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314章 完美推論

-

第314章完美推論

聽著她故作輕鬆的語氣,霍靳西冇有回答,隻是抬起手來,輕輕撫過她的臉頰。

她不止語氣輕鬆,臉上的神情也輕鬆,察覺到他的動作時,她還微微笑了起來。

其實彼此心裡都清楚,他們都不約而同地去查了盛琳,就已經代表了他們心中的猜測。

縱使荒謬,可是目前看來,這卻是他們能得出的唯一推論。

“你不說?”慕淺微微偏了頭看著他,“那我先說了?”

她一邊說,一邊試圖站起身來,然而霍靳西卻勾住了她的腰身,不讓她起身。

不知道為什麼,開口講述自己的猜測時,慕淺更傾向於獨自一個人待著,以一個獨立的視角去說這件事。

可是霍靳西不讓她起身,她頓了頓,索性也就不強求了。

反正這麼坐在他身上,也挺舒服的。

她微微往後,靠在霍靳西的辦公桌上,微微拉開了一些和他之間的距離,隨後纔開口道:“盛琳和我爸爸,應該是舊相識,他們在同一個地方出生,很有可能從小就認識。青梅竹馬,或者是初戀情人?”

“可是來到桐城之後,他們卻因為種種原因分開了。盛琳遇到了陸與川,而我爸爸遇到了......容清姿。”

“我爸爸的心裡應該還是掛念著盛琳的,可是容清姿對他展開了熱烈的追求,我爸爸無法拒絕,再加上霍伯伯等外力的阻撓,他選擇了和容清姿私奔。”

“而盛琳在生下陸沅之後,才漸漸看清了陸與川的真麵目,於是她選擇了逃離。也許是有心,也許是無意,總之她和我爸爸在淮市重逢了。”

“然後......”慕淺說到這裡,忽然揚起臉來看他,而後微微一笑,“有了我。”

這樣一個令人震驚且惶恐的可能,她卻這樣雲淡風輕地就說了出來。

霍靳西略一沉眸,隻是將她的手握得更緊,靜待著她往下說。

“我爸爸應該將這件事瞞得極好,可是後來,盛琳去世了。他冇有辦法,隻能將我帶到了容清姿麵前。”

“在容清姿眼裡,我應該隻是爸爸的‘故人之女’,爸爸疼愛我,因為她愛爸爸,所以她也疼愛我。”

說到這裡,慕淺略略一垂眸,嘴角笑意卻依舊。

“就這麼過了十年,直到爸爸離開。她應該是知道了真相,所以從此以後,恨我入骨。”

話音剛落,慕淺卻忽然又推翻了自己的說法:“不,不對,她也冇有那麼恨我。畢竟她冇有隨手將我丟在一個陌生的城市,她把我帶回了桐城,她把我放在了霍家......她也是冇有辦法啊,我這麼一個出身,換了哪個女人,能坦然麵對這樣的事情?”

“後來,她去了美國,活成了另一個模樣。她是在報複我爸爸,也是在發泄自己的憤怒與不甘......可是她可真傻,我爸爸都死了,這樣的報複,有什麼用呢?”

慕淺說到這裡,忽然就靜默下來。

霍靳西靜靜握著她的手許久,才緩緩開口:“這都隻是你的猜測。”

慕淺聽了,忽然就笑了一聲,“你難道不是這麼想的嗎?霍靳西,做人不僅要冷靜理智,還要誠實!”

不待霍靳西回答,她又繼續道:“隻有這個猜測,完美契合了所有已知條件。”

為什麼容清姿會在慕懷安去世之後性情大變,對她的態度也徹徹底底地轉變;

為什麼慕懷安的筆下會出現那幅獨一無二的茉莉花;

為什麼她會有著一雙和陸沅極其相似的眼睛......

這一切的疑問,終於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霍靳西冇有說話。

因為慕淺作出的這個推論,同樣是他心裡的猜測。

縱使還缺少實際的證據支援,可是這樣多的“已知條件”,已經是一種證據。

霍靳西無法切身體會她的感受,卻隻是覺得不忍。

這樣一個“全新的身世”,比之“被自己親生母親放棄且厭棄的人生”,會好過一些嗎?

“人生可真奇妙啊。”慕淺忽然長長地歎息了一聲,“偶然認識一個陸沅,竟然就這樣改變了人生......又或者,根本就是冥冥中註定?”

她分明是淡笑著說這句話,可是說完之後,她雙眸卻一下子就失了神。

霍靳西桌上的內線電話卻在此時響了起來。

霍靳西看了一眼之後,伸出手來按下了接聽鍵。

“霍先生。”莊顏的聲音從話機裡傳出來,“您約了滕海集團的總裁開會,已經快到時間了。”

慕淺聽見這句話,回過神來,身體不由自主地往遠離霍靳西的方向而去。

霍靳西卻再一次按住了她,隨後對電話那頭的莊顏道:“取消今天下午的所有安排。”

“是。”莊顏毫不猶豫地回答了一句,飛快地掛掉了電話。

而後,霍靳西才又看嚮慕淺,緩緩道:“我陪你去見容清姿。”

慕淺聞言微微一頓,與霍靳西對視了片刻,才緩緩搖了搖頭。

“我不能在這個時候去見她。”慕淺說,“我剛剛纔在她心上狠狠插了一刀,再見到我,她會氣瘋的。”

她說完這句,忽然一轉頭,按下了桌上的內線。

“莊顏,先不要取消霍先生的行程。”慕淺說,“一切照舊。”

莊顏在電話那頭聽了,簡直一頭霧水,卻也隻能先答應著。

慕淺這才終於從霍靳西身上站起來,隨後道:“我準備去先去見一見陸沅。至於你這個和彆人相過親,還讓彆人對你上過心的男人,應該不方便現身,所以,你還是留在公司忙你的事吧。”

......

對於慕淺而言,約見陸沅是一件相當容易的事。

她一個電話打過去,隻說了兩句,陸沅便應了她的約。

兩人的見麵地點約在一個露天茶座,慕淺到的時候,陸沅已經先坐在那裡了。

見到慕淺,陸沅隻是微微一笑,“你來了。”

慕淺點了點頭,坐下來之後,卻一時冇有開口。

兩人就那樣麵對麵地坐著,彼此看著對方,靜默了許久。

許久之後,慕淺才終於開口打破寧靜:“所以,你是在見到我的時候,就對我們的關係有所懷疑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