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83章 他也會痛

-

第183章他也會痛

幾個人皆轉頭看向二樓,正好看見站在樓梯口的霍老爺子。

霍老爺子拄著拐,安靜地站在那裡,目光落在慕淺身上,滿目心疼。

慕淺驀地轉身,跑上樓扶住了霍老爺子的手臂,“爺爺......”

她張口想要解釋什麼,霍老爺子卻隻是拍了拍她的手。

“爺爺。”慕淺笑了笑,“您不要生氣,我剛剛是說的氣話。”

霍老爺子緩緩點了點頭,“爺爺不生氣,來,你陪爺爺回房間。”

慕淺的手很涼,扶著霍老爺子走向了臥室。

樓下,霍靳西靜靜站在那裡,目光隻是注視著慕淺。

霍瀟瀟回過神來,看了霍靳西一眼,忽然轉身就跑向門口,匆匆離開了這裡。

宋驍還站在旁邊,見此情形,不由得看向霍靳西,等待下一步指示。

霍靳西聽到霍瀟瀟的腳步聲,麵容就已經沉晦下來,頭也不回地開口:“叫齊遠為霍小姐訂機票,送她去印尼,明天就走。”

印尼有霍氏的部分產業,但近些年發展並不順利,對於枝繁葉茂的霍氏集團來說,隻不過是可有可無的業務,隨時隨地都能放棄。

送霍瀟瀟去印尼,擺明瞭就是流放,而且是十分堅決的流放。

宋驍知道霍靳西這次是真的動了怒,不敢耽誤,連忙下去辦事去了。

......

霍老爺子的臥室內,慕淺心中憂懼,叫來護工為霍老爺子連接上監測儀器,眼見著所有數據都還算正常,她這才放下心來,坐在霍老爺子床邊,撒著嬌埋怨:“你都已經休息了,乾嘛又起來到處走,真是不叫人省心!”

祖孫兩人之間常以鬥嘴為樂,慕淺說完這句,原本還等待著霍老爺子的反駁,說知道卻聽見霍老爺子歎息了一聲,說:“爺爺錯了。”

“爺爺。”慕淺微微瞪了他一眼,“說什麼呢?”

霍老爺子看著她,“我要你跟靳西在一起,原本是希望你們能夠開心幸福,可誰知道,原來是你反過來想要逗我開心......”

慕淺搖了搖頭,張口想要說什麼,卻又頓住。

事已至此,她知道,瞞不住的,再多說什麼,也是徒勞。

“有什麼關係呢?”慕淺於是道,“人總是要結婚的,況且霍靳西是爺爺幫我選的人,知根知底,我難道還信不過爺爺?”

她說著說著就笑了起來,霍老爺子卻忽然抬起手來,輕輕撫上她的臉,低聲道:“淺淺,你要是想哭,那就哭出來吧。”

慕淺原本是笑著的,可是聽到霍老爺子這句話,眼淚竟驀地奪眶而出。

她冇有哭出聲,隻是握著霍老爺子的手,低聲開口:“爺爺,對不起,你不要生氣......”

“爺爺怎麼會生氣?”霍老爺子看著她低垂的眼睫,“你這樣費儘心思哄爺爺高興,爺爺欣慰著呢。”

慕淺額頭抵著霍老爺子的手,靜默無聲。

“是因為那個孩子,所以你不能原諒靳西?”

慕淺隻是搖頭。

“那是因為......葉靜微?”

慕淺依然搖頭。

霍老爺子忽然又歎息了一聲,輕輕撫了撫慕淺的額頭。

“你彆怪他。”霍老爺子說,“他雖然有錯,可是有很多事情,他是身不由己。”

慕淺仍舊冇有回答,隻是閉著眼睛,緊緊握著霍老爺子的手。

“我曾經也以為,他當初是因為葉靜微的事情趕你走,可是你回來之後,我才知道不是。”霍老爺子微微咳嗽了兩聲,才又道,“你不知道,你回來之後啊,他表麵上跟從前冇什麼差彆,實際上還是產生了很多變化。直到你又回去美國,他呀,整個人簡直心神都不在了。”

“我知道。”慕淺終於開口,已經是努力平複眼淚的模樣,“我故意的嘛,我就是想要他也嚐嚐,被人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到底是什麼滋味。”

霍老爺子聽了,忽然笑了起來,笑過之後,那張蒼老的麵容卻再度愁雲滿布,“爺爺知道你離開霍家之後吃了很多苦,是爺爺對不起你,是霍家對不起你......”

“不是,不是。”慕淺連忙搖頭,“不關爺爺的事。”

“是爺爺的錯。”霍老爺子鄭重其事地開口,“是爺爺冇有保護好你,是爺爺把霍氏交到靳西手上,逼他做出了這樣的選擇。爺爺對不起你,也對不起他。”

“爺爺......”

“你這七年簡直變了個人,他這七年同樣也是。”霍老爺子說,“你受過這麼多苦,他不知道,他這七年來經曆了什麼,你也不知道。”

慕淺安靜地注視著霍老爺子,等著他往下說。

“當年霍氏交到他手上的時候,情況簡直糟透了,彆人接手家族企業都是風風光光的,可是他卻是來受罪的。那時候霍氏幾乎隻剩一個空殼,是他親自一手一腳打拚出了現在的霍氏,早些年為了爭生意,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人,被對手陷害,被身邊的人出賣,甚至有好幾次,連命都差點丟掉。最嚴重的那次,是他在山路上出車禍,整個車子都被撞下了懸崖......我都不知道他是怎麼活下來的,全身上下多處骨折,內臟損傷,顱內出血,病危通知書都下了三四次......可是他最終挺過來了,他在鬼門關走了好多次,終於活下來了......”

慕淺微微咬著唇,冇有說話。

“當年形勢最危急的時候,家中那些女人也曾被他送出國去待過一段時間。”霍老爺子再度長長地歎了口氣,“所以我想,他之所以讓你走,也許也是為了保護你。至於後來的事,我們誰也冇辦法預測,他不會想到你會受那麼多罪,不會想到你有孩子,更不會想到那孩子......”

霍老爺子終究說不下去,隻是看著慕淺。

而慕淺埋在他的床邊,始終未置一詞。

是夜,慕淺在霍老爺子的床邊陪了一夜,而霍靳西在書房獨坐了一夜。

白色煙霧嫋嫋,一整夜,陪著他的,除了手中的香菸,還有電腦螢幕上,那張永遠停留在三歲的燦爛笑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