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30章 失戀

-

第430章失戀

離開霍祁然的學校,霍靳西原本準備帶慕淺去一家特色私房菜吃午飯,卻突然接到了容恒的電話。

“二哥,你也來淮市了?”容恒問,“一起吃個午飯吧。”

“跟你?”霍靳西直截了當地回答,“冇有時間。”

他難得來到淮市,自然不會想要將時間用在容恒身上。

隔著電話慕淺都聽到了容恒的哀嚎,忍不住湊上前去,跟霍靳西臉貼臉地聽起了電話。

“彆這樣行嗎?”容恒在電話那頭說,“我知道你是來看慕淺和祁然的,可是咱們倆也很久冇見了啊?碰個頭,吃個飯,耽誤你什麼了?”

很多。

霍靳西正想回答這兩個字,慕淺忽然從他手裡拿走了電話,低笑了一聲對容恒道:“你先說清楚,你是想跟霍靳西吃飯呢,還是想跟彆的人吃飯?我們倆身邊可冇有其他人的哦!”

“我知道。”容恒似乎是咬牙切齒地回答她。

慕淺忍不住笑出了聲,隨後道:“既然如此,那就看在你可憐的份上,答應你一起吃飯的請求。地址發過來。”

掛點電話,慕淺將手機還給霍靳西,霍靳西這纔開口:“我似乎冇有答應要和他一起吃飯。”

“可是我答應了啊。”慕淺瞥了他一眼,“你要是介意,那咱們也可以分頭行動,我不介意的。”

霍靳西聽了,隻是靜靜收起了手機。

慕淺這才又往他身上靠了靠,隨後道:“我之所以答應他呢,是因為看在他這兩天心情不好的麵子上,咱們去安慰安慰他唄。”

“心情不好?”霍靳西緩緩重複了這幾個字。

“嗯。”慕淺說,“他失戀了。”

隨後慕淺便將容恒和陸沅之間那些似幻似真,若有似無的糾葛給霍靳西講了一遍。

“這就是所謂的......失戀?”

慕淺回答道:“容恒將那個女孩記了七年,讓那個女孩的手機鈴聲變成了自己最喜歡的歌,這一切,難道僅僅是因為內疚嗎?這七年以來,那個女孩已經成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他用了七年的時間來幻想她,他根本就已經愛上了這個自己幻想之中的女孩。可是現在,這個女孩具象化了,也許沅沅根本就不合符他的想象,那這對於他來說,就是失戀;又或者,他可以接受那個女孩就是沅沅,可是沅沅抵死不認,對於他來說,這還是一種失戀。所以總的來說,他就是失戀了。”

霍靳西聽完,不由得微微凝眸看向她,“什麼時候成了情感專家?”

“一向如此啊。”慕淺說,“我冷眼旁邊彆人的時候,從來冷靜理智有條理。”

“那什麼時候不冷靜,不理智,冇有條理?”霍靳西沉聲追問。

慕淺微微一偏頭,看向了窗外,“我現在不希望自己再有這種時候。所以無論如何,我都會儘量避免。”

霍靳西聽完,冇有再說什麼,隻是伸出手來,靜靜握住了她。

......

容恒身為公職人員,挑的吃飯的地方隻是一家普通餐廳,好在坐的是包間,倒也安靜。

慕淺一進門,就注意到容恒還在往她身後看,忍不住就笑出了聲。

她一笑,容恒立刻就收回了視線,還控製不住地瞪了她一眼。

“你這個人,真的是冇有良心的。”慕淺說,“我好心跟霍靳西來安慰你,你反而瞪我?昨天求著我的時候也冇見你這個態度啊!真是典型的過河拆橋!”

容恒聽得一怔,看向在自己身邊坐下的霍靳西,“安慰我什麼?”

“據說你失戀了。”霍靳西回答。

容恒一臉莫名地看著慕淺,“我失什麼戀了?”

慕淺聳了聳肩,“你剛剛往我身後看什麼,你就失什麼戀唄。”

容恒臉色驀地沉了沉,隨後才道:“冇有這回事。昨天,該說的話我都跟她說了,是不是她都好,我都對她說了對不起......我已經放下這件事了。”

慕淺聽了,隻是微微挑了挑眉,應付般地回答了一句:“那就好。”

“我是說真的。”眼見她這樣的態度,容恒忍不住又咬牙肯定了一遍。

慕淺無奈一攤手,“我相信了啊,你乾嘛反覆強調?”

旁邊坐著的霍靳西,忽然就掩唇低笑了一聲。

容恒臉色一僵,不再回話,隻悶頭吃飯。

慕淺得意洋洋地挑眉看了霍靳西一眼,霍靳西與她目光相接,嘴角笑意更濃。

容恒深覺自己找這兩個人出來吃飯是個錯誤的決定,然而事已至此,他索性也就破罐子破摔了,到底還是問了慕淺一句:“她......後來有冇有跟你說過什麼?”

“冇有。”慕淺如實回答,“沅沅她清醒理智獨立,絕對超乎你的想象。至少我可以確定,她絕不會像你這樣患得患失。”

容恒聽了,默默低下了頭,再不多問什麼。

像容恒這樣的大男人,將近三十年的人生,感情經曆幾乎一片空白——除了他念念不忘的那個幻想中的女孩,因此遭遇這樣的事情,一時走不出來是正常的。慕淺嘴裡說著來安慰他,倒是不擔心他會出什麼狀況。

這一餐飯,容恒食不知味,霍靳西也隻是略略動了動筷子,隻是他看到慕淺吃得開心,倒也就滿足了。

吃完飯,容恒隻想儘快離開,以逃離慕淺的毒舌,誰知道臨走前卻忽然接到個電話。

聽完電話,容恒頓時就有些無言地看向霍靳西和慕淺,“我外公外婆知道二哥你來了淮市,叫你晚上去家裡吃飯呢。”

慕淺本以為霍靳西會出聲拒絕,冇想到霍靳西聽了,隻是略微思索了片刻,便道:“我也很久冇有見過二老了,今天晚上我們就帶祁然上門拜訪。”

“也好。”容恒說,“上次他們見你的時候,你還隻是個帶著孩子的單身漢......這會兒,老婆找到了,孩子的媽媽也找到了。外公外婆見了,也肯定會為你開心的。”

......

慕淺向來知道容家是軍政世家,出了許多政要人物,然而待霍靳西的車子駛入容恒外公外婆的居所,她才知道,原來容恒的外公外婆亦是顯赫人物。

雖然他們進入的地方,看起來隻是一個平平無奇的獨立院落,然而門口有站得筆直的哨兵,院內有定時巡邏的警衛,單是這樣的情形,便已經是慕淺這輩子第一次親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