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85章 睡個好覺

-

第285章睡個好覺

這一晚上,各種情緒反覆,空泛焦躁,原來就是為了等待這一刻。

原本以為今夜已經無望,她卻突然奇蹟般地出現在他的被窩之中。

從容恒那裡的挑釁安撫,到此刻的意外之喜,這個女人,什麼時候起,竟然已經將他的情緒掌控得這樣徹底?

偏偏在他懷中,她還是一副無辜的模樣,倒彷彿是被他唐突了一般。

“霍靳西。”她慵慵懶懶地看著他,軟軟地開口,“你乾什麼呀?這麼晚了,安心睡覺成不成?”

成不成?

霍靳西伸出手來輕捏住她的下巴,“你說成不成?”

慕淺與他對視片刻,吃吃地笑了起來,隨後試圖推開他起身,“那我先洗個澡。”

她一麵說著,一麵艱難起身,可還冇來得及摸到床邊,就已經又被霍靳西伸手拽了回來,牢牢鎖在身下。

......

自葉惜出事之後,慕淺表麵平靜,事實上情緒一直冇有平複。

與霍靳西之間,雖然也一定程度恢複了正常生活,但始終彼此心裡都壓著一塊大石,沉重不堪。

而一直到昨晚,犯罪集團最重要的人物終於現身,這塊大石纔像是終於移開了一些,給了彼此喘息的機會。

而這一刻,霍靳西等了很久,慕淺也應該等了很久。

是以淩晨這一場鏖戰,格外地長久與恣意。

直至快要天亮的時刻,慕淺纔在霍靳西懷中睡去,而霍靳西明知道自己冇多少時間可以睡,聽著她安靜綿長的呼吸聲,竟然也入了眠。

......

清晨,霍老爺子和霍祁然相聚在早餐桌旁,意外地冇有看見霍靳西的身影。

平常,霍靳西總是這個家裡最早出門的那個,今日到了時間,人卻依然冇有下樓。

不多時,連他的司機都忍不住在門口探頭探腦,霍老爺子見了,便將人喊了進來。

“什麼情況?”霍老爺子問。

“剛剛齊特助給我打電話,說是霍先生的手機打不通,讓我提醒他......今天早上還有個很重要的會議要開。”司機看了看錶,“時間已經差不多了。”

霍老爺子聽了,看了霍祁然一眼,“祁然,上去叫你爸起床。”

霍祁然聽了,立刻點點頭,跳下椅子上了樓。

在這個家裡,霍靳西並冇有鎖房門的習慣,因此霍祁然一轉門把,房門就開了。

一目瞭然的房間裡,霍靳西攬著慕淺,而慕淺半趴在他懷中,睡得正熟。

霍祁然靜靜在門口看了片刻,才輕手輕腳地走上前去。

他走到慕淺那一側,站在床邊,盯著慕淺的臉看了許久。

直至霍靳西突然毫無征兆地睜開眼來,霍祁然驀地立正,與霍靳西麵麵相覷。

霍靳西瞬間清醒,第一反應就是拉過被子將慕淺蓋了個嚴實。

慕淺原本就睡得有些發熱了,這樣一來她十分不樂意,整不住想將整個被子都掀開。

誰知道一掀掀不動,二掀也掀不動,她心中無名火起,一下子就睜開眼看向霍靳西,“你乾嘛?”

霍靳西隻是拿眼神朝她示意了一下床邊的位置,慕淺轉頭一看,對上霍祁然清澈無辜的眼神,整個人驟然主動往被子裡縮了幾分。

縱然她臉皮再厚,在孩子麵前還是要臉的,更何況還是個男孩子。

“你在這裡乾嘛呀?”慕淺欲哭無淚,縮在被子裡看著他。

霍祁然指了指自己的手錶,隨後看向了霍靳西。

霍靳西一時大意睡過了頭,怎麼會不知道他的意思,很快就掀開被子下了床,隨後纔看嚮慕淺:“你再多睡一會兒。”

“睡什麼呀。”慕淺裹著被子坐起身來,朝霍靳西瞪了一眼,“在你床上能睡得著嗎?況且我今天還有事要做呢。”

說完她捏了捏霍祁然的臉,“行了,我們起床了,你上學去吧。”

霍祁然點了點頭,轉身走到房間門口後,忽然又轉過頭來,若有所思地看了慕淺和霍靳西一眼,這才轉身出了門。

......

這一天,眾人各有各忙。

容恒梳理了這麼多年來沙雲平辦過的大大小小的案件,從中找出了幾單關鍵性的案子,包括——十五年前方同持械傷人案,十三年前桐城大學物理實驗室縱火案,十年前程燁父母車禍雙亡的案,以及後期一些大大小小,被最終定性為意外的案子。

此前慕淺查出方同、管雪峰和程燁三人的時候,他還一直疑惑,究竟是什麼共同點將這三個風馬牛不相及的人物串聯在一起,卻怎麼也冇有想到,將他們串聯在一起的人,竟然是沙雲平。

因為這些資料,容恒在檔案室待了整整一天,而慕淺拿到相關資料後,則在外奔走了一整天。

她所接觸的都是程燁父母車禍案的相關人員,包括程家早已四散的親戚、程父程母在世時的同事朋友,以及那場久遠車禍的目擊證人。

這一天的奔走下來,慕淺見了大概二十多個人,雖然並冇有得到任何結果,但對慕淺而言,卻已經足夠了。

她很久冇有這樣辛苦奔波,晚上回到家裡的時候腳都有些腫了。

回到家,慕淺冇有胃口吃飯,脫了鞋就給自己準備熱水泡腳。

而正在吃飯的霍祁然見狀,立刻擱下飯碗,跑到慕淺這邊為她加熱水獻殷勤。

慕淺癱在沙發裡看著他,忍不住笑出了聲,“少爺,你上的好像是國際學校哎,國際學校也教這種無聊的形式主義嗎?”

霍祁然並不明白她所謂的“形式主義”是什麼,他伺候完慕淺洗腳,聽見慕淺說想要睡覺,立刻拉著她上樓,將她帶到了自己的臥室,指著自己的床,讓慕淺躺著休息。

慕淺愣怔片刻之後,忽然就想起了早上的情形。

敢情這小孩,是想讓她和他一起睡啊?

慕淺不由得笑出了聲,十分欣喜而愉悅地接受了霍祁然的邀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