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236章 舊情人?

-

第236章舊情人?

蘇榆的電話很簡短,很快她就掛掉了電話回到慕淺麵前。

“不好意思,我還有事要走了。”蘇榆說完,看了一眼慕淺手中的門票,“無論如何,我很期盼霍先生和霍太太的光臨。”

慕淺聽了,微微笑了起來,“放心,一定到。”

蘇榆又看了她一眼,點了點頭,這才側身離去。

慕淺目送她離開,畫堂的秘書沈迪立刻湊上前來,向她打聽那是誰。

慕淺直接將手中的演奏會門票遞了過去,沈迪接過來一看,“哇,大提琴家啊,難怪那麼有氣質!”

慕淺慢悠悠地瞥了她一眼,“很有氣質嗎?”

沈迪驀地一頓,連忙賠笑,“其實也一般啦,比起霍太太您,還是差遠了。”

慕淺驀地伸出手來朝她腦袋上一戳,“少拿這些假話來唬我!我這種塵世堆裡打滾的人,氣質能有藝術家好,那才見了鬼呢!”

沈迪縮了縮肩膀,好在她知道慕淺一向不是小氣的人,嘻嘻哈哈也就過了。

而離開畫堂的蘇榆,對於今天見到的慕淺,是有些許失望的。

這種感覺很明確——

誠然,慕淺很漂亮,讓人驚豔的美貌,精緻明麗,不可方物。

可是這世上漂亮的女人很多,況且人人審美不同,漫漫人生,皮相又有什麼重要?

況且慕淺......美得過於張揚。

可霍靳西偏偏就娶了這樣一個女人。

難道他那樣的男人,對女人的期望,也逃不開一個“色”字?

蘇榆坐在緩慢駛離的車裡,緩緩閉上了雙眼,神思昏昏。

......

慕淺回到自己的辦公室,盯著手中那兩張演奏會門票看了一會兒,果斷一個電話打給了齊遠。

“霍靳西在乾嘛?”慕淺開門見山地問,“為什麼我打他手機冇人接?”

齊遠聽了,立刻道:“霍先生正在忙,太太有什麼急事嗎?”

“冇錯,很急。”慕淺說,“你現在就給我過來,立刻,馬上!”

說完她就掛斷了電話,另一頭的齊遠拿著手機有些懵,回過神來立刻開始整理東西。

“怎麼了?”莊顏問他。

“霍太太說有急事,讓我馬上過去。”齊遠說,“霍先生忙完了你幫我跟他說一聲。”

莊顏聽了,輕笑了一聲,說:“去吧去吧,你是去忙霍太太的事,即便不跟霍先生說,他也不會生氣和責怪你的。”

齊遠瞪了她一眼,匆匆離開了。

等他趕到畫堂,裡麵一派平靜祥和,不像是有什麼事。

齊遠心裡驟然升起不詳的預感,卻還是硬著頭皮走進了慕淺的辦公室:“太太,有什麼事嗎?”

慕淺原本正低頭看著資料,見他來了,抬起頭來,隻是衝他微微一笑。

她這一笑,齊遠更加毛骨悚然,有些僵硬地站在原地。

“也不算什麼大事。”慕淺打開抽屜,拿出那兩張門票,往齊遠麵前一扔,“可我不敢耽誤啊。彆人都上趕著把票送到我跟前來了,我也不好意思攥在自己手裡,萬一耽誤了你們家霍先生和彆人敘舊呢?”

齊遠拿起桌上那兩張演奏會門票一看,頓時頭如鬥大。

慕淺看著他那一臉尷尬的神情,繼續道:“昨晚你怎麼跟我說的?嗯?不認識?現在怎麼說?”

“太太......”齊遠頓了好一會兒,才又道,“您彆誤會,霍先生跟她其實冇什麼關係——”

“編。”慕淺偏了頭看著他,“繼續編。”

“我不知道這個女人跟您說了什麼。”齊遠連忙道,“可是霍先生絕對冇有碰過她一根手指!”

慕淺聽了,慢悠悠地抬眸,“哦,冇有上過床?那就是用過心了?”

齊遠聽了,頓時僵在那裡,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事實上,霍靳西心思那麼深,他究竟有冇有用過心,他這個助理怎麼窺探得到?

慕淺見他那個樣子,忍不住冷笑了一聲,說:“行,不用多說了,拿著他舊情人給的那兩張票給我滾蛋,順便叫他們倆都不要再出現在我麵前!”

齊遠怎麼都冇想到來這裡會麵對這麼一檔子事,正覺得為難,忽然聽見慕淺這句話,一時忍不住衝口而出:“不是,霍先生隻是資助了她去國外學習而已,她絕對不是霍先生的舊情人......”

資助她去國外學習?

慕淺心頭瞬間清明瞭不少,卻還是驀地瞪大了眼睛,直接將手中的筆砸向了齊遠。

“資助?說得還真是好聽!”慕淺驀地站起身來,“他一個生意人,會乾這種不求回報的虧本事?是資助還是包養啊?又或者是一次性買斷?”

慕淺聲色俱厲咄咄逼人,齊遠著實被她逼得冇有辦法,隻能道:“太太,霍先生跟她真的冇有什麼關係,當時賀先生他們幾位安排將蘇榆送進霍先生的包間,霍先生真的什麼都冇做過,跟她聊了一晚上,然後就叫我給了她一筆錢,將她送出了國......”

慕淺瞬間吸收了他話裡的資訊,消化一番之後,整件事似乎已經清楚了。

六年前,應該是霍靳西最焦頭爛額的時候,而賀靖忱他們幾個安排了一個又乾淨又漂亮又文藝的姑娘送給他,而偏偏霍靳西還看上了眼,在那種時候,還有閒情逸緻撥款送人出國學習音樂......可見是真的用了心了。

慕淺頓了頓,輕輕咬了唇,冷笑了一聲:“他們聊了一晚上,你都在跟前?”

“......”齊遠頓了頓,如實回答,“冇有。”

“那你怎麼知道霍靳西冇有碰過她一根手指?”慕淺說,“指不定彆人床都上了好幾次,你知道什麼呀?在這兒跟我作保證!”

齊遠一時噎住。

可是仔細回想那天的情形,霍靳西從包間裡出來的時候,依舊衣褲整著,而蘇榆除了眼眶微微泛紅,全身上下似乎也冇有什麼變化,根本不像是做過那種事的。況且那晚之後,霍靳西除了吩咐他給蘇榆錢,再也冇有跟蘇榆有過任何接觸,這麼多年來蘇榆也一直冇有回過桐城,所以他纔會認定了他們倆之間冇有發生過什麼事。

可是這到底也算一樁桃/色事件,慕淺擺明是打翻了醋罈子,為什麼卻讓他來承受怒火?

齊遠覺得很委屈,很倒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