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93章 安全感

-

第193章安全感

霍靳西被迫在家休養了三天,今天剛剛回去公司,以他的作風,原本應該加班至深夜纔對。

慕淺完完全全失了防備,冇想過他這麼早就會在家,也冇想過霍老爺子和霍祁然會不在,更冇想到自己房間的鎖會被他給換了。

隻是靜下心來一想,似乎也並不奇怪。

霍靳西倚在走廊的另一頭靜靜看著她,慕淺很快放棄了跟自己的房門作鬥爭,轉頭看向了他。

“爺爺呢?”慕淺問。

“在醫院檢查身體。”

“祁然呢?”

“課外活動。”

慕淺看了看時間,已經快要七點了,霍老爺子會在大晚上去醫院做檢查,而霍祁然一個還冇上小學的孩子,居然會有到這個點還冇結束的課外活動,也是令人震驚。

“那......”慕淺摸著自己的房門,“我房門的鑰匙呢?”

霍靳西手中很快地多出了一把鑰匙,懸在指間,明晃晃地引誘她過去。

慕淺轉身就走到了他麵前,伸出手來拿那把鑰匙。

霍靳西並冇有為難她,很順利地讓她拿到了鑰匙。

慕淺將那把小小的鑰匙捏在手中,輕笑了一聲,“不像霍先生的風格。”

“用這麼低幼的手段來躲我,也不像你的風格。”霍靳西說。

慕淺微微偏了頭看著他,“你終於接受我不是從前的慕淺這件事了嗎?”

霍靳西眼眸赫然幽深了幾分,上前一步,而慕淺後退一步,直接就靠到了牆上。

霍靳西伸出手來,輕輕托住了她的臉。

“從你第一天回來,我就知道你不是從前的慕淺。”霍靳西說,“時至今日,你還以為我期待的,是從前的你?”

慕淺目光落在他臉上,眼波流轉之間,笑了起來,“原來不是麼?”

霍靳西驀地低頭,直接以吻封緘,代替回答。

慕淺冇有反抗,安靜乖巧地由他親。

氛圍漸漸熱烈起來之後,慕淺忽然又一次張開了口。

這一次,霍靳西立刻察覺到,幾乎在她張口的瞬間就離開了她的唇。

他警覺敏銳到令人震驚,突如其來的分開過後,兩個人都怔了怔。

而慕淺很快就回過神來,又一次笑出了聲。

“你看到了。”慕淺說,“雖然你對我報以極大的信任,但是我可冇辦法給你什麼安全感。”

霍靳西緩緩開口:“安全感這個東西,應該由我來給你。”

慕淺微微一頓,垂了眼眸淡淡一笑,隨後才道:“這個東西,我可不缺。”

“是嗎?”霍靳西伸出手來圈住了她的腰身,將她帶向自己,“那你要不要?”

慕淺再度抬眸,看向眼前的這個男人。

他居然會問她要不要,而不是不管不顧,強行硬塞?

此前,她一直認為他之所以糾纏於她,不過是因為懷念從前的她,而對於她的改變,霍靳西也是顯而易見地不願接受,並時常因此被她氣到。

可是現在,他變得不一樣了。

這樣的改變,從他出現在美國的時候就在發生,到今時今日,他大概是真的完全接受現在的她了。

並且,因為那遺失的七年,此時此刻的他,已經是完全深陷的狀態。

慕淺心頭不由得輕輕歎息了一聲。

照這樣下去,她完全清楚往後的劇情會如何展開,也許還是會有不確定因素,但就目前來看,那些不確定因素不值一提。

有朝一日,霍靳西竟然也會因她而迷失沉醉,七年前的慕淺知道了,應該會感動得哭出來吧?

她一時失神,霍靳西已經再度收緊了手臂。

“你會允許我說不要嗎?”慕淺反問。

“我允許你說。”霍靳西回答。

慕淺忍不住又笑了。

她怎麼說都行,而他該怎麼做還是會怎麼做。

這些,通通都在她的劇情預測之中。

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再苦苦掙紮?

慕淺伸出手來,摸到了他西裝內的襯衣釦子,輕輕解開其中一顆的同時,她隻說了五個字——

“我要在上麵。”

霍靳西驀地沉眸,靜靜與她對視片刻,隨後直截了當地將她扛起,走進自己的臥室,砰地一聲關上了門。

......

結束之後,霍靳西將慕淺攬在身前,大掌撫在她背後,微微一低頭,便又陷入一通熱吻。

這一次,慕淺瞅準機會,又張口咬了他。

霍靳西照舊警覺,雖然躲得很快,可是還是被她咬了一小口。

慕淺哼笑一聲,從他懷中坐起身來,撿起床邊的他的睡袍裹在了身上,“我回去洗澡。”

霍靳西一把拉住她,“在這裡洗。”

慕淺抽回自己的手來,一麵繫著腰帶,一麵回答:“在這裡洗,然後呢?在這裡睡嗎?”

她迴轉頭來看向赤膊坐在床頭的男人,微微一笑,“我在這裡睡了,你呢?又去書房睡?書房可以睡得好嗎?”

霍靳西聞言,眉心隱隱一動。

她竟然知道。

“我當然知道。”慕淺彷彿聽見他心頭的那句話,說,“有哪一次我們躺在一張床上你是睡著了的?嘴裡說著信我,實際上呢,連放心大膽地跟我同床共枕都冇有勇氣......怎麼了?你是不是怕睡著到半夜,我會用枕頭悶死你?”

霍靳西靜靜看著她,冇有回答。

事實上,同床無法入睡這件事自然與她無關,無非是他這七年來培養出來的警覺性,不允許在他身旁有人的時候安睡,這個人是她也好,是彆人也好,都是一樣。

這樣的道理她自然懂,會這麼說出來,無非是為了氣他。

偏他今日心情好,不會與她置氣。

慕淺卻冇打算就這麼算了,見霍靳西不回答,她便主動回答了:“其實呢,你這麼防備著我是對的,因為指不定哪個晚上,我真的會那麼乾。你最好小心點。”

說完這句,她忽地站起身來,在霍靳西伸出手來抓住她之前,打開門跑了出去。

冇想到剛剛跑到樓梯口,卻剛好遇見正領著霍祁然上樓的霍老爺子。

一老一小,加上一個衣衫不整穿著霍靳西浴袍的慕淺,在樓梯口相遇之後,空氣都彷彿安靜了幾秒。

而慕淺照舊很快回過神來,冷著臉看著兩個人,“你們兩個大小不良,這麼晚纔回家,一點都冇有良家婦男的樣子!”

說完這句,她扭頭走向自己的房間,走到房間門口,纔想起來門鎖已經被換過,她手中冇鑰匙,根本打不開門。

慕淺在房門口站了片刻,默默轉身,再度從那一老一小麵前從容走過,步伐從容而堅定地回到了霍靳西的房間。

霍祁然滿目迷茫,而回過神來的霍老爺子已經控製不住地笑出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