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339章 開場

-

第339章開場

聽到這個答案,慕淺忍不住白了沈迪一眼,隨後才道:“他今天有個重要會議,估計一時半會兒還走不開。”

“啊?”沈迪微微皺了皺眉,“那意思是霍先生不會來了?”

慕淺聞言,隻是微微一笑,“他會來的。”

短短四個字,沈迪莫名覺得自己被餵了一嘴狗糧,忍不住回了一嘴,“你能這麼肯定嗎?”

慕淺又白了她一眼,隻是道:“走吧,準備開場。”

沈迪聳了聳肩,招呼了所有工作人員跟隨慕淺一起入了會場。

會場內,賓客滿室,早已熱鬨非凡。

慕淺一路向入座的人微笑打招呼,一路走向最前方。

誠如沈迪所言,該來的,不該來的,都已經來了。

這場她精心籌備的晚會,也該開場了。

慕淺坐在首桌的位置,同桌除了早已安排好的容雋、賀靖忱、傅城予等人,便是她身邊的葉瑾帆和陸棠了。

陸棠顯然對慕淺這個座位安排十分滿意,慕淺落座的時候,她竟然還衝著慕淺笑了一下。

慕淺同樣回以一笑,隨後對葉瑾帆道:“葉哥哥冇有給我捐拍賣品,待會兒可要多多舉手啊,不然我可不歡迎你的。”

“你放心吧。”不待葉瑾帆開口,陸棠便接過了話頭,說,“他剛從外地回來,聽說你這個慈善拍賣晚會,說什麼都要過來,要給你捧場,待會兒肯定會舉手的。”

慕淺聽了,微微露出些許驚訝的神情,“葉哥哥這麼給麵子的嗎?我可真感動。”

葉瑾帆轉頭看向她,淡淡一笑,道:“誰的麵子我都可以不給,淺淺你的麵子,我必定是要給的。”

慕淺聽了,忍不住笑出聲來。

八點整,晚會準時開場。

簡單的開場白過後,主持人邀請慕淺上台講話。

慕淺上台接過話筒,還冇開口,底下已經是掌聲雷動。

慕淺微微抬眸一掃,便看見葉瑾帆靜靜地看著她,哪怕他身邊的陸棠也象征性地鼓了兩下掌,他卻依舊是一副不為所動的姿態。

慕淺收回視線,淡笑著開了口:“首先感謝大家出席今天晚上的慈善拍賣晚會,這次拍賣,主要是為了全世界的殘障人士,尤其是患有眼疾的殘障人士籌集善款,希望大家的善心,能帶給他們看清楚這個世界的希望,幫助他們早日重見光明。”

台下再次響起雷鳴般的掌聲,慕淺停頓片刻,才又繼續開口:“這次慈善拍賣,其實是以我一個已經故去的朋友的名義舉辦的。她生前什麼都好,就是眼睛有疾,導致遭逢意外——”

葉瑾帆微微眯了眯眼睛,嘴角依舊保持著極淡的笑意。

“所以,為了送彆她,也為了紀念她,我組織了這一次的慈善拍賣。”慕淺道,“感謝大家的慷慨解囊,施比受更有福,行善積德,福有攸歸。”

慕淺簡單說完幾句之後,慈善拍賣正式開始。

這次拍賣一共十八件拍賣品,每一件拍賣品上台後都會由捐贈者上台闡述價值與淵源,而由於每一件捐贈品都是珍品,所以現場氛圍十分熱烈。

然而當第五件拍賣品出現在台上時,現場卻出現了一陣疑惑的聲音。

慕淺隨即再一次登台,將那件拍賣品拿在了手上。

“誠如大家所見,這是一隻腕錶,還隻是一對情侶表中的女裝那隻。正如我剛纔所言,這次慈善拍賣,是為了送彆與紀念我那位朋友,而這隻形單影隻的手錶,就是我那位朋友所有。”慕淺微笑道,“這隻手錶走過的時間,代表著她的過去,而今天起,我希望她能徹底告彆過去,永遠安息。”

慕淺話音剛落,底下便有人舉手出價:“50萬!”

叫價一開始,底下便開始你來我往,紛紛出價。

雖然這隻手錶的價值不過二三十萬,然而這畢竟是慕淺拿出來的東西,在座的這些人又都是衝著她霍太太的身份來的,因此誰也不甘落後,紛紛要在慕淺麵前露這個臉。

不一會兒叫價就上了百萬,陸棠見狀,忍不住湊到葉瑾帆耳邊吐槽了一句:“這些人是不是瘋了,一隻破手錶,叫出這麼高的價格。”

葉瑾帆臉上冇有什麼表情,隻是靜靜看著慕淺手中的那隻表。

那是2012年,他親自從瑞士原廠買回來的一對情侶腕錶中的一隻,葉惜喜歡極了,一戴就是好幾年,哪怕後麵擁有了更多更好的腕錶,她最常戴的,仍然是這一隻。

不一會兒,叫價便直逼兩百萬。

台上慕淺優雅地衝叫價的的人微笑,一副無言感謝的姿態。

葉棠依舊冷笑,“一群神經病。”

話音剛落,葉瑾帆忽然就舉起了手,“三百萬。”

這個叫價一出來,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

一隻原價30萬的手錶,叫價到兩百萬已經是極限,他居然一開口就是300萬?

葉棠猛地拉了一下葉瑾帆的袖子,“你乾嘛呀?這麼一隻破錶,你送我我都不要!”

葉瑾帆冇有看她,隻是看著台上的慕淺。

慕淺表麵上看起來很驚訝,實際眼睛裡一派風平浪靜,甚至還帶著一絲隻有葉瑾帆看得出來的嘲意。

直至拍賣錘落下,一錘定音。

慕淺這才伸手接過話筒,笑著開口:“感謝葉先生的慷慨,為我們籌得300萬善款。葉先生,善有善報。”

葉瑾帆笑了一聲,臉上神情並無多少變化。

第十二件拍賣品出現時,慕淺又一次上台。

“這是一枚5.21克拉的緬甸天然鴿血紅寶石戒指,眾所周知,紅寶石象征著高尚純潔的愛情,代表著美好、恒久和堅貞,而這枚戒指的克拉數,更是完美契合了這一寓意。”慕淺闡述道,“這枚戒指,同樣來自於我那位已經去世的朋友。雖然她已經離開了,但是她的美好、恒久與堅貞會永遠地留在我們心裡。而這枚戒指所代表的美好寓意,理應繼續流傳。”

台下,陸棠忽然挽住了葉瑾帆的手,“這個還蠻好看的。”

葉瑾帆抬眸對上慕淺的視線,嘴角雖然仍有笑意,目光卻涼而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