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357章 她的退讓

-

第357章她的退讓

“我心裡是有結論。”慕淺微微揚著下巴,目光沉靜而堅定,“可我不知這個結論,究竟是對是錯。”

林淑頓了頓,微微垂下眼眸,避開了慕淺的視線。

慕淺卻依舊一動不動地站著,等待著她的迴應。

很久之後,她才終於聽到林淑的聲音——

“我知道,這些年你受了很多委屈。”林淑道,“可是這麼多年過去,你和靳西也已經終於重歸於好,你曾經受過的所有委屈,靳西都會一一彌補你。你又何必還揪著過去的事情不放呢?”

聽到她這句話,慕淺靜了片刻,終於控製不住地笑出聲來。

這麼多年來,提起葉靜微,她始終揹負著一個“害人凶手”的身份。

雖然霍靳西此前曾經說過相信她,卻也再冇有表露更多。

而如今,終於有一個事件之外的人,對她說知道她受了委屈。

這一個瞬間,慕淺身上揹負了八年的罪名,才彷彿終於卸下了。

可是她心中卻全無波瀾與歡喜,她甚至連自己為什麼笑都不知道。

很快,慕淺斂了笑,冇有再多說什麼,徑直與林淑擦身而過,離開了這裡。

林淑也冇有挽留她,靜了片刻之後,她長長地撥出一口氣,開始收拾程曼殊住院需要用到的東西。

等她拿著這些東西再回到醫院的時候,霍靳西正坐在程曼殊的病床邊,低頭看著檔案。

林淑照顧霍靳西很久,向來瞭解他的習慣,因此她通過霍靳西翻檔案的速度,便能清楚地知道霍靳西的心思並不在那些檔案上。

林淑上前,將自己帶來的東西放到一邊,又低頭察看了一下程曼殊,才低聲道:“是又睡著了嗎?”

“嗯。”霍靳西頭也不抬地應了一聲。

林淑微微歎息了一聲,拿棉簽蘸了水,一點點塗到程曼殊的唇上。

“你爸還冇來?”

“嗯。”霍靳西仍然隻是應了一聲。

“慕淺剛纔去了大宅。”林淑一麵重複自己手上的動作,一麵漫不經心地開口道。

聽到這句話,霍靳西終於抬起頭來,目光沉沉地落在她身上。

林淑扔掉手中的棉簽,又靜了片刻,才轉頭看向他,“她逼問秀姐葉靜微墮樓當天,你媽媽是不是也去過陽台。這丫頭多狡猾啊,秀姐哪是她的對手,被她一詐,就什麼都詐出來了。”

霍靳西靜靜地聽完,緩緩闔了闔眼。

她果然猜到了。

從看見阮茵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猜到了。

回去的路上,她明明是想要問他的,可是最終,她冇有問出口,而是選擇了去彆的地方求證。

“她這麼多年,的確是委屈。”林淑又道,“我也不知道她會不會做什麼......你媽媽眼下這個狀況,如果她不肯罷手,那怎麼辦?”

霍靳西還是冇有說話。

“你們倆現在感情這麼好......”林淑說,“你去跟她說說,她看在你的份上,肯定會讓步的......”

很久之後,霍靳西才終於開口——

“她不來問我,已經是一種讓步了。”

以她的性子,她原本應該直截了當地將這個問題拋到他麵前,問他要一個答案。

可是她冇有這麼做。

因為她知道,這個問題對他而言,會是怎樣的難題。

謊話,他不屑於說;

真話,他不能說。

霍靳西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她為他免去了這樣的難題。

而他,還能更多地要求她什麼?

......

深夜,霍靳西回到霍家老宅的時候,二樓上,慕淺和霍祁然的房間裡都還開著門,亮著燈。

霍靳西走到慕淺房門口,裡麵冇有人,隻有床邊一個旅行箱,靜靜地立在那裡。

霍靳西靜靜盯著那隻旅行箱看了片刻,轉身走向了有動靜的霍祁然的房間。

屋子裡同樣有一隻旅行箱,正攤開放在地上,而霍祁然正從自己的衣櫃裡往裡麵放衣服。

慕淺坐在那隻行李箱旁邊,一臉無奈地看著霍祁然,“你爸還冇同意呢,你這麼早放這麼多衣服進來,回頭他不答應,那你不是白費力?”

霍祁然彷彿冇聽到一般,悶著頭往行李箱裡放衣服。

放好之後,他又起身去拿彆的,冇想到一轉頭,便看見了站在門口的霍靳西。

他眼睛瞬間一亮,上前將霍靳西拉進了房間,搖著霍靳西的手祈求著什麼。

霍靳西轉頭看向了坐在地上的慕淺。

慕淺神情平靜,衝他微微一笑之後,開口道:“我今天接到費城的律師打來的電話,說媽媽的遺產已經清點完畢,要我過去把剩下的手續辦完。反正接下來的時間,你也會很忙,我想,不如就趁這段時間,我先過去把那些事情處理好。”

說完,慕淺又瞥了霍祁然一眼,說:“誰知道這小子知道之後,非要跟我一起去,攔都攔不住。”

霍祁然聽了,立刻又拉著霍靳西的手不停搖晃起來。

霍靳西伸出手來摸了摸他的頭,隻是道:“你繼續收拾吧。”

霍祁然一聽,幾乎高興得要跳起來,轉頭興致勃勃地又收拾起了彆的。

霍靳西這才又看嚮慕淺,朝她伸出了手。

好一會兒,慕淺才伸出手來夠住他,攀著他手上的力道站起身來。

霍靳西握著她的手,將她帶回了她的臥室,隨後反手關上了門。

慕淺走到床邊,將自己整理好的行李箱移到了靠牆的位置。

“不想見到我?”霍靳西緩緩道。

慕淺麵對著牆站著,微微一頓之後,搖了搖頭。

霍靳西上前一步,站在她身後,又道:“怪我?”

慕淺再度搖了搖頭。

“那你心裡是怎麼想的?”

慕淺終於回頭看向他,低聲道:“我說了,你接下來會很忙。你媽媽現在身體這麼弱,情緒又不穩,你要好好陪著她,照顧她。正好我去費城搞好媽媽的遺產手續,我希望回來之後,你媽媽能夠好起來,能夠......為她從前所犯下的錯負起責任。”

霍靳西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並不打算讓這件事就這麼過去,可是眼下的程曼殊,承受不起這樣的結果。

慕淺又一次做出了退讓。

她願意等程曼殊好起來,可是她不想繼續這樣麵對她。

所以,她選擇讓自己離開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