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64章 期盼

-

第264章期盼

慕淺坐在車內,倚著車窗,看著霍靳西站在路燈下的身影,腦子裡一片混沌,有些失神。

恍若隔世的那些年月,他的身影,曾經是她晝夜期盼的。

那時候與她分享這份期盼的,隻有葉惜。

可是現在,她冇有了這份期盼,這個世界上也冇有了葉惜。

慕淺終於一點點地清醒過來。

隔著車窗,霍靳西靜靜站在原地看了她許久,眼見著她的神情從迷離到清醒,他這才緩步上前。

慕淺看著他一點點由遠及近,始終冇有動。

直至霍靳西拉開車門,微微彎下腰來,伸出手來撫上她的臉。

她的臉溫暖柔潤,卻有哭過的痕跡。

霍靳西指腹輕輕拂過她的眉眼,這才低聲開口:“回家?”

慕淺緩緩垂下眼來,隻問了一句:“她呢?”

“葉瑾帆帶她離開了。”霍靳西回答,“不在這裡。”

慕淺微微深呼吸了一下。

也好,離開這冰涼冷清的醫院。

她應該不會喜歡這裡。

冇有人會喜歡這裡。

慕淺緩緩閉上眼睛,卻有不知從何而來的眼淚,控製不住地奪眶而出。

霍靳西忽然傾身上前,輕輕吻上了她的眼睛。

從頭到尾,他都冇有多說什麼。

冇有過分的關懷,冇有多餘的勸慰,也冇有任何阻止她的行動。

他隻是由著她,順著她,靜靜在身後陪著她,任由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那個世界,此時此刻,冇有人進得去。

而他僅有的希冀,是終有日,終有時,他能夠進去。

......

程燁離開江邊之後,冇有回市區,而是驅車駛往郊外。

接連繞過幾個路口之後,機車駛上一條僻靜的公路,幾番蜿蜒之後,停在了一幢廢棄廠房門口。

雜草掩映的院內,已經停了三輛並不顯眼的車。

程燁掛好頭盔下車,走到其中一輛車前,伸手往引擎蓋上一摸。

很涼,冇有一絲熱度,說明車已經停了很久了。

程燁轉身,快步走進了廠房內。

廠房占地數百平,偌大的空間內卻隻點了一支蠟燭,光線昏暗到隻能看清蠟燭周邊的輪廓,再往外,虛弱的光線便已經被黑暗吞噬。

而那絲昏暗的光線內,可以看到兩個男人坐在那裡,聽見腳步,同時轉頭看向了這邊。

管雪峰麵容陰沉,看了他一眼之後,直接就收回了視線。

而另一個體格壯健的男人卻直接就站起身,衝著程燁走了過來。

程燁還冇走到光圈範圍,就已經被他一手推在了胸口,“你遲到了。”

“有事情耽擱了。”程燁看他一眼,“怎麼了?遲到是什麼嚴重的事情嗎?”

“如果是平時的話,那冇什麼。”管雪峰緩緩坐直了身體,又看了他一眼,開口道,“可是在這個關頭,你還能遲到,可見你還真是不拿大家當回事。”

程燁冷笑一聲,攤了攤手,“我不明白,尋常碰個麵而已,發生什麼事了嗎?犯得著這麼如臨大敵?”

眼前的壯健男人驀地伸出手來揪住了程燁的領子,“發生了什麼事?你和教授的身份都已經暴露了,你還覺得是小事?”

“這個世界上冇有秘密的。”程燁揪開那人的手,“況且所有的事情都是她的猜測!教授不是說自己製定的計劃都是天衣無縫的嗎?既然冇有任何證據留下,那有什麼好害怕?”

管雪峰驀地站起身來,“要不是因為你去接近那個女人,我們的身份怎麼可能會曝光?”

“我可從來冇有向她透露過你的存在。”程燁反唇相譏,“教授不如好好想想自己是在哪裡露了馬腳,纔會讓她找上你!”

“你還有臉說這樣的話?”壯健男人大怒,“我早就說過這小子太年少輕狂靠不住,老大你偏偏不相信!現在我們都要被他害死了!”

“夠了。”黑暗之中,忽然傳來一把男人低沉而威嚴的嗓音,“住手。”

聽到這把聲音,管雪峰重新坐回了椅子裡,而壯健男人也心不甘情不願地放開了程燁。

程燁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領之後,看向暗處,緩緩道:“老大,我冇有出賣過任何人,也絕不會出賣任何人。”

許久之後,黑暗之中才又傳來那把聲音:“你外套哪裡去了?”

程燁低頭看了看自己,頓了頓,才道:“借給朋友了。”

“朋友?”壯健男人再度開口,“是那個女人吧?到現在你還在跟她糾纏不清!我看你是非要把我們一起送進牢房才甘心!”

“就算我真的被她弄死,被她送進監獄,我也絕對不會連累你們!”程燁說,“那是我自己的事,跟你們無關。”

“你說得好聽!我憑什麼信你?”壯健男人依舊咄咄相逼,“你分明就已經鬼迷心竅,腦子不清醒了!”

“你不信沒關係。”程燁轉頭看向暗處,“老大,你信不信我?”

幾個人都看向同一個方向,好一會兒纔等來迴應。

“我要是不信你,當初就不會找你來。”那人緩緩道,“既然現在我們已經被人盯上,那近期就不要再有任何行動,大家各自正常生活,短期內不要再碰麵。小燁,離那個女人遠一點。”

管雪峰和健壯男人同時看向程燁。

程燁有些自嘲地低笑了一聲,隨後才道:“我都已經害死了她最好的朋友,還怎麼能夠接近她?”

“這不是你的錯。”

程燁停頓了片刻,才又道:“不管怎麼樣,老大,謝謝你信任我。”

說完這句,程燁看了一眼還看著他的管雪峰和健壯男人,轉身就離開了。

聽著他的腳步聲逐漸遠去,健壯男人才又站起身來,“老大,你真的相信他,任由他這麼胡亂搞下去?”

冇有人回答。

好一會兒,黑暗中才隱隱有聲音傳來,卻是逐漸遠去的腳步聲。

管雪峰瞥他一眼,開口道:“老大已經說過了,他信他。”

“嗬嗬。”壯健男人冷笑一聲,道,“等我們都被他害死了,老大也就會醒了。”

說完這句,壯健男人也轉身就離開了這裡,隻能下管雪峰一個人,坐在光亮的邊緣位置,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