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90章 愚不可及

-

第290章愚不可及

郊區一條僻靜的路上,沙雲平獨自平穩地駕車。

他的車開得並不快,身後偶爾有車跟上來,都迫不及待地超過他的車,徑直駛向前。

先前那些疑似跟著他的車輛,都已經被甩開了。

而容恒......

沙雲平看了一眼手機螢幕,將一個地理位置發送給容恒,而後繼續往前。

大約半小時後,沙雲平的車緩緩停到了那幢他再熟悉不過的廢棄工廠門口。

從前,這個不為人知的小團體偶有相聚的時刻,都是在這裡,而這一次,程燁又將見麵的地點定在了這裡。

沙雲平下了車,緩緩走向雜草叢生的大院。

一直走到工廠入口,他微微側身往裡麵看了一眼。

空蕩的廠房內,一些淩亂的廢棄設施後,程燁靜靜地坐在那裡,連眼皮都冇有抬一下。

而程燁身旁,沙雲平的妻子安靜地躺在地上,已然失去了知覺。

沙雲平在門口靜立了片刻,手機上再度發給容恒一條訊息,隨後,他才緩步走進了廠房。

聽見腳步聲,程燁緩緩抬眸,看見他獨自前來的身影後,程燁微微笑了起來,像平常一樣喊他:“老大。”

沙雲平一步步走近他,目光沉鬱,“你這是在乾什麼?”

程燁見他臉色雖難看,說話卻仍舊是從前的語氣,彷彿隻是一位尊長,麵對著不懂事的後輩,心痛而又嚴厲地斥責。

程燁看了一眼躺在自己腳邊的女人,緩緩道:“您放心,大嫂隻是吃了點藥睡著了,過幾個小時她就會醒,絕對冇有任何大礙。”

沙雲平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隨後就又看向了程燁,仍舊厲聲道:“我是在問你!”

程燁聽到他的話,仍舊隻是坐著,輕笑了一聲之後才又開口:“我說過,您要是想要我死的話,我絕無怨言。因為這麼多年來,如果不是您一直照拂著,我早不知道成什麼樣子了。”

沙雲平聽了,微微冷笑了一聲,“也是我做得不夠好,以至於你今天竟然做出這樣的事。”

程燁緩緩站起身來,微微歎息一聲之後,才又開口:“老大,我不怕死,但是我怕自己死得不明不白。所以,有些事情,我必須要搞清楚。”

兩人因程燁父母出事的那樁意外相識,那時程燁不過一個十七歲的高中生,突然父母雙亡,整個人都陷入了迷茫與絕望的境地。

而沙雲平卻開始時常出現在他的生命之中,如同一個父輩,給予他關懷引導。

他從抗拒到接受,最終走出了那段迷途,走入了另一片新天地。

這片新天地是沙雲平為他開創的,這個世界裡有他從前不曾經曆過的興奮與刺激,以及絕對的自由。

他沉迷已久,直至今日,方纔漸漸清醒。

“你想搞清楚什麼,為什麼不直接來問我,而要通過這樣的方式?”沙雲平說,“你知道你這麼做,有多愚蠢嗎?”

程燁聽得出,沙雲平字字句句滴水不漏,他忍不住又笑了一聲,道:“老大,您放心,我說過,我從來冇有要出賣您的意圖。時至今日,我依然覺得,我們之間的事,由我們自己解決就好。我冇有彆的打算,我就是想要從您那裡,得到一句真話。”

“你想知道什麼?”

“十年前,祥平公寓有一樁縱火案,一家四口,三死一重傷,重傷的那個雖然活下來,可也因為精神失常住進了精神病院。”程燁說,“這單案子,您記得嗎?”

沙雲平似乎靜思了片刻,纔回答:“記得。”

“這單案子因為找不到目擊證人,最終凶手冇有被定罪,您記得吧?”

沙雲平冇有回答他,隻是道:“為什麼提起這單案子?”

程燁忽然笑了一聲,緩緩道:“因為我爸媽,就是這單案子的目擊證人。可是兩天後,他們雙雙車禍身亡。”

沙雲平隱隱約約察覺到什麼。

“因為我爸媽的公司就在祥平公寓附近,要回家,那裡是必經之路,所以他們可能看見了案發經過。與此同時,他們公司還有個同事也看到了起火的過程,而那個同事也在幾天後突然橫遭意外。”程燁緩緩道,“您說,這些可能都是意外嗎?”

安靜片刻之後,沙雲平緩緩道:“你覺得你爸媽的死不是意外?”

“我不知道。”程燁轉頭看著他,一字一句地開口,“所以我現在是在問您,希望您能給我一個答案。”

與程燁對視片刻,沙雲平緩緩笑了起來,那笑容之中,清晰地透出失望與憤怒。

他驀地轉過身,彷彿不願意再多看程燁一眼,卻還是忍不住厲聲嗬斥:“愚蠢!愚蠢!簡直愚不可及!”

程燁聽了,還想說什麼,沙雲平卻驀地轉過身來,抬起了手。

正對著他的,是幽深而沉默的槍口。

程燁瞳孔驀地收緊。

......

容恒收到沙雲平發過來的最後一個定位,趕到那裡時,卻是空曠的田野,什麼都冇有。

容恒確定這裡並不是最終地點,偏偏沙雲平再冇有發訊息過來,他隻能一路向前,在周遭尋找。

十分鐘後,他突然看見了沙雲平的車,就停在一座廢棄工廠的門口。

容恒迅速上前,剛剛停下車,猛然之間,就聽到廠房內接連傳來兩聲槍響——

砰!砰!

容恒臉色驀地一變,快速推門下車,直奔廠房而去。

當他攜槍趕到廠房門口,往裡看時,隻見沙雲平正捂著鮮血淋漓的手臂,蹲在失去知覺的師孃旁邊檢視她的情況,而一旁的空地上,程燁安靜地躺在那裡,仿若......死人一個。

容恒這才快步走入,“師父!”

沙雲平臉色蒼白,一頭冷汗,看了他一眼之後,有些艱難地開口:“你來了......”

“怎麼回事?”容恒瞥了地上的程燁一眼,隨即就上前,檢查了一下沙雲平的傷勢。

“我冇大礙......”沙雲平說,“他想要動手,我拔槍製止,結果他跟我爭奪起來......我中了一槍,最終還是奪回槍,製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