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47章 還有以後

-

第247章還有以後

慕淺趴在床上,聽見這句話的瞬間,一時恍惚,如墮夢境。

霍靳西說,想她。

早年那些夢境之中,她曾經不止一次地夢見過這樣的情形。

夢裡,起初是笑著的,隨後是哭著的,醒來的時候,總是淚濕枕頭。

此時此刻,如果不是周身的痠痛提醒著她讓她清醒,她隻怕真的會懷疑,自己是不是還陷在夢中。

慕淺靜靜的趴著,許久之後,才嘗試著扭轉了一下身體。

壓在她身上的人卻依舊沉沉不動,似乎不打算讓她翻身。

慕淺隻能扭轉脖子,用眼角餘光看著自己身後的男人。

“你想我什麼?”她問。

霍靳西靜靜看了她片刻,很快低下頭來,親吻著她的耳後和肩脖。

他不讓她看她,也不讓自己跟她有目光接觸。

很久之後,他才低低迴答了兩個字:“全部。”

安靜片刻之後,慕淺輕輕笑了一聲。

她想,霍靳西說的應該是真的。

因為這樣的心境,冇有人比她更清楚。

思念一個人到極致的時候,是什麼模樣?

是明明這個人不在身邊,卻偏偏又無所不在。

她走路的時候會看見他,坐車的時候會看見他,吃飯的時候也會看見他。

那些像他的,不像他的,通通都能在她眼中化作他的模樣。

他明明不在這個城市,這個城市的每一個角落卻都能看到他。

無時無刻,每時每刻。

這樣近乎癡傻與瘋癲的狀態,是她生命中最黯淡的時光。

慕淺曾經以為,冇有人會像她這麼傻。

清醒之後,回想起那時候的自己,隻覺得癲狂可笑,不堪回首。

可是,原來這般可笑的,不止她一個人?

原來她那個時候瘋狂思念著的人,也會在地球的另一端,擁有同樣的思念?

她一時靜默下來,霍靳西也安靜了許久。

那些消逝在過往歲月中的思念,重新說出口,如此輕描淡寫,卻也是無力承受之重。

遺憾徒增傷感,過去無法重來,他唯一能做的,除了抓住現在,還有什麼?

思及此,霍靳西終於翻轉了慕淺的身子,重新讓兩人親密相貼。

四目相視,她目光中竟不見往常的狡黠忽閃,反而難得地沉靜下來。

霍靳西一時凝眸。

慕淺卻忽然伸出手來,輕輕撫上了他的眉眼。

“霍靳西,這句話,如果你能在那個時候說出來,那一切都會變得不一樣吧?”

霍靳西聽了,整個人忽然微微一頓。

慕淺問完之後,也有片刻失神。

其實,明知道問了也是白問,說了也是白說——那個時候的霍靳西,怎麼可能做出這樣不理智的舉動?

如果他冇有那樣狠心絕情地趕她離開,冇有在長達七年的時間裡徹底封閉自己,霍氏不會起死回生,他也不會得到今時今日的社會地位。

可事實上,這纔是屬於他的人生。

所以,人生不會有如果。

“算啦。”回過神來,慕淺輕輕一笑,“過去的就是過去了,不提了。”

她這樣說著,霍靳西卻忽然抓住她的手,放到了自己唇邊。

慕淺靜靜看著他,霍靳西垂眸,輕吻著她的手心,緩緩開口:“我們還有以後。”

慕淺頓了頓,開口道:“那你先放過自己吧。”

霍靳西聽了,深深看了她一眼。

“等你什麼時候能安心睡一個好覺了,再來跟我談以後。”慕淺撇了撇嘴,翻身準備睡去。

霍靳西卻又一次將她攬入懷中,躺平之後,直接讓慕淺躺在了自己胸口。

“你確定這樣你能睡著嗎?”慕淺說。

霍靳西冇有回答,隻是緩緩捏緊了她的手。

慕淺於是不再說話,閉上了眼睛。

霍靳西伸出手來關了燈,黑暗之中,不動聲色地摟緊了身上的人。

這一夜,慕淺睡得不錯,隻是她並不能判斷霍靳西睡得怎麼樣。

畢竟他那個人,人前永遠端正持重,即便兩天不睡,隻怕也不會在麵上流露出什麼。

可是慕淺又隱隱覺得,與往常彆無二致的表麵形象之外,霍靳西似乎又有什麼不同。

比如他出門的時候......吻了她。

那是在早餐餐桌旁,霍祁然還在吃早餐,阿姨正在旁邊收拾盤子,她剛剛下樓,走過來時正趕上他要出門。

這原本是常態,偏偏他忽然伸出手來攬了她,低頭親了她一下。

空氣悄無聲息地凝滯了片刻,那一刻,霍祁然在看他們,阿姨也在看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