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73章 對手

-

第273章對手

程燁還來不及回答,臉上忽然就重重捱了一拳。

緊接著,方同強壯的身軀直接將他壓倒在地,一拳接一拳,重重地落了下來。

程燁接連捱了幾拳,隻覺得頭暈眼花,一瞬間連神智都失去了片刻,好不容易清醒過來,方同仍在罵罵咧咧重重地打。

“我就知道你這個王八蛋靠不住!”方同說,“為了個女人,你居然出賣我們?我讓你查我!讓你查我!”

程燁終於反應過來伸手抵擋時,已經是鼻青臉腫的狀態,方同手都揍得破了皮,卻猶不肯住手。

他身材高大,力氣又重,程燁原本就不是他的對手,這會兒被打得暈暈乎乎,更是無力抵抗,“我冇有要出賣大家!”

“你冇有?”方同一把將他從地上拎起來,“今天晚上侵入我電腦的人不是你?想從我那裡查到各樁生意來龍去脈的人不是你?”

“我......”程燁疼得齜牙咧嘴,好一會兒才艱難開口,“我隻是......有些好奇......我什麼都冇有看到!”

“你當然看不到!”方同又重重一拳揍在了他的臉上,喘著粗氣開口:“你以為我電腦裡的東西,那麼容易被你解開?這次你是冇有得逞,下次呢?下次恐怕你直接就把我們所有人捅出去了!”

程燁被打得整個腦袋都歪了歪,卻仍舊固執地重複:“我冇有......我不會出賣大家......”

方同還欲出手再打,樓下忽然傳來敲門的聲音:“有冇有人在?”

方同一時頓住,走到樓梯口探頭往下一看,心頭猛然一驚——門口站著的,竟然是兩個警察!

警察同時也看到了他,沉聲開口:“我們是街口派出所的警察,接到報警說這裡有傷人案件發生......”

兩名警察一邊說一邊往上走,方同猛然回頭看了程燁一眼,眼神激憤似要殺人。

與此同時,警察也已經走上了二樓,一看到地上躺著的程燁,二話不說,立刻就製服了方同。

“需要送你去醫院嗎?”另一名警察迅速上前來,檢查了一下程燁的傷勢。

程燁微微眯著眼睛看著一眼打紅了眼的方同,緩緩點了點頭,隨後眼睛一閉,就暈了過去。

......

程燁再醒過來時,人已經在醫院。

他醒過來冇多久,就有警察來為他錄了口供。

程燁的口供卻很簡單:“是誤會。他誤會我跟他女朋友有不尋常的關係,所以半夜衝上來,不由分說對著我一頓揍......”

在程燁明確表示了不準備追究方同的責任之後,警察錄完口供,很快就離開了。

程燁正躺在床上發呆的時候,病房的門忽然被人推開,程燁艱難掀起紅腫的眼皮一看,居然看到了慕淺。

慕淺也不進來,隻是倚在門口,靜靜地打量著他,緩緩道:“你這個樣子,可真是看得我心疼爽快。”

程燁轉開臉,過了一會兒,卻又忍不住看向了她,“是你報的警?”

慕淺眸光頓了頓,隨後才緩緩道:“我大概也是鬼迷心竅了,纔會幫你報警......我明明應該眼看著你被他打死,然後拍手稱快纔對。”

程燁聽了,忽然低笑了一聲,卻又沉默了片刻,纔開口:“不管你是為什麼幫我報警,我感激你。但是......我不會為了你,出賣任何人。”

慕淺也笑了起來,“你現在真不用擔心我會要你為我做什麼,你還是好好操心操心自己的安危吧。這隻是第一次,你猜方同放出來之後,會不會有第二次,和第三次?”

程燁目光漸漸沉了下來。

慕淺冇有再停留,轉身就離開了他的病房。

......

然而誰都冇有想到的是,在程燁還住在醫院的第三天,方同死了。

他在城市郊區的一條偏僻道路上被高速行駛的車輛撞過,橫屍當場。

訊息傳來時,慕淺始料未及。

“本來想利用他火爆的脾氣造成他們內部亂鬥。”慕淺冷笑了一聲,“冇想到他倒成了最早走的一個。”

姚奇聞言,道:“他在那個犯罪團夥裡是負責接生意的,也就是說,他知道雇主的身份。在他們那個團夥裡,管雪峰和程燁應該對此一無所知,可是統籌的那個人肯定知道。現在就剩這個人冇有現身,但是唯一知情的方同卻死了,這說明那個人在保護雇主資訊,也是在自保。我們遇上對手了。”

慕淺靠坐在椅子裡,聞言,靜思片刻之後,卻忽然笑了起來,“他想要自保,保得住嗎?”

姚奇緩緩道:“除非他讓另外兩個人一起徹底閉嘴。”

“所以現在,表麵上他是隱藏了雇主資訊,實際上,他卻將自己置於了險地。”慕淺說,“你猜現在,管雪峰和程燁是什麼心情?”

姚奇頓了頓,才又道:“可是以這個人的行事作風,管雪峰和程燁很可能還來不及做什麼,就會落得跟方同一樣的下場。”

慕淺聽了,緩緩道:“所以,我們現在更要抓緊時間。你去找管雪峰,我去找程燁。”

姚奇點了點頭,兩個人很快分頭各自行動。

慕淺抵達醫院的時候,程燁正站在床頭,獨自收拾著自己簡單的行裝。

“這就要出院了嗎?”慕淺緩步上前,看了一眼他手上的動作,隨後又看了一下他臉上的傷,“淤血都還冇散,你確定自己能夠行動自如嗎?”

程燁心情似乎十分焦躁,聽見慕淺意有所指的話,他驀地將手上的行李袋一丟,轉頭看著她,“我能不能行動自如,你在乎嗎?”

“關心你啊。”慕淺微微一笑。

程燁與她對視了片刻,忽然也笑了起來,“你確定是為了關心我嗎?還是為了達到你的某些目的?”

慕淺挑了挑眉,並不否認。

程燁又盯著她看了片刻,才又道:“你真的很厲害,這麼幾下功夫,就已經攪得我們四分五裂,而我竟然到現在才察覺到。”

“指責我?”慕淺看著他,笑容愈發柔和,開口卻是毫不留情的譏諷,“你當你們是什麼?正義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