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80章 不是他

-

第180章不是他

慕淺本無心應酬霍靳西,奈何他一路走來,許多人視線都落在他身上,又是公眾場合,她哪能不給麵子?

因此慕淺很順從地將自己的手遞向了霍靳西,被他圈入掌中。

葉瑾帆看著這一幕,淡淡笑了笑。

慕淺這纔對霍靳西介紹道:“這位是葉先生。”

霍靳西看了她一眼,隨後纔看向葉瑾帆,緩緩道:“葉瑾帆先生,你好。”

顯然葉瑾帆從來和霍靳西並無交集,聽到霍靳西叫出他的全名後,他先是有片刻的錯愕,隨後很快笑著伸出手來,“霍先生,你好。”

霍靳西與他握了手,淡淡開口:“葉先生一個人來的?”

“不是。”葉瑾帆很快識趣地笑了笑,“我的女伴在那邊。淺淺,那我就不打擾你和霍先生了。”

慕淺笑著應了一聲。

葉瑾帆轉身離去,慕淺這纔看向霍靳西,“怎麼,霍先生對這樣的場合也有興趣嗎?”

霍靳西目光落到她臉上,回答:“原本冇有。”

慕淺聞言,迎上他的目光,笑得張揚無忌。

晚會很快進入正式流程,慕淺也隨著霍靳西落座。

因為在場明星居多,因此不似那些商業晚宴,氛圍很是活躍,還安排了不少節目助興,自然都是跟慈善相關。

很快進入慈善拍賣階段,拍賣品都是出席晚會的賓客所捐,千奇百怪林林總總,慕淺看得很是有趣。

晚會進入**的時候,工作人員拿著一幅畫上了台,一同上台的還有姍姍來遲的大明星施柔,很明顯,那幅畫就是施柔所捐。

施柔拿了話筒,婷婷嫋嫋地站在台上,先是對自己遲到的事情道了歉,隨後才介紹起了身邊的那幅畫:“這幅國風山水圖是由著名畫家方淼先生和他的好友一同創作,這樣的合作方式在大師中並不常見,但是因為方淼先生非常推崇故友的才華,所以有了這一幅難能可貴的畫作。所以請在座諸位善心人士多多舉牌,誰若拍得這幅畫,我願意與他共舞一曲!”

話音剛落,現在頃刻間掌聲雷動。

先前一直很活躍的慕淺卻始終一動不動。

霍靳西轉頭看了她一眼,見她隻是兩眼發直地看著台上那幅畫,分明已經失了神。

現場的出價很快就達到了兩百萬以上,而舉牌的人依舊絡繹不絕。

霍靳西再度將慕淺的手納入了掌中,緊緊握住。

他的手掌溫暖乾燥,而她的指尖則微微發涼。

現場競拍的聲音依舊不斷響起——

“260萬!”

“270萬!”

“280萬!”

慕淺冇有再像先前那般每每有人出價便回頭四處張望,她隻是安靜地坐著,一絲細微的動作也無。

直至身畔忽然響起霍靳西的聲音:“500萬。”

現場驀地安靜了片刻,施柔從台上看過來,微笑著朝霍靳西點了點頭。

然而霍靳西卻已經看向了身邊的慕淺,慕淺終於回過神來,也看向他。

“這價格滿意嗎?”霍靳西隻是問她。

這話問得,倒好像台上那幅畫是她捐的一樣。

慕淺想了想,緩緩道:“我覺得可以再高一點。”

霍靳西隨即再次舉牌,“一千萬。”

這價格一出,頓時創造了現場最高善款記錄,引得掌聲雷動。

慕淺也隨即浮誇地拍起了手掌,臉上笑容滿溢,顯然是很滿意這個價格。

由於這幅畫是施柔所捐出,附贈一支舞,主持人原本想藉機盛讚一下施柔的魅力,可是偏偏拍下的人是霍靳西——人家的正牌未婚妻就坐在旁邊呢,主持人自然不敢擅自製造彆的曖昧,因此隻是來到霍靳西身旁,笑著詢問:“感謝霍先生慷慨解囊,是什麼原因讓您對這幅畫如此喜愛,誌在必得呢?”

“這幅畫的另一個作者,是我未婚妻的父親——慕懷安先生。”霍靳西簡短地回答。

現場驀地響起一片驚歎聲。

慕淺並冇有太過驚訝,從霍靳西詢問她價格的時候,她就知道他已經猜到了。

因此她隻是笑,在眾人的眼中,甜蜜依偎在霍靳西身旁。

台上的施柔看在眼裡,也隻是默默微笑鼓掌。

“那麼,霍先生拍下這幅畫的同時,還贏得了施柔小姐一支舞。”主持人道,“霍先生是準備親自跳這支舞呢,還是準備將這一榮幸轉贈他人?”

霍靳西冇有回答這個問題,隻是朝慕淺伸出了手。

慕淺看著他伸到自己麵前的那隻手,一時有些遲疑該不該迴應。

台上的施柔見到這幅情形,反應倒是很快,笑著開口道:“未來霍太太在場,這支舞哪輪得到我和霍先生跳。那不如就有請霍先生和霍太太共舞一曲,也讓在座諸位有幸見證兩位的幸福,預祝二位新婚之喜。”

場內再度響起雷鳴般的掌聲,所有人等待的時刻,慕淺卻隻是抬眸看著霍靳西,“我可不確定自己還會不會跳。”

霍靳西聞言,緩緩道:“我教出來的人,不會差。”

話音落,他便站起身來,以一副紳士姿態再度嚮慕淺伸出手。

慕淺與他對視片刻,終於將手放進了他的掌中,一同上台。

滿場星光璀璨,她原本不該受到這樣的關注,卻隻因為身邊的男人是霍靳西,因此她竟然成了在眾多明星麵前表演的那個。

慕淺餘光瞥見許多人拿出了手機拍照攝影,而霍靳西輕輕攬住了她的腰。

音樂響起的瞬間,熟悉的舞步隨即流淌而出。

慕淺的舞,的確是霍靳西教的。

那年秋天的學生藝術節,她被班上的文藝委員強行拉入班級交誼舞小分隊,偏偏在此之前,她對舞蹈一無所知,於是隻能放學之後躲在自己的房間悄悄練習,然而卻收效甚微。

直至無意之中被霍靳西撞見。

於是,在那些冇有人知道的深夜,伴隨著一首又一首的音樂,一支又一支的舞蹈,她和他之間的距離逐漸無限接近......

此時此刻,滿室光影之中,慕淺抬眸迎上霍靳西的視線,忽然又一次記起了舊事。

與此同時,那些先前還不確定的問題彷彿忽然之間有了答案——

不是他。

多方調查,想要知道她過去、想要清楚知道笑笑身世的人,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