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16章 放過自己

-

第416章放過自己

霍靳西垂眸看著程曼殊,眼睛裡罕見地出現了疲憊的神色。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麼?”霍靳西問。

“對不起......”程曼殊仍是道,“我知道你很疼他,我知道你很關心他......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他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也是你的孫子。”霍靳西緩緩道,“你的親孫子。”

這句話,卻彷彿突然刺痛了程曼殊。

她原本緊抓著霍靳西,這會兒不由得微微鬆開了手。

“他還那麼小,他什麼都不懂。”霍靳西說,“為什麼你忍心這麼傷害他,一次又一次?”

“你怪我?”程曼殊眼淚落下來,紅著眼眶開口,“我已經說了我不是故意的,你還是怪我?”

“他現在還躺在醫院裡。”霍靳西看著她,緩緩道,“身為一個父親,我連自己的孩子都保護不好,你說,我還能怎麼辦?”

程曼殊緩緩退開了兩步,眼淚還掛在眼角,人卻笑了起來。

“是啊......”她說,“我傷害了你的兒子,我罪該萬死......我對不起你們......我現在就還!我現在就償還給你們!”

她一邊說,一邊就在房間裡胡亂地翻找了起來。

“刀呢?我的刀呢?”她一麵找,一麵失去理智一般地胡言亂語,“我還給你們!我徹徹底底地還給你們!”

霍靳西靜靜看著她失去理智的行為,許久,才終於又一次開口:“究竟要怎麼樣,您才肯放過自己?”

聽到他這句話,程曼殊動作驀地僵住。

放過自己。

這幾個字,霍靳西從小到大,跟她說了無數次。

程曼殊從來聽不進耳,可是這一次,她彷彿忽然清楚地領悟了霍靳西所指。

“你真的是恨透了我,想讓我以死謝罪是不是?”程曼殊說,“你爸爸不要我,現在連你也不要我......好,好——”

程曼殊接連說了兩個“好”,忽然一轉頭就往牆上撞去!

霍靳西始終防備著,眼見她這個動作,迅速上前一把拉住了她。

程曼殊幾番掙紮,終於控製不住地哭出了聲。

“你們父子都折磨我,你們都隻會折磨我——”程曼殊一雙眼睛紅得可怕,“他隻想著那個女人!他一心隻想著那個女人!而你竟然跟那個女人的女兒結婚!連霍祁然都是她的兒子!是你們要逼瘋我!是你們——”

她聲嘶力竭地控訴,霍靳西靜靜地聽完,很久以後,才低低開口:“或許一直以來,都是我做錯了。”

......

最終,警方還是從霍家帶走了程曼殊。

林淑急得雙目通紅,一直拉著霍靳西,“你媽媽這個情況,怎麼能被警察帶走呢?她會崩潰的!”

霍靳西站在大廳門口,目光沉沉地看著那輛逐漸遠去的警車,始終一言不發。

聞訊而來的容恒跟那輛警車擦身而過,在霍靳西麵前停下了車,推門而下,滿臉凝重,“二哥,這到底怎麼回事?”

霍靳西似乎已經猜到他會來,靜了片刻,才又開口:“你到底也是內部人員,幫我看著一點,必須隨時隨地都要有人陪在我媽身邊。如果她發生一點意外,我一定追究到底。”

容恒聽了,不由得微微歎息了一聲。

這話遠不比霍靳西吩咐,霍家的地位在,程曼殊的身份在,警方無論如何都隻會更加謹慎妥帖地處理這件事。

隻是這事情發生在這樣的家庭,又這樣戲劇化,隻怕會引起一番不小的風波。

“靳西——”林淑依舊滿目但擔憂地看著霍靳西。

“您放心,這件事情,我會處理好。”霍靳西緩緩開口,“在此之前,我需要您幫我確認一下,是誰將祁然的身份透露給我媽的。”

林淑聞言,整個人驀地頓住。

......

短暫的碰頭之後,容恒又陪著霍靳西一起前往醫院。

路上,霍靳西接到齊遠打來的電話。

“霍先生,律師已經到了警局,權威心理學專家團隊也已經組建完成,正在前往警局的路上。”齊遠小心翼翼地開口,“夫人那邊,應該不用在警局待太久。”

霍靳西聽了,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道:“處理完了再通知我。”

容恒見狀,不由得道:“你想讓伯母接受強製治療?”

霍靳西轉頭看向窗外,緩緩道:“也許我早就應該走這一步。”

容恒聽了,低聲道:“這麼些年了,換個方法試試,也未嘗不可。雖然結局冇有人可以預估得到,可也許,一切都會好轉呢?”

霍靳西仍舊看著窗外,冇有回答。

容恒頓了頓,也不再多說什麼。

發生這樣的事,霍靳西做出這樣的決定已經足夠艱難,再多的寬慰對他而言都是多餘的。

好像容恒深知霍靳西內心一向強大,遠不至於被這樣的事情壓垮。

......

重新抵達醫院的時候,已經是下午。

霍靳西離開的時候,祁然的病房裡隻有慕淺一個人,而這會兒,霍老爺子、陸沅都在。

霍祁然已經醒了,正安靜地窩在慕淺懷中,陸沅和霍老爺子坐在旁邊,正想儘辦法地哄他笑。

陸沅手中的平板電腦播放著霍祁然平時最喜歡的節目,陸沅一麵為他調整節目內容,一麵解說吸引他的注意力,可是霍祁然始終不為所動。

直至霍靳西進門,霍祁然看見霍靳西之後,臉上的表情才所有波動。

“可算來了。”霍老爺子見到他和容恒,並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道,“祁然醒來見不到你,一直掛念著你呢。”

霍靳西看著霍祁然依舊蒼白的小臉蛋,緩步走到床邊,彎下腰來輕輕握住他的小手,“爸爸想趁你睡著去處理一些事情,所以暫時走開了一下,冇想到你這麼快就醒了......手還痛不痛?”

提到手,霍祁然身體微微瑟縮了一下,隨後才輕輕點了點頭。

他依舊很害怕,可是霍靳西和慕淺都在,似乎就是他安全感的來源——

霍祁然靠在慕淺懷中,另一隻手抓著霍靳西的手,久久不肯放開。

慕淺看了一眼霍祁然的動作,隨後便微微轉開了臉,冇有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