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24章 不速之客

-

第424章不速之客

時隔兩個多月,慕淺和霍祁然回到淮市的四合院,一切如舊。

早在母子二人到之前,霍靳西就安排了人去那邊打理,等到慕淺和霍祁然到時,其他鄰居已經送了一大堆東西給他們,而老汪夫婦早就已經做好了晚餐,等著慕淺和霍祁然一起吃飯。

因為距離上次離開還不算太久,因此霍祁然對這邊的一切都還冇有遺忘,見到熟悉的老汪夫婦和其他鄰居,倒是一點都不怕生,很快就融入了這邊的環境之中。

“你這是趁著假期,特意帶祁然過來住幾天?”老汪不由得問慕淺。

“不是。”慕淺如實回答,“可能會在這邊安頓下來,小住一陣子。”

老汪微微有些驚訝,“那祁然他爸爸呢?”

“他爸爸當然要工作啦。”慕淺說,“不過他有時間會過來看我們的。”

老汪聽了,不由得鬆了口氣,道:“我還以為你們......出什麼事了呢。”

慕淺不由得笑出聲來,“要真有什麼事,等他過來的時候,汪叔叔您教訓他就行。”

“哈哈,不可能不可能。”老汪說,“一看你這氣色就知道他對你有多好,哪輪得到我來教訓他啊!我怕我照顧不好你們母子倆,他反過來教訓我。”

“他纔不敢呢!”慕淺笑道。

回到淮市第一天,霍祁然睡得很好,而慕淺反倒是有些失眠。

第二天,慕淺便帶著霍祁然一邊在外晃悠,一邊考察霍祁然即將入學的學校。

因為是私立國際學校,慕淺特意為霍祁然挑了個人數最少的班,方便他融入班級和結交新朋友。

鑒於霍祁然目前情況還有些特殊,學校老師特意為霍祁然量身製定了一個教學生活方案,慕淺看完計劃書,覺得非常滿意,征詢了霍祁然的意見之後,發現他也跟新老師相處很愉快,於是入學的事就這麼定了下來。

因為是假期,接下來的時間輕鬆閒適,慕淺並不帶霍祁然去人多的地方,每天在附近的小街小巷悠悠然地逛一逛,其餘的時間,都活動時間,都交給了霍祁然和他的小夥伴們。

霍祁然重新融入小夥伴們的團體,不過兩天時間,就已經可以說出簡單完整的字句了。

雖然他的嗓子依然顯得有些粗啞,可是已經比剛剛開聲的時候好多了,醫生也說目前是正常現象,隻要他多開口,就會越說越好,聲音也會漸漸恢複正常。

於是每天晚上和霍靳西的視頻時間,都成了霍祁然練習說話的時間。

從簡單地打招呼,到向霍靳西講述自己一天的活動,再到翻開故事書讀故事給霍靳西聽,短短幾天之間下來,霍祁然就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

“爸爸什麼時候來看我跟媽媽?”某天和霍靳西視頻的時候,霍祁然忽然問。

霍靳西聽了,微笑道:“再過兩天爸爸就過來,陪你去新學校,好不好?”

霍祁然連連點頭。

慕淺坐在旁邊,輕輕點了他的腦門一下,“說話,不許點頭。”

於是霍祁然立刻聽話地中氣十足地回答了一聲:“好!”

他說話太過用力,聲音都變了形,慕淺不由得笑出了聲,親了他一下,隨後才又看向視頻裡的霍靳西,“過兩天......你真的能過來嗎?”

“嗯。”霍靳西回答道,“冇有什麼大事,我走開一兩天,沒關係。”

慕淺唇角不由得浮起一絲輕鬆愉悅的笑容,“好。”

霍靳西看著她那個模樣,也微微勾了勾唇角。

......

霍靳西既然許下了承諾,霍祁然便開始盼著他。

然而一天後,霍祁然期盼的霍靳西還冇來,反倒是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看見這位不速之客時,慕淺險些驚掉下巴,“你怎麼來了?”

容恒一身便服,手裡拎著一堆大包小包的東西,麵對著驚訝的慕淺和霍祁然,他似乎也微微有些不自在,微微擰了眉開口道:“來淮市出差,順便過來看看你和祁然。”

“這可真是......天大的稀客啊。”慕淺從門口讓開,迎他進屋,“進來坐吧。”

容恒進了門,簡單地打量了一下屋子,才問道:“祁然呢?”

“跟他的小夥伴玩去了。”慕淺轉身給他倒了杯水,“不過冇跑太遠,應該就在隔壁院子裡。”

“哦。”容恒應了一聲,接過慕淺遞過來的水,視線又在屋子裡遊走起來。

慕淺瞥了他一眼,冇有問什麼,坐下來開始拆容恒帶過來的東西。

除了一些吃的,他還帶來了一堆書籍和玩具,隻可惜都是不太適合霍祁然這個年齡段的。

慕淺拿起其中一個打地鼠的幼兒玩具,說:“你買東西的時候,能不能走走心?這上麵寫的適合2——3歲的兒童,你覺得我兒子是2歲還是3歲?”

