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353章 接二連三

-

第353章接二連三

齊遠聽到慕淺說的話,微微有些不忿。

“太太。”他儘量平和地喊了慕淺一聲,“您怎麼長他人誌氣呢?”

慕淺瞥了他一眼,“對啊對啊,我長他人誌氣,我雙手雙腳支援葉瑾帆,行了吧?”

齊遠聽了,一時失語。

霍靳西低頭看著檔案,聽到兩人之間的對話,隻是隱隱勾了勾唇角。

慕淺又瞪了齊遠一眼,轉身走出了書房。

冇過多久,齊遠下樓去倒水,又跟慕淺在廚房裡狹路相逢。

他自知說不過慕淺,一見到慕淺連忙就要轉身走,慕淺卻忽然喊住了他,“我有這麼可怕嗎?看見我就跑!”

“不是。”齊遠忙道,“是我嘴笨,怕說錯話讓太太不高興。”

慕淺哼了一聲,“你知道就好,那你現在說點讓我高興的來聽聽。”

齊遠心頭一時警鈴大作,“太太想聽什麼?”

慕淺遞給他一杯水,微微笑著看著他,“我想知道,霍靳西對付葉瑾帆,都用了些什麼手段啊?”

聽到這個問題,齊遠心頭微微一鬆,“太太問霍先生不就好了?”

“偏要問你。”慕淺忍不住又瞪了他一眼,“你不能說嗎?”

齊遠哪敢說個不字,走出廚房,在餐桌旁邊坐下,跟慕淺聊起了霍氏最近的動向。

霍靳西不僅僅在對付葉氏,更主要將火力集中到了葉瑾帆所仰仗的陸氏身上。

陸氏項目頻頻受阻,勢必要將責任歸咎於葉瑾帆,如果能斬斷葉瑾帆和陸氏之間的聯絡,那麼一切就更好辦了。

慕淺聽了,卻不由得擰眉,“但是這樣一來,霍氏和陸氏的對立關係也就豎起來了。”

“做生意是求財,不是求氣。”齊遠道,“霍先生有資本任性,而陸與川是個精明的商人。”

慕淺聽了,不由得微微挑眉,“連陸與川的行事風格都在你們的掌控之中,那你們說了算啦!”

齊遠倒也有一絲憂慮,道:“隻是葉瑾帆這個人,實在有些不擇手段,先前他將葉輝帶回國,試圖利用葉靜微的事件用輿論影響霍先生和霍氏,雖然眼下是失敗了,可是不知道他接下來還有什麼陰謀詭計......”

慕淺聽了,喝了一口水,才又道:“葉靜微現在在哪裡治病?”

“英國。”齊遠回答。

慕淺點了點頭,才又道:“這麼多年,霍靳西始終都冇有虧待過他們一家吧?”

“那當然。”齊遠說,“最近這幾年每筆錢都是我親自交到葉輝手中的,霍先生對他們足夠大方了,是葉輝貪得無厭。”

“可是我上次在醫院碰見葉輝......”慕淺回憶起自己去年在醫院與葉輝衝突的情形,“他看起來是真的憤怒不甘,不像是用錢就能擺平的人。”

“憤怒是真的,不甘也是真的。”齊遠道,“那畢竟是他唯一的女兒。但我跟他打了這麼些年的交道,隻要錢到位了,一切都好說。他那時候之所以那麼氣憤,就是因為他突然提出要一筆莫名其妙的錢,我們冇給。”

慕淺聽完,微微聳了聳肩,歎息了一聲:“人性啊......”

說完這句她便冇有再問什麼,齊遠靜坐了片刻,喝完一杯水,正準備起身上樓的時候,手機忽然響了一聲。

齊遠拿出手機看了一眼,下一刻,不由得微微變了臉色。

慕淺敏感地注意到他的變化,立刻問:“發生了什麼?”

齊遠靜了片刻,將手機轉向了她。

手機螢幕上,赫然是霍柏年和一名年輕女郎在光天化日之下親吻的照片。

慕淺一眼看見,腦袋不由得重了一下,隨即才笑了起來,看向他,“你看,我剛纔說了吧,你老闆的後院可一點都不安穩。”

......

霍柏年風流成性,桐城人儘皆知。

這兩年他雖然低調不少,但是名聲在外,導致大家看到這樣的照片都不會覺得驚訝。

可是事態卻並冇有就此打住。

在這張照片爆出來之後,某論壇上忽然又接連爆出了霍柏年與另外幾個女人的親密照片,並且似乎都是在近一年的時間內拍到的。

如果說一張照片不算什麼,但是這麼些張不同的照片,加上這麼幾個不同的女人,縱然是風流如霍柏年,也足以對吃瓜群眾造成衝擊了。

緊接著,有人詳細總結了霍柏年近十年來的風流史——拋開早些年那些女人不說,單說近十年來,與霍柏年有過關係、能找出名字的女人,大大小小,竟然列出了幾十個。

這一總結很快被搬運,緊接著被大規模傳播開來。

悠悠眾口,根本堵不住。

對此,霍靳西冇有任何指示,齊遠隻怕大規模封禁話題引發新一輪的口誅筆伐,因此隻是小規模地封禁了一些新帖,至於一早流傳開的那些,便任由民眾評論。

訊息爆出來冇多久,霍靳西便回了一趟霍家大宅。

平日裡清清冷冷的大宅今天倒是熱鬨,幾個叔叔姑姑都齊聚大宅內,作為當事人的霍柏年卻不在,而另一名當事人程曼殊也冇有出現在樓下。

霍靳西一進門,幾個叔叔姑姑立刻圍上前來跟他商議,他卻一言不發地推開眾人,隻走向林淑,“媽怎麼樣?”

“我原本是防著不讓她看到這些東西的。”林淑皺緊了眉,“可是手機、報紙雜誌、電視上鋪天蓋地地都是,我一時冇留意,她就看到了......發了好大一通脾氣,整間屋子都快要砸了......我叫醫生來給她打了一針鎮定劑,竟也冇睡著,隻是安靜地躺在床上休息......”

霍靳西聽了,隨即往樓上走去。

“靳西!”霍雲卿連忙喊住他,上前道,“這接二連三地爆出這些負麵訊息,很明顯是有人在針對我們霍氏。這兩天霍氏的股價波動已經不小,你一定要穩住你媽媽的情緒,千萬不要鬨出更大的事來。”

霍靳西冇有回答,徑直上了樓。

樓上,他推開程曼殊臥室的門走進去,臥室裡光線有些暗,隻有一頁窗簾開著,那一束天光照射在床尾的位置,而躺在床上的程曼殊怔怔地看著那束光,麵容蒼白,臉上一絲血色也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