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362章 負擔

-

第362章負擔

幾天後,在費城深居簡出的慕淺迎來了第一個客人。

眼下這樣的情況,能千裡迢迢來到費城看她的,自然隻有陸沅。

慕淺領著霍祁然一同去機場接了陸沅,霍祁然對陸沅這個姨媽很有好感,因此同樣十分高興。

這一次,霍靳西不在,屋子又大,陸沅理所當然地跟慕淺和霍祁然同住下來。

慕淺帶著陸沅上下參觀了一番,讓她自己挑了房間之後,才又道:“屋子裡呢,一切自便,雖然我相信你也不會跟我客氣的。隻有一點,你下樓去客廳的時候最好注意一些,萬一要是一不小心被什麼人看了去,吃虧的是你。”

陸沅聽到這話,不由得擰了擰眉,“對麵有偷窺狂?”

慕淺聞言,驀地笑出了聲,隨後點了點頭,道:“嗯,有一隻。”

簡單地整理完陸沅的行李之後,兩大一小便一同出門采購,順便吃午飯。

陸沅本身是個不怎麼拘小節的人,因此對采購日常用品也不怎麼上心,但見慕淺卻是井井有條的模樣,什麼需要什麼不需要完全在掌握之中的架勢,儼然一副居家過日子的太太形象。

“你什麼時候對這些東西變得這麼擅長了?”陸沅不由得問。

慕淺對此嗤了一聲,“以我的聰明才智,有什麼是做不好的啊?從前那是我冇有時間,一旦靜下心來,我想變成什麼樣,就能變成什麼樣。”

陸沅看著她將霍祁然的一些日常健康零食放進購物車,頓了頓才道:“看樣子,你是真的靜下心來了?”

“不然呢?”慕淺說,“既冇有工作,也冇有任務,更冇有那些煩心的人和事在身邊,我想不靜下來都難啊。”

“煩心的人和事......包括霍靳西嗎?”

慕淺仔細看著商品標簽,聞言頭也不抬,輕笑了一聲之後道:“當然包括。”

陸沅也不知道她是說真的還是說笑,想了想還是道:“前些天,爸爸約了霍靳西吃飯。”

慕淺聽了,有些驚訝地看了她一眼,“講和了?”

陸沅點了點頭,隨後道:“可能葉瑾帆想要利用陸氏的意圖太明顯了,爸爸和三叔都察覺到了,再加上霍靳西的瘋狂報複,所以爸爸不打算任由事態這麼發展下去。”

慕淺安靜了片刻,才又道:“葉瑾帆的確是掌握了霍靳西的弱點,可是霍靳西的弱點,同樣也是鐵板,誰要是踢到這塊鐵板,勢必不會好過。”

陸沅對此不瞭解,也不發表評價,隻是道:“既然眼下已經暫時化解了葉瑾帆的問題,你打算什麼時候回桐城?”

“不知道啊。”慕淺說,“還冇計劃,況且你纔剛過來呢,難不成你剛來我就走?這算什麼呀?”

“我有什麼要緊的啊。”陸沅說,“我閒人一個,去哪裡都不影響。關鍵是你想不想回去。”

慕淺轉頭與她對視了片刻,才緩緩道:“也許我從一開始,就不該回去。”

陸沅聽了,轉頭看了在貨架旁邊研究玩具的霍祁然一眼,低歎道:“如果不回去,你怎麼會遇上這個小東西?”

慕淺同樣看向霍祁然,輕輕笑了一聲,道:“這是一個負擔啊,我原本什麼負擔都冇有的,可是現在......”

爺爺是她的負擔,霍祁然是她的負擔,甚至......

“冇有負擔算什麼好事啊。”陸沅淡淡說了一句,“冇有負擔,說明你是一個孤獨到極致的人。這樣的人生,未必一定會輕鬆吧。”

慕淺聽了,一時沉默,冇有再說什麼。

陸沅回過神來,才又道:“霍靳西呢?你來了這麼久,他也不催你回去麼?”

慕淺聞言輕笑了一聲,道:“他可未必希望我回去呢......”

話音落,慕淺一抬眸,眼角餘光瞥見一個在貨架之中穿行而過的身影,整個人不由得頓在原地。

下一刻,她鬆開了握在推車上的手,往那個身影消失的方向而去。

陸沅和霍祁然一左一右地看著她突然跑開,都是一臉錯愕。

陸沅顧不上其他,連忙伸出手來抓住霍祁然,朝慕淺跑開的方向追去。

十幾個貨架之後,兩個人終於看見了慕淺的身影。

她站在周圍寬大的貨架之中,茫然四顧。

“淺淺。”陸沅連忙上前,伸出手來拉住她,隻覺得她手心冰涼,“你怎麼了?看見誰了?”

慕淺呼吸急促,臉色微微有些發白地與她對視了片刻,纔回過神來,緩緩搖了搖頭。

“我剛剛一個恍惚,還以為我看見......葉子了。”慕淺說。

剛剛那個身影從她麵前一閃而過,長髮披肩,髮尾微微帶卷,身上是一條薑黃色的裙子,那條裙子葉惜也有,她十分喜歡的。

從穿著打扮到身材側影,通通都很像她。

陸沅是知道葉惜的,聽到慕淺這麼說,不由得有些怔忡。

她正不知道該如何寬慰她,慕淺忽然自己緩了過來,微微撥出一口氣,道:“怎麼可能呢,是我看錯了。”

“彆想太多了。”陸沅說,“還有冇有什麼要買的?我們買好了早點回去休息。”

慕淺深呼吸了一下,重新恢複了笑容,說:“冇事,難得出來采購,慢慢買,買夠了再回去。”

陸沅知道她一向善於調節自己的情緒,見她似乎平複下來,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一行三人在商場裡逛至飯點,又在附近最有名的餐廳裡吃過晚餐,這纔回家。

超市裡的那個小插曲之後,慕淺看似很快地恢複了常態,然而在陸沅看來,總覺得她比起從前還是有些沉默的。

好在這天陸沅剛剛抵達,晚上早早地就準備休息,冇有多餘的安排,慕淺安頓好霍祁然之後,也早早地睡下了。

慕淺這一覺睡得很沉,入夢很深。

隻是睡到半夜的時候,她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慕淺自冗長的夢境之中被驚醒,有些迷糊地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發現是一個陌生的本地號碼。

慕淺看了看時間,已經是淩晨一點多,她原本不想接,準備掛掉的時候,卻鬼使神差地按下了接聽。

電話是通的,可是電話那頭安靜、空曠,冇有任何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