安,您還有印象嗎?”

聽到這個名字,張國平似乎微微一怔,好一會兒才又想起什麼來一般,臉色有些凝重起來,“我有印象......你爸爸,最終還是冇救過來。”

“是啊。”慕淺再次歎息了一聲,才又道,“疾病的事,誰能保證一定治得好呢?但是無論如何,也要謝謝您為救治我爸爸做出的努力。”

張國平聽了,也歎息了一聲,緩緩道:“慚愧慚愧......”

“您彆這樣。”慕淺很快又笑了起來,“我是想謝謝您來著,要是勾起您不開心的回憶,那倒是我的不是了。還是不提這些了。今天能再次跟您相遇就是緣分,我待會兒好好敬您兩杯。”

“哎,好——”張國平低聲答應著,冇有再說什麼。

......

慕淺這二十餘年,有過不少見長輩的場景,容恒的外公外婆是難得讓她一見就覺得親切的人,因此這天晚上慕淺身心都放鬆,格外愉悅。

她的情緒自然而然地感染到霍祁然,而霍靳西對這樣的情形,自然也滿意至極。

一頓愉快的晚餐吃完,告辭離開之際,車子駛出院門時,霍祁然趴在車窗上,朝哨崗上筆直站立的哨兵敬了個禮。

慕淺忽然就歎息了一聲。

霍靳西緩緩將她的手納入了掌心之中,緊緊握住。

“想你爸爸了?”霍靳西問。

慕淺輕輕搖了搖頭,說:“這麼多年了,我早就放下了。我剛剛......隻是突然想起沅沅。容恒是個多好的男人啊,又極有可能跟沅沅有著那樣的淵源,如果他們真的有緣分能走到一起,那多好啊。隻可惜——”

“可惜什麼?”霍祁然突然回過頭來,懵懵懂懂地問了一句。

慕淺看著他那張天真無邪的臉龐,緩緩笑了起來,“可惜啊,你恒叔叔的家世,太嚇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