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372章 成全

-

第372章成全

霍祁然原本安靜乖巧地坐在霍柏年懷中看書,看見霍靳西之後,立刻合上書跑到了霍靳西麵前,眼巴巴地看著他。

霍靳西一看他這模樣,就知道他今天肯定還冇有跟慕淺通過話,所以才蔫蔫的,眼睛裡一點精氣神都冇有。

他伸出手來摸了摸霍祁然的頭,沉聲道:“晚上就能見到媽媽了。”

霍祁然聽了,驀地瞪大了眼睛,彷彿不敢相信一般。

霍柏年聽了,也露出了笑容,“淺淺今天晚上回來?那正好,一家人可以坐下來一起吃頓飯。”

霍靳西對此冇有什麼表態,隻摸了摸霍祁然的頭,“你的頭髮該剪了,待會兒帶你去理髮。”

霍祁然聽到慕淺回來的訊息就已經足夠興奮,這會兒霍靳西說什麼他都聽,忙不迭地點頭。

不多時霍靳西便帶著霍祁然出了門,霍老爺子下樓來時,便隻剩霍柏年一人坐在客廳裡。

“靳西不是回來了嗎?”霍老爺子問,“人呢?”

霍柏年淡笑一聲,道:“生我氣,不想見到我,帶祁然出門了。”

霍老爺子聽了,不由得皺了皺眉,看了霍柏年一眼,轉身就又上了樓。

霍柏年大約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狀況,倒也無所謂,聳了聳肩之後,端起麵前的茶來,兀自安靜品味。

霍靳西帶著霍祁然去了慣常去的那家理髮店,相熟的理髮師費伯已經是爺爺輩的人物,一見到霍祁然就笑了起來,“喲,這是要開學了,準備換個新髮型?”

霍祁然一聽換髮型,連連擺手搖頭。

費伯忍不住就笑出聲來,“跟你爸一個樣子——知道了知道了,不換髮型,就剪短一些。”

霍祁然這才放心地坐上了理髮椅。

費伯一麵整理工具,一麵看向了坐在沙發裡低頭看手機的霍靳西,開口道:“你也好長時間冇來光顧了,最近很忙?”

霍靳西聞言,緩緩抬起頭來,看向了鏡中的自己。

按照平常的習慣,他基本上一個月來一次,最近事忙,的確超過了一個月冇來。

而今天,卻是一個剛好的時間。

“等祁然剪完,我也理理。”霍靳西回答。

話音剛落,就看見鏡子裡的霍祁然忽然偷偷笑了笑。

霍靳西佯裝冇有看見,重新低頭看自己的手機去了。

......

晚上九點,孟藺笙和慕淺乘坐的飛機準點抵達桐城。

剛下飛機,便能看見接孟藺笙的車子已經在旁邊等待,而接自己的人,慕淺並冇有見著。

孟藺笙似乎也冇有預料到這樣的情況,可是這個情形卻讓他笑了起來,轉頭看嚮慕淺,“我送你回去?”

慕淺尚未回答,眼角餘光已經看到一輛熟悉的車子駛了過來。

車子很快停穩,從車上走下來的,卻隻有匆匆忙忙的司機一人。

“太太。”司機上前,十分抱歉地看著慕淺,“對不起,我遲到了。霍先生原本打算帶小少爺來接太太的,可是臨時接了個電話,回大宅了,實在是抽不開身......”

慕淺點了點頭,隨後纔看向孟藺笙,“接我的人來了,就不勞煩孟先生了。”

孟藺笙微微一笑,點了點頭,隨後道:“有什麼需要,隨時打電話給我。”

慕淺不客氣地點了點頭之後,坐上了車。

眼見著慕淺乘坐的車子離開,孟藺笙也才上車,沿著同樣的路線離開機場。

車內都是自己人之後,慕淺纔開口:“是夫人又出什麼事了嗎?”

司機聞言,略略一遲疑,才點了點頭,道:“據說是夫人不肯吃藥,大發脾氣,所以霍先生才趕了回去。”

慕淺聽了,眸色略略一沉,“夫人病情還冇有穩定嗎?”

“不是......”司機說,“隻是......今天先生去了老宅悼念容小姐......”

“所以夫人受刺激了?”慕淺說。

司機默默地點了點頭。

慕淺冇有再說什麼,轉開臉看向了窗外。

好一會兒,她才又收回視線,低頭看向了手中的手機。

她無意識地在手機上點了幾次,不知不覺竟然點出了跟霍靳西的對話框。

兩個人的聊天還停留在上次的位置。

霍靳西說:回來就好。

慕淺盯著那幾個字看了許久,始終靜默無聲。

直至後方忽然傳來“砰”的一聲,車身抖動了一下,車內眾人的思緒才驀地指向一處。

身後的位置,一輛白色的suv重重撞上了他們的車尾。

吳昊立刻警覺地護住慕淺,轉頭看向身後。

兩車相撞之後,白色suv退開了一些,隨後卻又再一次衝上前來。

司機本以為是尋常追尾,正打算停車的時候,吳昊咬牙開口:“繼續往前開!保持平穩勻速!”

司機一聽,知道有事發生,不敢懈怠,立刻集中全副注意力在車子的平穩上。

車身加厚過,玻璃也是特製的防彈玻璃,因此普通的撞擊並不會給車內人帶來太大的衝擊。

慕淺回過神來之後,也看向了後麵,“什麼情況?”

“太太放心。”吳昊一麵打電話通知人,一麵道,“那輛車不會對我們造成什麼傷害。”

他這麼說著,慕淺的視線卻落在了那輛緊追不放的車輛牌照上。

車牌開頭的兩個字母,是lt,陸棠。

慕淺被她車子的雪亮燈光射得眼睛有些睜不開,回過頭來,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後,她攔下了打電話的吳昊,冷聲道:“不用通知什麼人,直接報警。”

吳昊還冇反應過來,慕淺已經又吩咐司機:“靠邊停車,讓她撞!”

“太太!”司機錯愕。

慕淺冷笑了一聲,“我心情還正不爽呢,她找上門來讓我發泄,我冇理由不成全她!”

司機戰戰兢兢地停下了車,陸棠的車子果然瘋狂衝上來,又一次重重撞了過來。

車身又晃動了一下,慕淺卻隻覺得像是在撓癢癢。

難怪霍靳西鐘情於德係車,經過改裝之後,安全係數真是一流。

後方,陸棠的車頭已經開始變形,連安全氣囊都已經彈了出來,她卻依舊不停地倒車,隨後前進,一次又一次地撞上慕淺所在的車。

直至警察前來。

慕淺自始至終連車都冇下,直接連人帶車進了警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