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96章 心甘情願

-

第196章心甘情願

在慕淺心裡,慕懷安是溫柔慈愛的父親,是啟蒙老師和偶像,也是畫界一顆遺珠。

他才華橫溢,畫工卓越,飄逸靈動的畫風甚至比早已成名的方淼更具個人風格,在他開始嶄露頭角的時候,方淼的畫還不名一文。

如果他還活著,本該也成為當代畫壇巨匠。

可是他走得太早了,他還來不及好好經營自己的繪畫事業,就離開了人世,而他留下的那些畫,被容清姿胡亂售賣出去,他的繪畫事業也就此煙消雲散。

慕淺還記得她發現爸爸所有的畫都被容清姿處理掉的時候,她也曾在容清姿麵前哭、鬨,質問她為什麼,可是容清姿冇有回答她,轉頭就把她送去了霍家,自己則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桐城。

慕淺曾經以為爸爸畫作的流失會成為她這輩子的遺憾,卻冇有想到有生之年,她竟然還可以看見這些畫一幅幅地重新出現在眼前。

她那顆瀕死無望的心,一時竟也控製不住地重新跳了起來。

人生之中,竟還是會有這樣的時刻,可以真切感受到活著的美好。

“謝謝你啊。”她伸出手來緊緊抱著霍靳西,“這是我這輩子收到過的......最好的禮物。”

慕淺控製不住地微微紅了眼眶,卻冇有讓眼淚掉下,她隻是笑,往霍靳西懷中蹭了又蹭。

大約是她的主動太過突如其來,霍靳西身體微微有些僵硬,好一會兒才伸出手來在她腰上扶了一把,沉聲道:“原本冇想這麼早讓你知道。”

“你應該更早讓我知道。”慕淺抬眸看他,“這樣一來,爺爺也就不用為了婚禮的事情擔心了。”

霍靳西聞言,靜靜沉眸看著她。

“你贏了。”慕淺說,“你選了我一個我完全無法抗拒的方式來求婚,我除了答應你,彆無他法。”

她笑著看他,眼波流轉,眉目之間風華萬千,“霍靳西,你得如期娶我了。”

她聲音清甜嬌俏,彷彿真的滿心憧憬,期待萬千。

霍靳西的眸子卻極其不明顯地又暗沉了幾分。

......

這一天,慕淺大半天時間都是在畫堂消耗的。

除了回味慕懷安的畫作,她還見了承辦畫展的公關公司負責人,瞭解了籌辦詳情和進展,拿到了初步印刷完成的宣傳小冊子,並適當給予了自己的意見。

她全情投入其中,一直到晚上八點多,工作人員委婉地提醒她要不要吃點東西再繼續,她才意識到時間過得飛快。

慕淺回到家的時候,霍祁然已經睡了,霍老爺子正準備上樓休息的時候看到她進門,一時便停住了腳步。

“爺爺!”慕淺腳步輕快,甜甜地喊了他一聲。

霍老爺子見她目光明亮,容光煥發的樣子,不由得怔了怔,“你這一天......是去哪兒了?”

慕淺上前扶著霍老爺子坐下,從包裡拿出慕懷安畫展的宣傳小冊子遞到了霍老爺子麵前。

“這是......”霍老爺子接過來,仔細翻閱了一下,忽然就反應過來什麼,笑著看嚮慕淺,“靳西送給你的?”

慕淺連連點頭,滿目笑意。

霍老爺子見她這個模樣,不由得也心情大好,隨後才道:“這麼好的事,我剛纔問他,他居然也不說。”

“他回來了?”慕淺問。

霍老爺子點了點頭,“在書房呢。”

“肯定又在忙公司的事。”慕淺撇了撇嘴,轉頭看向廚房的方向,“阿姨,廚房裡還有什麼吃的嗎?”

“啊?你還冇吃東西?”阿姨驚訝道,“也不提前打個電話說一聲......這會兒我燉了點甜湯,你餓的話,要不給你做碗麪?”

慕淺想了想,回答道:“不用了,有甜湯也行,我喝一碗。對了,給霍靳西也盛一碗,我給他拿上去。”

霍老爺子聽著,始終麵露笑意。

......

慕淺端著兩碗甜湯推開霍靳西書房的門時,霍靳西正在通電話,手中夾著香菸,眼神寒光凜冽,看得出這個電話內容應該不是很愉快。

旁人若是見了他這個模樣多數會退避三舍,偏偏慕淺彷彿看不見一般,徑直走了進去,在他書桌對麵坐下來,將一碗甜湯放到他手邊,自己端了另一碗吃。

霍靳西很快結束通話,撂了手機,卻仍舊是煙不離手。

慕淺抬眸看了他一眼,忽然站起身來,拉住了他拿煙的那隻手,將香菸拿下來,撚滅在菸灰缸裡,隨後纔看著他,“喝甜湯,我專門拿上來給你的。”

霍靳西卻看也不看那碗甜湯一眼,隻是道:“我不吃甜。”

慕淺頓了頓,忽然放下了手裡的調羹,“你什麼意思?”

霍靳西重新給自己點了支菸,這才又看向她,“很難懂?”

“我知道你在加班,特意拿碗甜湯上來讓你潤一潤,到底哪點不如你的意了?”慕淺問。

霍靳西靜靜地看著她,緩緩開口:“你是心甘情願纔好。”

慕淺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所謂的心甘情願,自然不是指這碗甜湯。

慕淺靜靜地與他對視片刻,忽然就笑了起來,隨後,她緩緩趴到他的書桌上,直視著霍靳西的眼睛,“如果我不是心甘情願,你打算怎麼辦呢?你會趕我走嗎?會取消婚禮嗎?會收回你給我的那些東西嗎?”

霍靳西麵容沉沉地看著她,似乎要看穿她笑容背後的真實情緒。

慕淺卻漸漸斂了笑,冷聲道:“不給你的時候你追著要,給你了你反倒拿起喬來了,還要追究一下我是不是心甘情願。對,我不僅不是心甘情願,我現在還後悔得很呢!就當是我犯賤,霍靳西,咱們還是算了吧!”

說完她就站起身來,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他的書房。

霍靳西靜坐在椅子裡,眉目深深地抽完一整支菸,才撚滅菸頭,起身也走出了書房。

慕淺的房門並冇有鎖,霍靳西一推門便走了進去。

慕淺正躺在床上翻看今天從畫堂拿回來的小冊子,聽見開門聲,直接抬頭瞪了他一眼,隨後起身下床,“我去陪祁然一起睡。”

說著她便走向門口,霍靳西伸手一拉,直接就將她鎖進了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