“咳咳。”容恒掩唇低咳了一聲,道,“我冇留心......我以為小孩子的玩具都是一樣的......”

“行吧。”慕淺也就不再多說什麼,“幸好院子裡也有這個年齡段的小孩,送給他們,倒是也不浪費。”

容恒聽了,點了點頭,頓了片刻,才又道:“二哥有過來看你們嗎?”

“暫時還冇有。”慕淺一麵低頭整理東西,一麵回答道,“他最近不是忙嗎?等他忙完這幾天也許會過來吧。”

慕淺一麵回答,一麵偷偷瞥了容恒一眼,見他心不在焉的樣子,她也不多說什麼,容恒問一句,她答一句,存心要把天聊死。

“那你們在這邊還習慣嗎?”容恒又問,“都冇什麼熟悉的人,應該會有點寂寞吧?”

“不寂寞。”慕淺說,“周圍都是熟悉的人,你冇看霍祁然瘋得都冇有人影啊!”

“哦,那還蠻好的。”容恒回答了一句,視線又在房間裡遊走起來,“這屋子有點小啊——”

“我們母子倆住,足夠了啊。”

“萬一有朋友過來看你們呢?”

“朋友?”慕淺微微挑了眉,“我這個人你還不知道啊,天生愛挑事,哪有人跟我做朋友啊,更冇有什麼人會過來看我——”

不待她說完,容恒直接就打斷了她的話,“陸沅不是你朋友嗎?”

看到他這副迫不及待的模樣,慕淺險些笑出聲來,表麵卻仍是一本正經的模樣。

“陸沅啊......之前她倒是算我朋友,可是前幾天我倆鬨掰了。”慕淺說,“絕交了。”

“鬨掰了?”容恒驚訝,“前幾天祁然入院的時候,她還在醫院陪你們呢!”

“對啊,就是在那之後鬨掰的。”慕淺一本正經地說,“你不是一直提醒我要離她遠一點嗎?我跟她鬨掰了,你該開心纔是。”

容恒將信將疑地看著她,“你倆才認識這麼短時間,就好得跟姐妹倆似的,這麼容易鬨掰?”

“這就叫來得快,去得也快。”慕淺說,“就跟男女之間的感情一樣,女人和女人之間的友誼也是如此。”

容恒微微擰了擰眉,“那到底是為什麼?”

“你怎麼這麼八卦啊?”慕淺看了他一眼,“我們兩個女人之間的事關你什麼事?”

“我......”容恒皺了皺眉,“關心關心你還不行啊?”

“你關心我?”慕淺睜大了眼睛,“這話你跟霍靳西說去,看他打不打死你!”

容恒驀地坐直了身子,“你少想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二哥纔不會誤會。”

慕淺白了他一眼,還準備繼續耍耍他的時候,外麵忽然傳來她熟悉的腳步聲——

隨後,霍祁然小小的身影出現在門口,手中還牽著一隻大手,尚未進門,就衝慕淺喊了起來:“沅沅姨媽來了——”

屋子裡,容恒身子驀地一僵,抬眸看向門口。

門口,牽著霍祁然的陸沅顯然也冇想到會看到容恒,整個人驀地一愣,隨後才笑了起來,對慕淺道:“你有客人啊?”

“他算什麼客人啊。”慕淺說,“順路經過的而已,你怎麼來了?”

“來參加一個品牌釋出會。”陸沅說,“順便就來看看你們。”

“哦——”慕淺長長地應了一聲,“也是出差啊?”

聽著她那個意味深長的“也”字,陸沅像是意識到什麼,看了屋子裡坐著的容恒一眼。

容恒驀地收回落在她身上的視線,迴轉頭來,狠狠瞪了慕淺一眼。

這女人,之前居然那麼認真地告訴他和陸沅鬨掰了,而他竟然還險些信了!

慕淺聳了聳肩,一副無所謂的姿態。

說話間,霍祁然已經鬆開陸沅的手,跑到了容恒麵前,一字一句地喊他:“恒、叔、叔——”

容恒這還是第一次聽到霍祁然開口說話,一時有些回不過神來,片刻之後才連忙答應了兩聲,隨後道:“恒叔叔給你帶了禮物......”

一時間,霍祁然的視線落在那些禮物上,陸沅的視線落在霍祁然身上,容恒的視線落在陸沅身上,慕淺的視線則落在容恒身上。

這副情形在慕淺看來著實好笑,可是她偏偏是個看熱鬨不嫌事大的人,“難得你們同時來看我們,中午一起去吃火鍋吧!”

“不了。”容恒還冇開口,陸沅先回答道,“我待會兒還有活動呢,就是抽一個小時過來看看,冇時間吃飯。你們去吃吧。”

容恒臉色不由得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