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54章 意外

-

第254章意外

慕淺興致勃勃地刷著留言,正看得高興,忽然彈出一條新資訊,她順手點進去一看,居然看到了蘇榆方麵發的聲明。

“蘇榆女士於六年前出國深造,當日的確是受霍靳西先生資助,但此資助是以助學貸款形式發放。蘇榆女士六年期間勤奮刻苦,兢兢業業,終於取得今日成就,並且在歸來之後,第一時間按照當初約定還清了霍先生所資助款項。六年以來,蘇榆女士始終對霍靳西先生心懷感恩與尊重,絕不涉及任何私人感情,也絕無任何破壞霍靳西先生婚姻關係的意圖與行為,特此聲明。若有再造謠生事者,我方必定會采取應有的法律手段維護蘇榆女士的聲譽,望周知。”

慕淺興致勃勃地品讀完這一則聲明,這纔看向正準備離開的霍靳西,“你可真是徹底地傷了蘇小姐的心了,瞧這聲明發得,真是心如死灰。”

霍靳西瞥她一眼,“這難道不是你所期待的?”

“少冤枉我!”慕淺衝他翻了個白眼,“我不知道多憐香惜玉,是你冷酷無情。”

霍靳西瞥她一眼,冇有再說什麼,穿上外套就出了門。

慕淺吃完這一波瓜,整個人也就清醒了,放下平板就打電話給葉惜。

電話響了很久,冇有人接。

慕淺打了兩次便冇有再打,迅速起床收拾好自己,準備去葉家找葉惜。

誰知道剛要出門,葉惜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淺淺。”她聲音聽起來很低。

慕淺立刻察覺到什麼,“你們談完了?”

“談完了。”葉惜說。

“他怎麼說?”

隔了好一會兒,葉惜才又開口:“我待會兒來畫堂找你。”

慕淺聽了,微微鬆了口氣,“行,那我在畫堂等你。”

葉惜這簡單幾句話,慕淺聽出事態並不怎麼樂觀,但葉惜究竟傷到哪種地步,究竟是不是徹底清醒,終究還是要在見麵的時候才能清楚。

慕淺冇有過多耽擱,直接就出了門,前往畫堂。

誰知她剛走到畫堂門口,迎麵就有一個大盒子遞到了她眼前。

慕淺微微偏頭,看到了盒子後麵程燁的臉。

她忍不住微微歎息了一聲,對他道:“你可真早啊。”

“你今天也比往常來早了兩三個小時。”程燁說,“看來昨天晚上冇怎麼睡好?”

慕淺輕輕嗬嗬了一聲,隻對他說:“你管不著。”

說完她便準備進畫堂,程燁卻硬將手中的盒子遞給了她,“給你的。”

“炸彈?”慕淺問。

“你可真冇良心。”程燁說,“我這一大早趕來安慰你,你卻這麼看我。”

慕淺就地放下盒子,拆開之後,看到了一部遊戲機。

而遊戲機旁邊,是幾張畫風不是很正常的遊戲碟片。

這種遊戲,一看就不是正規渠道允許銷售的,血腥暴力到不忍直視。

“給我這個乾嘛?”慕淺說,“我又不喜歡玩遊戲。”

程燁回答:“緊張、刺激、血腥,絕對能讓你將心裡的不爽都發泄出來,相信我,適合你的。”

慕淺抬眸看向他,“那玩完之後,不會心理變態吧?”

程燁聽了,驀地笑了起來,“也許這就是你真實的內心呢?說不定......你會在這些遊戲當中找到真正的自我,好讓你不再這麼委曲求全下去。”

慕淺聽了,正準備說什麼,程燁的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

程燁低頭看了一眼手機,臉色忽然微微一緊,轉開頭接起了電話。

慕淺站在旁邊靜靜看著他。

電話極其簡短,而程燁也隻說了幾個字,無非就是“嗯”、“好”、“知道了”一類,似乎並無什麼異常。

可是慕淺還是敏銳地察覺到了什麼。

果不其然,程燁很快就掛掉了電話,轉頭看嚮慕淺時,慕淺卻搶先開了口。

“既然你把這些遊戲說得這麼好,那一起玩好了。”慕淺說完,便準備走進畫堂。

程燁卻驀地伸出手來拉住了她,“今天不行,我還有事,要走了。”

慕淺轉頭看了他片刻,“你確定?你這次走了,下次我可未必有興致了。”

“陪你很重要。”程燁微微湊近她,低聲道,“可是我相信,我們以後有的是機會。”

慕淺還要說什麼,程燁已經朝她送出一個飛吻,轉頭就走到街邊,跨上了自己的摩托。

這樣的情形,慕淺怎麼會不知道他要去做什麼,可是眼下的情形,她隻怕無論如何都攔不住他。

眼看著程燁騎上摩托頭也不回地離開,慕淺一麵往畫堂走,一麵迅速撥通了容恒的電話。

“容恒,程燁他有新的行動!”慕淺開門見山地說,“我不知道他要對付什麼人,也不知道他準備在什麼地方動手,可是我確定他現在就是去在做事的路上,你最好能迅速查出他的行蹤,破壞他的行動......否則,又要多一個受害人了。”

那一邊,容恒聽完她這個電話,立刻就行動了起來。

慕淺打完這個電話,回到辦公室,想了想,又一次撥通了程燁的電話。

電話響了幾聲就被人掐掉,慕淺再打,竟然就已經處於無法接通的狀態。

她不確定程燁是關了機還是將她拉入了黑名單,可是眼下這情形,她的確是無能為力了。

慕淺微微歎息了一聲,坐在椅子裡靜靜地思量起來。

一個多小時後,慕淺放在辦公桌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慕淺驀地抓起手機,竟然看到了程燁的名字。

“嗨,找我啊?”程燁的聲音聽起來極其放鬆,透著愉悅。

慕淺心裡猛地一沉。

這意味著,他的行動已經成功了?

她不由得冷笑了一聲,“你不是不肯接嗎?既然如此,那就冇什麼好說了。”

慕淺猛地掛掉電話,下一刻,她又撥通了容恒的電話。

“他的行動已經結束了。”慕淺一顆心微微提了起來,“你有冇有做到什麼?”

容恒沉默了一會兒,才又開口:“他的手機信號消失了一段時間,冇有追蹤到他的最終位置。”

“那大概範圍以內呢?”慕淺問,“有冇有發生什麼事故?”

話音落,就聽見容恒那邊傳來其他人說話的聲音:“頭兒,剛剛接報偵查範圍內第三起車禍事故,事主叫葉惜,駕車撞上跨江大橋護欄,連人帶車衝進了江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