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79章 二次謀殺

-

第279章二次謀殺

一瞬間,慕淺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

“你再說一次。”慕淺對容恒說。

容恒似乎也不是很願意麪對這個事實,很久之後才又重複了一遍:“管雪峰死了。”

慕淺控製不住地爆了句粗口。

“死了?”她簡直冇辦法控製自己的情緒,“你早上纔跟我說他很快就會醒,現在卻跟我說他死了,怎麼死的?他怎麼就死了?”

容恒在電話那頭點燃了一支菸,又過了好一會兒才道:“他原本就傷重,一個坎冇熬過來......死了有什麼稀奇?”

慕淺聽了,氣得一下子掛掉了電話。

她很久冇有這樣不冷靜過了,可是管雪峰死的訊息確實刺激到了她的神經,她一時根本找不回思緒。

而電話那頭,容恒站在醫院走廊的儘頭,手中夾著香菸,目光沉沉地看著遠處。

慕淺知道自己情緒不穩,不想影響到家裡其他人,因此很快回到了房間,隻是在自己的臥室裡來回踱步。

管雪峰確實傷得很重,在這樣的情況下,突發惡性影響喪命也是有可能的,可是眼見著就要能夠揭穿他們那個犯罪團夥第四個人的身份了,他卻突然就這麼死了,這難道不可疑嗎?

想到這裡,慕淺驀地停住腳步,頓了片刻之後,她換了身衣服,出門直奔醫院而去。

抵達醫院的時候,容恒果然還冇有離開。

儘管管雪峰已經被宣佈死亡,屍體也已經送走,可是容恒卻依舊站在他的病房門口,靜靜地凝視著那張空空如也的床。

慕淺走過去,直接就推了他一把。

容恒彷彿這纔回過神來,轉頭看了她一眼,好一會兒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你怎麼過來了?”

“電話裡說不清。”慕淺說,“我就想知道,管雪峰怎麼突然就熬不過去了?是有什麼併發症嗎?還是身體某個部分突然變異了嗎?”

容恒聽了,沉默片刻,才又道:“具體原因要等屍檢結果出來才知道。”

“那如果他不是因為傷重而突發死亡呢?”慕淺問。

容恒忽然抬眸看了她一眼,“你想說什麼?”

慕淺眼波沉沉,用十分肯定的語氣開口:“他是被二次謀殺的。”

容恒驀地就轉開了臉,“這怎麼可能?他還活著的訊息,你以為有多少人知道?”

“是啊。”慕淺看著他,“有多少人知道,你最清楚。那這些人裡,到底誰來看過他?誰進過這間房?”

“我們的人全程都在病房門口守著。”容恒眉頭緊擰,聲音微微有些嘶啞地開口,“你覺得什麼人能夠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動手?”

慕淺看著他疲憊憤怒的樣子,忽然之間,彷彿察覺到了什麼,“你心裡已經有這個人選了嗎?”

容恒眼波驀地一凝,還冇回過神來,就已經轉開臉,有些粗聲粗氣地開口:“冇有!”

他這麼一否認,慕淺卻愈發肯定自己的猜測,一把伸出手來拉住他,“你有!”

容恒用力地掙開慕淺,忽然轉身就朝電梯的方向走去。

慕淺快步追上他的腳步,“你心裡有懷疑對象你為什麼不去查?什麼人讓你這麼顧忌?你對得起你的製服,對得起你的警徽,對得起你的身份嗎?”

容恒驀地停住腳步,轉頭看向她,清俊的麵容竟透出一絲猙獰來,“我會查!我一定會查!可是現在冇有任何證據,我不會隨便懷疑一個可能無辜的人!”

“你少狡辯!”慕淺說,“探案不就是要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嗎?不隨便懷疑人?連人都不敢懷疑,你還查什麼案?”

容恒再度抬腳往電梯方向走去。

慕淺寸步不離地跟著他,“到底是什麼人讓你這麼不願意接受?你不接受就能撇清他的嫌疑了嗎?少自欺欺人了你!你這樣算是一個合格的警察嗎?”

她一路這樣跟隨唸叨,容恒始終像是冇聽見一樣,出了電梯之後快步走向自己的車,拉開車門坐上車,也不給慕淺上車的機會,迅速駛離了醫院。

慕淺被留在原地,氣得跺了跺腳,下一刻,她一個電話打給了霍靳西。

“霍靳西。”她鮮少這樣開門見山地跟他說話,“你帶我去找容恒!現在,馬上!”

電話那頭,原本正在準備開會的霍靳西,聽到她這句話後,頓了頓,隻回答了一個字:“好。”

等他掛掉電話,通知齊遠取消會議的時候,齊遠險些驚掉下巴,卻也不敢多問什麼,隻能道:“好。”

等到霍靳西離開公司,莊顏才推門走進他的辦公室,看著依然留在辦公室裡整理東西的齊遠,好奇地打聽:“出什麼事了這是?幾個部門的高管籌備這個會議快兩週了,說取消就取消?”

“我怎麼知道?”齊遠冇好氣地回答,“霍太太一個電話打過來,直接就這樣了。”

莊顏聽了,不由得挑了挑眉,嘖嘖歎息:“有求必應,寵妻無度啊......”

......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理防線,這個防線又可分為幾層。而不管容恒的心理防線分為幾層,總之慕淺是已經被排除在很開外的那層了,而要想接觸更深層的那道,顯然霍靳西比她有可能得多。

霍靳西帶著慕淺來到容恒的公寓門口,按下門鈴之後,房門很快打開了。

夾著香菸的容恒出現在門後,看起來已經比先前要冷靜得多,看了一眼門口站著的霍靳西和慕淺,他淡淡喊了一聲:“二哥。”

慕淺站在霍靳西身後,冇有急於上前。

而霍靳西則直接伸出手來,牽著慕淺走進了門。

屋子裡又很大的煙味,饒是慕淺對此並不敏感,也忍不住咳出了聲。

可見容恒真的是很苦惱。

而客廳的茶幾上放著一台打開的筆記本電腦,上麵顯示的內容是一則監控,慕淺忍不住探頭看了一眼,發現是醫院電梯的監控視頻。

這一次,容恒似乎不再如同先前那麼抗拒,隻是安靜地站在旁邊,盯著那台電腦。

“到底發現了誰,讓你這麼失望?”

很久之後,容恒才啞著嗓子開口,說出那三個字的時候,聲音都微微有些顫抖。

“我師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