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38章 圓滿

-

第238章圓滿

及至週六,齊遠才收到霍靳西當天晚上的行程安排,不由得怔了怔。

蘇榆演奏會舉辦的音樂廳就在懷安畫堂斜對麵,因此下班之後,霍靳西的車子就直接駛向了展覽路。

齊遠坐在副駕駛座,幾番猶豫,還是忍不住開了口:“霍先生,關於蘇小姐的事......”

先前慕淺找他,並表示相信他之後,他本以為這事應該就算過去了,誰知道今天霍靳西還要跟慕淺一起去聽演奏會?這到底是福是禍?

霍靳西原本坐在後排看檔案,聽見他提起蘇榆,抬眸看了他一眼。

既然已經開口,齊遠索性一口氣說了出來:“太太其實都知道了。”

霍靳西並冇有太大的反應,聞言隻是淡淡應了一聲,又低頭看檔案去了。

齊遠見狀,這才鬆了口氣。

看來兩人果然就這個問題溝通好了,這麼看來,慕淺今天晚上其實是準備去蘇榆麵前宣示主權的?

想到這裡,齊遠不由得有些想笑,然而一想到慕淺的秉性,卻又忍不住暗暗祈禱——祈求慕淺隻是簡簡單單秀秀恩愛就好,千萬不要再出什麼幺蛾子。

車子抵達懷安畫堂,斜對麵的音樂廳已經不斷有車子駛入,陸陸續續有人入場。

霍靳西下了車,走進了畫堂。

沈迪正在畫堂負責新一輪的畫作擺放工作,一轉頭看見霍靳西走進來,連忙迎上前去,“霍先生。”

霍靳西點了點頭,直接便準備上辦公室。

“霍先生。”沈迪連忙喊住他,“霍太太不在這裡。”

霍靳西頓住腳步,轉頭看向她。

沈迪隻能將慕淺留下的話原話傳達:“霍太太今天約了一位畫家見麵,說是這位畫家脾氣古怪,很難約到,見麵可能會晚。她說如果霍先生來了她還冇回來的話,就讓霍先生您先入場,她一回來也會入場。”

說完,沈迪將慕淺留下的一張票遞給了霍靳西。

“我在這裡等她。”霍靳西說,“你忙你的。”

沈迪聽了,連連點頭。

這個時間畫堂已經冇有什麼人,霍靳西坐到休息室,繼續看自己的檔案。

不多時,齊遠匆匆從外麵走進來,“霍先生,駱麟先生在外麵。”

駱麟是桐城文化部高官,跟霍柏年是從小玩到大的好友,霍駱兩家也是世交,當初懷安畫堂開幕,駱麟也親自前來道賀,這會兒他前來,霍靳西自然要出去打招呼。

“駱叔叔。”霍靳西走出去,果然見到了駱麟和桐城一眾文化產業的相關人員。

駱麟見到他,倒是有些驚訝,“靳西,你竟然親自在這裡坐鎮?這可真是太難得了。”

霍靳西隻淡淡點了點頭,“駱叔叔怎麼會這個時間來這裡?”

“哦,咱們桐城出了個大提琴家蘇榆,今天在音樂廳辦演奏會,我們都是來捧場的。這不是還冇到開場時間嗎,就來這邊看看。看起來經營得不錯啊!”駱麟笑著道。

霍靳西神情依舊清淡,帶著駱麟上上下下走了一圈。

這一圈參觀完畢,另一邊的入場時間也差不多了。

沈迪在人群後站了許久,見駱麟一行人準備出門,終於硬著頭皮衝上前,對霍靳西說:“霍先生,霍太太可能會遲到,您先入場吧,不然太晚了,影響彆人就不好了。”

霍靳西聽了,隻拿眼尾掃了她一眼。

沈迪頓覺寒涼入骨,連忙悄無聲息地退開了。

正準備離開的駱麟聽到這話,看向霍靳西,“靳西,你也是要去聽演奏會的?既然如此,那我們一起入場吧。這樣的場合,遲到確實不太禮貌。”

霍靳西淡淡應了一聲,冇有拒絕。

一行人由貴賓通道入場時,全場幾乎都已經坐滿了人,離演奏會正式開場不過還有三分鐘。

霍靳西位置獨好,隻是身旁卻冇有人。

舞台大幕後方,一個腦袋從黑暗中探出來,朝觀眾席上看了一眼,立刻奔回後台,看向已經在準備上場的蘇榆,“霍先生來了!”

蘇榆聞言,向來平靜從容的眼眸,竟瞬間明亮了幾分。

“可是他身邊的位置是空著的,那位霍太太好像冇有來。”

蘇榆聽了,先是怔了片刻,隨後嘴角卻控製不住地勾了勾。

如此,倒是正好。

晚上八點整,演奏會正式開場。

舞台上,大幕緩緩升起,一束雪白的光束射在舞台中央,蘇榆一身純白的裙子坐在舞台中央,懷中是一把棕色的大提琴。

全場觀眾注目之下,渾厚豐滿的音樂自弦端緩緩流淌開來。

蘇榆緩緩抬眸,目光之中,隻有一個人。

他就坐在她正前方的位置,她抬眸就能看見他。

這場演奏會,有誰來並不重要,可是如果冇有他,就不算完整。

而此時此刻,她圓滿了。

霍靳西獨坐在舞台下方的黃金位置,目光落在舞台上,卻始終是麵沉如水的姿態。

而他右手邊的位置,始終冇有人。

......

一場演奏會結束,全場觀眾掌聲經久不息。

蘇榆站在舞台上,十分優雅地鞠躬謝禮,目光卻是頻頻落到霍靳西身上。

他神情始終很淡,卻也在為她鼓掌。

演出已經結束,蘇榆再冇有剋製,看著霍靳西,眼中漸漸泛起水光。

大幕緩緩落下,那男人的身影也一點點消失在她視線之中,直至完全看不見,蘇榆才驀地轉身看向上前來恭喜自己的助理,“你去留住霍先生,我換身衣服就過來。”

助理連忙答應著,蘇榆則連大提琴都顧不上,匆匆跑向了後台。

等到她換了另一條典雅的紫色禮服再走出來時,卻隻見助理一個人愣愣地站在舞台邊。

蘇榆頓了頓,上前,“霍先生呢?”

助理連忙道:“一散場我就出去了,可是霍先生那時候就已經不在座位上了......他怎麼走得那麼快啊?”

蘇榆垂了垂眼眸,冇有多說什麼,轉身就又回到了後台。

......

同樣的時間,慕淺穿著一條墨綠色的小禮服,獨自坐在城南一家餐廳靠窗的位置,百無聊賴地看著窗外的星空。

眼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她這纔不緊不慢地轉頭,悠悠然朝侍應招了招手,“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