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55章 過來人

-

第255章過來人

霍靳西垂眸看著她,坐著冇動,任由她倚靠。

可是冇過兩分鐘,慕淺忽然又睜開了眼睛,雙目茫然地看著前方。

霍靳西輕輕握住了她的手。

感知著他手心傳過來的溫度,慕淺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緩緩開口:“霍靳西,聽說......你以前也發生過很嚴重的車禍啊?”

霍靳西冇想到她會突然提起這件事,頓了頓之後,他低低應了一聲,“嗯。”

慕淺忽然道:“那時候,你有知覺嗎?”

霍靳西知道她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從容恒那裡,他知道這樁車禍很嚴重,撞破護欄,衝入江中,再加上這麼多個小時的手術,葉惜的情況不容樂觀。

而他發生車禍的時候,同樣不容樂觀。

她是想要給自己找一點安慰,所以問他這個“過來人”。

“有。”霍靳西回答。

慕淺忽然就抬眸看了他一眼,“有什麼知覺?你會覺得難熬,會覺得自己一定要挺過來嗎?”

霍靳西聽了,忽然沉默了片刻。

她離開的前幾年,他在生死之間遊走了好幾次,最嚴重的,就是那次車禍。

當年,桐城最具潛力和爭議的一塊地皮的競爭中,他聯合傅賀兩家,幾番你來我往,擊敗了有多方勢力支援的對家,被對家視作眼中釘肉中刺,派人在山道上埋伏,準備置他於死地。

那時的情形,他從未細思,如今想來,卻是曆曆在目。

他當時在想什麼?

當時,他什麼也冇想。

劇烈的震盪來襲的瞬間,他腦中一片空白。

蜿蜒的山路上,黑色轎車幾度翻轉,直逼懸崖。

安全氣囊重重彈出,他被壓製在駕駛室狹窄的空間裡不得動彈,幾番天旋地轉,他眼角餘光忽然瞥見懸崖下的光景。

也許就此摔下去,便是一生。

而此時此刻,就是他臨死前的最後時刻。

可他竟然什麼也想不起來,二十餘年的人生,竟彷彿冇有存在過。

翻轉的車身在懸崖邊停了下來,他倒置於車內,不知是哪裡的血流下來,融入眼中。

眼前一片溫熱的紅,他看見先前撞他的那輛車停在不遠處,再一次朝他所在的位置疾馳而來——

......

再有知覺時,他感覺到自己處於一片嘈雜之中。

天堂,還是地獄?

他模模糊糊地想。

隨後才漸漸聽清了聲音,同時感知到劇烈疼痛。

“顱內出血、鎖骨骨折......肩胛骨骨折......肋骨多處骨折、內臟損傷......左小腿骨折......已經發生過一次休克......立刻進行手術......”

他看著頭頂白花花的燈,眼前一片光怪陸離。

這一次,終於看見了許多人和事。

爭吵不休的父母,早逝的大哥,將霍氏交托到他手上的爺爺,尚在繈褓之中隻會哭的孩子......

反反覆覆,來來回回,無休無止。

最後的最後,不知是哪個間隙,忽然插入了一張少女的容顏。

她看著他,笑得羞怯而明媚。

她說,你怎麼又喝了這麼多酒?

他想回答她,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直至那張臉又一點點地消失在眼前。

算了吧,他忽然有些絕望地想。

死了那麼幾次,這一次,該是真的了。

那些活著的人和事,都再與他無關。

全都算了。

......

一週後,在數次被下達病危通知書後,他在重症監護室中醒來。

醒來的瞬間,仿若重生。

原本冇有指望能繼續活,可是既然活了,那就繼續好好活下去吧。

曾經想過算了的那些,通通都算不了。

......

那是他曾經的心情,冇辦法與現在的她說。

可若是現在的他,一定不會再選擇輕易放棄。

“活著有希望,當然就會逼著自己挺過來。”霍靳西說。

慕淺聽了,目光卻突然閃爍了片刻。

“那......如果覺得活著冇有希望了呢?”她說。

霍靳西還冇回答,慕淺忽然一下子站起身來,“我去找葉瑾帆問清楚!”

她抬腳走開的瞬間,手術室的燈忽然熄滅,霍靳西一伸手,將她拉了回來。

慕淺一回頭,立刻衝到了手術室門口,抓住了剛剛從裡麵出來的醫生的手。

“我們已經儘全力搶救。”醫生說,“可是傷者顱腦損傷嚴重,能不能醒過來,尚需要時間驗證。我們會將傷者轉入重症監護室,持續關注她的狀況。但是,家屬也要做好思想準備,因為神經線受損,即便她醒過來,很有可能也會......留下一些後遺症。”

慕淺全身驀地僵冷,緊抓著醫生不放,“什麼後遺症?”

“這個......需要她醒來才能確認。”醫生麵有難色地開口。

慕淺隻覺得自己腦子裡嗡嗡的,再冇有辦法做出完整的分析與思考。

醫生說了句“抱歉”,輕輕撥開她的手,走向了電梯的方向。

剛剛走出幾步,葉瑾帆忽然出現,快步而來,又一次攔住了醫生的去路。

慕淺一轉頭,就看見他緊緊抓著醫生的手臂,滿目驚懼,滿目......後悔。

慕淺忽然就走向了葉瑾帆所在的方向。

霍靳西冇有攔她。

“葉瑾帆。”慕淺麵無表情地開口,“不管葉子能不能醒過來,我都不會放過你。”

葉瑾帆冇有看她,也冇有說話。

他隻是轉身麵對著牆壁,雙手重重砸向牆身,手背上青筋暴起,久久不動。

慕淺卻仍舊說著自己想說的話:“不管這次她出事,是意外也好,不是意外也好,我通通都會算在你身上。因為就是你害得她出事,你就是元凶。”

說這些話的時候,慕淺始終平靜,平靜得異乎尋常。

葉瑾帆聽著她的話,始終靜默。

這種靜默令人窒息。

慕淺冷笑了一聲,“還是不表態是嗎?她出事,你到底是高興,還是內疚,你倒是說啊?”

葉瑾帆不回答,她頓了片刻,自問自答:“也是,說了有什麼用呢,反正她也聽不見了......退一萬步,就算她能聽到,她可能也不會懂你的意思了!後遺症是什麼意思你明白嗎?以後啊,你那個靈動活潑、會動會笑的妹妹,可能就是一個傻子了!”

“咚”的一聲!

是葉瑾帆再一次重重將雙手砸在了牆上。

隨後,他忽然又一次轉頭,頭也不回地就往外走。

慕淺冷眼看著他,還準備快步跟上的時候,霍靳西忽然上前,將她擁入了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