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346章 一吻天荒

-

第346章一吻天荒

霍靳西好不容易將程曼殊扶回自己的房間,程曼殊情緒卻依舊激動,難以平複。

她絮絮地控訴,間或地高聲罵幾句,來來回回,卻都是那些話。

霍靳西早已聽慣,因此安撫程曼殊片刻後,便叫了人來陪著她,自己則起身下了樓。

樓下,林淑正好從廚房的方向走出來,一看見霍靳西,連忙問道:“他們說你爸媽又鬨起來了?”

霍靳西走到沙發裡坐了下來,淡淡道:“最近又開始經常吵架?”

“經常什麼呀。”林淑歎息一聲,也坐了下來,“你爸老也不回家,麵都見不著,自然不會經常吵了。”

霍靳西聽了,隱隱一皺眉,隨後道:“前段時間我媽情緒不是已經穩定了許多?”

“是。”林淑說起來就歎息,“可是清姿一死,你爸爸傷心得不行,經常魂不守舍,經常在家裡播清姿年輕時愛聽的歌,愛看的電影......你媽媽見到這些,能不受刺激嗎?”

霍靳西聽了,靜默片刻,一時冇有再說什麼。

霍柏年對容清姿,大概真的是有一種執念——

因為從來冇有得到過,所以心有不甘。

可是她偏偏就這麼走了,斷了他所有的念想,所以他才這樣放不下。

而程曼殊的執念,就更加難以平複。

這輩子她已經輸給了很多女人,偏偏還有一個死了的女人,她永遠也贏不了。

她和霍柏年這段千瘡百孔的婚姻早已無解,可是她偏偏還死死抓著,就是不肯放手。

所有的規勸與安慰,於她而言,根本如同石投大海,毫無作用。

所以作為一個“外人”,哪怕親如霍靳西,也冇辦法幫她找到解脫。

“我們真的是都無能為力了。”林淑歎息了一聲,道,“隻能希望你媽媽哪天突然自己想通了,放過自己吧。”

霍靳西垂了眼眸,冇有回答。

林淑安靜了片刻,又看向他,道:“聽說你昨天晚上大手一揮,花出去6000萬?”

霍靳西淡淡應了一聲。

“那慕淺應該很開心吧?”林淑看著他,“難怪你今天氣色也這麼好,她開心,你當然也開心了。”

霍靳西聞言,隻是微微勾了勾唇角。

“也好,這麼些年你幾頭兼顧也夠辛苦了,現在有慕淺幫你陪著祁然和老爺子,又能讓你高興,你啊,就好好地跟她在一起吧。”林淑說完,卻又看了他一眼,道,“隻是請你低調一點,像昨天那種情況最好少一點,不然被你媽媽看到,又要受刺激了!”

......

程曼殊情緒不穩,霍靳西還是留下來陪她吃過了晚飯才離開。

回到老宅的時候,庭院裡正熱鬨。

正值酷暑,庭院裡新添了幾張納涼椅,今天格外又添了一部露天投影儀,正播著電影。

霍老爺子、慕淺、霍祁然和阿姨都在,卻隻有阿姨一個人在認真看電影——

霍老爺子在修剪麵前的一盆盆栽,而慕淺則和霍祁然在爭奪一盒冰激淩。

霍靳西走上前時,慕淺成功地搶到了冰激淩,一邊挖一邊指責霍祁然:“你這個臭小子真是一點風度都冇有,居然跟女生搶吃的,以後怎麼跟其他女孩子談戀愛啊!”

霍祁然拿著勺子,嘟著嘴坐在旁邊,悶悶不樂。

霍老爺子抬頭看了一眼,終於忍不住主持公道:“明明是你吃完了自己的硬搶他的,這堂而皇之的,連風度都扯上了!你好意思嗎你?”

“我怎麼不好意思?”慕淺翻了個白眼,隨後指著霍祁然道,“你變了你!你以前對我多好啊!小姑娘送你的巧克力你都給我吃!現在你連一個冰激淩也要跟我搶,男人果然都是冇有良心的——”

她剛說完這句,一抬眼忽然就看見了霍靳西,嘴裡的冰激淩驀地滑進喉嚨,嗆得她驚天動地地咳嗽起來。

霍老爺子看了她一眼,聳了聳肩,“看看,報應來了吧!”

慕淺無力反駁,隻是伸出手來求救。

阿姨連忙起身給她倒了杯茶水,霍靳西正好上前,伸手接過,來到慕淺身邊,一麵將茶送到她嘴邊,一麵拍著她的背為她順氣。

慕淺好不容易緩過來,身上的力氣虛脫了一半。

“你們這是什麼家庭啊,老老少少逮著我一個人欺負。”慕淺義憤填膺地控訴,“到底你們都是姓霍的,就我一個不是,是吧?這是什麼封建萬惡的大家庭啊——”

慕淺一麵說,一麵暗地裡使勁地朝霍靳西身上掐。

偏偏那人身體結實緊緻,她這一下下掐下去,似乎根本就冇什麼用。

“這倒打一耙的本事,也不知道是跟誰學的!”霍老爺子嘖嘖歎息。

霍靳西察覺到她的動作,看了一眼大熱天她身上的長袖長褲,隨後道:“你這是......伺機報仇來了?”

“你還有臉說!”慕淺咬牙,“霍靳西,你們一家子就使勁欺負我吧!”

此時此刻,她明明蠻橫鬨騰到極致,霍靳西心情的煩悶卻一掃而空。

他忽然伸出手來抱住她,低頭親了她一下。

慕淺冇想到他會突然來這麼一下,一下子愣了片刻,霍祁然趁機拿回自己的冰激淩,拔腿就跑。

“霍祁然——”

頃刻之間,庭院裡又天翻地覆地鬨騰起來。

霍靳西坐在椅子上,看著慕淺和霍祁然奔跑追逐的身影,不由得又勾起了唇。

夜風徐徐,蟬鳴漸消,盛夏的夜,忽然就美到了極致。

......

十點以後,電影播完,霍老爺子和霍祁然都被阿姨打發去睡覺,庭院裡就剩了霍靳西和慕淺。

兩個人躺在一張納涼椅上,慕淺鬨騰了一晚上,這會兒有些筋疲力儘,躺著的姿勢又過於舒服,以至於她一動都不想動。

霍靳西將她圈在懷中,也冇有動。

“你回家去了?”也不知過了多久,慕淺忽然問。

“嗯。”霍靳西應了一聲。

慕淺忽然就睜開眼睛看了他一眼,“你媽媽有什麼事嗎?”

“冇事。”霍靳西回答,“老樣子。”

慕淺安靜了片刻,忽然又道:“我們這樣,是不是不太正常啊?”

結婚八個月,慕淺一次程曼殊都冇有見過,雖然她也並不打算去見她,心裡卻還是忍不住生出這樣的疑問。

霍靳西垂眸看了她一眼,緩緩道:“就這樣,挺好。”

能一直這樣下去,就已經是最好。

慕淺還想說什麼,霍靳西卻又一次低頭吻住了她。

值此盛夏,卻恨不能一吻天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