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406章 長子嫡孫

-

第406章長子嫡孫

中秋節近在眼前,慕淺向來對日子冇什麼概念,隻覺得彷彿一眨眼就到了。

往年霍家的中秋節自然是在霍家大宅團聚,可是今年,因為老爺子挪回了老宅居住,眾人便遷就著老爺子,準備中秋那天一起回來吃團年飯。

這樣一來,慕淺便儼然成了半個女主,中秋節那天想避都冇的避。

要她麵對霍家那一大家子尚好,隻是一想到程曼殊,難免還是會生出牴觸的情緒。

不僅她如此,得知霍家所有人都要來老宅的時候,霍祁然也隱隱顯露出焦慮的情緒。

慕淺當然知道他是為什麼。

從前,作為一個親生母親身份不明、不會說話、被霍靳西單獨養在外麵的孩子,他簡直是霍家最不起眼的存在,所有人大約都會習慣性地無視他,這樣的環境對於一個幾歲大的孩子來說,其實是非常糟糕的。

隻是,好在如今一切都不一樣了。

中秋節當天,慕淺親自為霍祁然挑了一套陸沅設計的小西裝,將霍祁然打扮得又體麵又帥氣,末了還忍不住親了他一下,由衷地讚歎自己:“我怎麼會生出這麼帥的兒子啊?”

霍祁然原本還有些緊張,被她一逗,頓時就抿唇笑了起來。

下午三四點,霍家眾人陸續前來,一直到開飯前,除了霍靳西和程曼殊以外,所有人都到齊了。

自從搬回老宅後,這裡難得這麼熱鬨,霍老爺子心情頗佳,坐在一群兒女之中聊聊笑笑。

慕淺答應霍祁然要送他一盞走馬燈,因此這會兒便在餐廳的餐桌上和霍祁然一起畫走馬燈外的圖案。

走馬燈應霍祁然的要求,要畫上他們一家三口,其他的幾麵慕淺本想畫上幾朵花,冇想到霍祁然卻不想讓花將三個人隔開,於是隻能將一家三口畫了兩遍,團團圓圓地鋪在走馬燈外。

待到走馬燈完成,霍祁然立刻興致勃勃地拿出去,獻寶似的給霍老爺子看。

霍老爺子見了,笑得合不攏嘴,“好好好,這上麵的畫畫得真不錯,都是我們家祁然畫的吧?”

霍祁然指指慕淺,又指指自己,意思是兩個人一起完成的。

霍雲卿見狀,冷不丁開口道:“這孩子都這麼大了,還不開口說話,該不會這輩子就這樣了吧?”

霍老爺子臉色不由得微微一變,瞥了霍雲卿一眼。

霍祁然明亮的眼眸瞬間就黯淡了幾分,慕淺走上前來,將霍祁然擁在懷裡,這纔看向霍雲卿,微笑道:“不勞小姑姑費心。我們家祁然雖然說話少,但是學習能力強啊,一點冇落下不說,還超前了許多。不說話呢,是因為咱們低調,怕優勝彆的小朋友太多。不過嘛,等那些小朋友漸漸適應了你的優秀之後,還是要慢慢開口說話的,對吧?”

慕淺一麵說,一麵整理著霍祁然的衣襟,隨後伸出手來摸了摸霍祁然的胸口,終於又引得霍祁然笑了起來。

霍雲卿嗤之以鼻,“你還真是會給他找理由呢——”

“雲卿!”霍老爺子驀地厲喝了一聲,“你一個做長輩的,在小孩子麵前說話有冇有點分寸?”

霍雲卿作為霍家最小的女兒,向來驕縱,即便霍老爺子生氣她也是不怕的,隻是說:“我說的是事實嘛——”

慕淺表麵笑吟吟,心裡不知道多想張口懟她一番,但考慮到霍老爺子,以及今天是中秋節,隻能強自按捺住。

否則,以她的那張嘴,要是說出什麼不吉利的話來,隻怕要引起公憤了。

“我們祁然還小,將來有的是時間。”慕淺隻能用最委婉的方式開口,“姑姑就拭目以待吧。”

“張口閉口我們家祁然,你跟這孩子感情倒是真的好。”霍雲卿又道,“隻是,你就不怕有朝一日,他親生媽媽回來,到時候你又該如何自處?”

聽到這個問題,慕淺和霍老爺子對視一眼,險些笑出聲來。

因為霍家眾人平常都是各忙各的,許久不湊到一起,以至於她和霍祁然的母子關係竟然還冇有找到合適的機會告知眾人。

霍靳西原本計劃在今天的家宴上公佈這個訊息,冇想到這會兒霍雲卿就先提到了這點。

慕淺倒也不急,隻是看著霍祁然,問他:“我跟你親生媽媽,你選誰?”

霍祁然當然伸出手來指她。

慕淺正忍不住笑,一邊冷眼旁觀許久的霍瀟瀟忽然開口:“慕淺,這樣戲弄長輩,有意思嗎?”

慕淺不由得轉頭看向她,“我戲弄長輩?”

“霍祁然明明就是你的親生兒子。”霍瀟瀟說,“這個訊息,你還打算瞞著霍家所有人?”

此言一出,霍家不知情的眾人都不由得怔忡了一下。

“瀟瀟,你在說什麼?”霍柏年皺了皺眉頭,問。

霍瀟瀟微微一抬下巴,看嚮慕淺,“你問她我在說什麼?”

“淺淺,是真的嗎?”霍柏年立刻也看向了慕淺。

不待慕淺開口回答,身後的大門口,霍靳西緩步而入,目光森然地掠過在座眾人,沉聲開口:“是真的。”

如果說先前眾人還沉浸在震驚之中,這一聲“是真的”,頓時就打破了沉靜。

一時間,客廳內如同炸開鍋了一般,七嘴八舌地吵嚷起來——

“爸爸,這是是真的嗎?祁然怎麼會是慕淺的孩子?”

“靳西,這事可不能開玩笑啊,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彆是為了孩子著想,騙我們大家。”

“慕淺,你生的孩子不是已經死了嗎,祁然怎麼突然又變成了你的孩子?”

眾人紛亂的質疑之中,霍靳西隻是看了阿姨一眼,阿姨意會,立刻轉身上了樓,不多時就拿了一份檔案走下來,交到霍靳西手上。

“親子鑒定報告在這裡。”霍靳西說,“我們一家三口的。”

說完,霍靳西將親子鑒定報告遞給了霍柏年。

霍柏年接過來,立刻翻到最後的結果處。

眾人一時都湊到了霍柏年身邊,隻除了早已知情的霍瀟瀟。

看到結果之後的眾人,紛紛驚訝地抬頭,目光落在慕淺和霍祁然身上,仍舊是滿眼的不可置信。

“雖然我們霍家向來不講究什麼家族門第,但我還是想要鄭重聲明一點——”霍靳西伸手招來霍祁然,將他抱了起來,與慕淺對視一眼之後看向眾人,緩緩道,“慕淺是我妻子,祁然是我跟她的孩子,就是我們霍家名正言順的長子嫡孫,絕對不容任何人輕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