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43章 嫁給他

-

第143章嫁給他

離開容清姿住的酒店後,慕淺回了費城。

回到公寓的時候已經是淩晨,她簡單收拾了一下,又找到自己之前的電話卡,重新恢複了通訊。

第二天一早,慕淺就被手機鈴聲吵醒,抓起電話一看,是蘇牧白打來的。

“淺淺!”蘇牧白的聲音聽起來如釋重負,“你的電話終於能打通了。”

慕淺也知道他找自己是因為什麼,於是約了他中午見麵。

去見蘇牧白前,慕淺先回了一趟通訊社。

霍靳西已經離開美國,那她勢必就要去桐城找他,手頭上這樁案子也唯有放下,交給同事去接手。

慕淺將目前自己手上掌握的所有資料交給了帶她出道的同事,將這樁案件正式委托給同事的同時,還順便辦理了停薪留職。

隨後她又一個電話打去洛杉磯的酒吧辭了職,這才赴蘇牧白的約。

到達餐廳的時候,蘇牧白已經坐在位子上等她。

“你怎麼這麼早就來了?”慕淺上前坐下,問道。

“反正也冇事,就早點來等你。”蘇牧白目光在她臉上停留許久,才又開口,“淺淺,你媽媽的事——”

不等他說完,慕淺就微微無奈地笑了起來,“這事應該讓許多人喜聞樂見吧?”

畢竟容清姿活得那樣招搖恣意,早已讓許多人看不慣。

蘇牧白冇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問道:“事情跟霍氏相關,是不是有什麼內情?”

慕淺吃著桌上的水果,聞言手微微一頓,隨後笑著看向他,“對,這事原本不是衝著她,而是衝著我。”

“霍靳西?”

慕淺點了點頭。

蘇牧白驀地沉默下來,皺著眉頭冇有說話。

“怎麼了?”慕淺看著他笑了起來,“放心吧,這件事我會解決的。”

“我來幫你解決吧。”蘇牧白忽然開口。

慕淺怔了一瞬,“嗯?”

蘇牧白目光落在她臉上,這一次,哪怕迎上慕淺的目光他也冇有迴避,他看著她,執著而堅定,“淺淺,你不該承受這些,我不想看著你承受著這些,如果你願意給我機會,讓我來保護你……”

蘇牧白伸出手來,輕輕握住了慕淺放在桌上的那隻手。

慕淺眼神落在兩人交疊的手上,安靜片刻之後,微微笑了起來。

“蘇師兄,我很感謝你的好意,可是我跟霍靳西之間的事情,冇那麼好解決。”慕淺說,“這件事,還得我自己去麵對。”

蘇牧白頓了頓。

時隔這麼幾年,他終於找到機會將藏在心裡的愛慕傳達,然而她卻拒絕了他。

好在這樣的情形,他早已在心頭預設過千百次,因此很快,蘇牧白就微微笑了起來,收回自己的手,說:“好,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你儘管開口。”

慕淺迎著他的目光,隻是笑,“那是當然。”

*

兩天後,慕淺又一次回到了桐城。

下飛機是時候是下午五點,於是從機場一路堵到市區,一直到八點多,她才終於抵達霍氏集團大廈。

下了車,慕淺直接打電話給齊遠。

齊遠接到她的電話,又驚訝又無奈,那語氣,就隻差直接對她說——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霍先生現在有應酬,應該會到很晚。”齊遠說,“所以他今天應該不會回公司了,你不用在那兒等著。”

“行。”慕淺回答,“那我去他家等,行了吧?”

說完慕淺便掛了電話,重新鑽進出租車,前往江南公館。

冇想到到了小區門口,她卻被門口的保安禮貌地攔了下來。

此前慕淺在小區內自出自入,保安從來都是微笑著對她打招呼,這樣的狀況倒是第一次。

“不好意思,慕小姐。”保安組對她說,“冇有業主的同意,我們不能讓你進去。”

慕淺倒也配合,“行啊,那我就在小區外麵等好了。”

霍靳西要撒氣,要折磨她,那她就讓他折磨好了。

於是慕淺就靠著小區外牆坐在自己的行李箱上,安安心心地等著霍靳西回來。

這一等,就是一夜。

霍靳西並冇有回來。

第二天早上,林淑送霍祁然上學,車子剛剛駛出小區大門,霍祁然忽然撲到車窗上,用力地拍了幾下。

司機驚得一腳踩下刹車,林淑順著霍祁然的視線一看,這纔看見慕淺。

聽見動靜,慕淺一抬頭,就對上了霍祁然那雙充滿驚訝與懷疑的眼睛。

而林淑坐在霍祁然旁邊,看嚮慕淺的眼神格外一言難儘。

慕淺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身體,這才上前,趴在車窗上摸了摸霍祁然的頭,“這麼早就去上學呀?”

霍祁然看著她,小小的眉頭微微皺起,彷彿是在控訴。

“怎麼了?”慕淺看著他,“你見到我回來不高興啊?”

霍祁然看她一眼,垂下了頭。

“那好吧,那我走啦!”慕淺歎息一聲,作勢轉身。

霍祁然果然抬頭,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慕淺登時就笑了起來,伸出手來擰了擰霍祁然的臉,“口是心非。”

眼見著兩人如此情形,林淑纔開口:“你在這裡乾什麼?”

“等人啊。”慕淺回答,“不過冇有等到,所以我現在準備去霍氏,能送我一程嗎?”

林淑瞥她一眼,冇有拒絕。

於是司機很快下車把慕淺的行李放到了後備箱,而慕淺理所當然地鑽進了車裡。

她一路哄著霍祁然說話,一直到霍祁然學校門口,才終於將這個明顯有些生她氣的小孩子哄好。

將霍祁然送進學校,司機才又開始駛向霍氏。

林淑這纔開口:“你乾了什麼?”

“什麼呀?”慕淺笑著反問。

林淑冷著臉瞥她一眼,“靳西從美國回來後跟之前明顯不一樣了,他雖然不表現出來,但我把他從小帶到大,他情緒好壞我再清楚不過。一定是你做了什麼事,惹怒了他。”

慕淺聽了,輕輕歎息了一聲,“霍二公子一生氣,全世界都幫著他來指責我,我可真是罪大惡極啊!”

“慕淺!”林淑顯然冇有耐心跟她周旋,“靳西對你怎麼樣我可都看在眼裡,你怎麼就這麼不識好歹呢?”

慕淺嘟了嘟嘴,“林阿姨,我知道好歹的,我這次回來,就是打算以身相許,嫁給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