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371章 從容

-

第1371章從容

“......莊老師?莊老師!莊老師,打起來啦!”

嘈雜的環境裡忽然傳來一聲聲急切的呼喚,失神的莊依波驟然回過神來,連忙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原來是兩個小孩子一言不合鬨了起來,正你一拳我一腿地招呼對方。

莊依波連忙上前將兩個小孩子分開,耐心問了兩個人之間的矛盾,處理了兩個人之間的問題,這才又重新凝神上起課來。

兵荒馬亂的一堂課結束,莊依波也不急著離開,而是留下來整理教室的狼藉,從掃地擦地到擦琴擦桌,通通親力親為。

正在她蹲在地上費力地撿一塊掉落在鋼琴角落的紙團時,身後忽然傳來一把熟悉的聲音——

“你每天這麼晚下班,就是在做這些事?”

莊依波驀地受驚,匆忙抬頭之時一下子撞在鋼琴上,發出一聲門響。

站在門口的申望津見狀,快步走上前,將她從地上拉了起來。

莊依波按著自己腦袋被撞的地方,低著頭一聲不吭。

申望津拉開她的手,撥開她的頭髮看了看被撞的地方,隨後才又垂眸看向她,道:“這一下撞得夠狠的,冇撞失憶吧?”

他一邊說著話,一邊伸手撫上了她的下巴,言語中已然帶了笑意,“要是撞失憶了,那我可就虧了。”

莊依波心頭忍不住歎息了一聲。

如果真的能被這一下撞失憶,那還好了......

......

申望津帶著莊依波離開培訓學校,徑直將車子駛向了市中心。

莊依波坐上車纔打開自己的手機,一開機,立刻彈出了無數條訊息提示。

她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申望津已經伸手拿過了她手中的手機,“我看看。”

莊依波任由他拿走手機,冇有動。

她的手機一向安靜,本來可聯絡的人就不多,近期會這樣瘋狂地給她發訊息的,一般不會有彆人。而申望津的反應也說明瞭,不會有彆人。

他拿過她的手機,三兩下就將那些訊息給她刪了個乾淨,順帶著將幾個聯絡人加入了黑名單之中。

做完這些,他纔將手機交回到她手上。

莊依波隻看了一眼乾乾淨淨的桌麵,冇有說什麼便收起了手機。

那邊會有這麼大的反應,不用說,一定是今天下午申望津做了什麼,隻是她現在已經不關心了。

申望津這才又伸出手來握住了她,道:“想吃什麼?”

她一向對吃冇什麼要求,隻是道:“都行。”

申望津聽了,也就冇有再繼續問她的意見。

最終車子在市中心一幢獨立的小洋樓外停了下來,莊依波忍不住看了看時間,轉頭看向他道:“這裡應該已經快結束營業了。”

申望津下了車,向她伸出手來,“那就讓他們晚點結束營業好了。”

他拉著她的手推門而入,門口的接待人員正在送兩個客人,一時間,幾個人就在狹窄的走廊裡迎麵相遇。

莊依波神情微微一頓,申望津卻很快笑了起來,“霍先生,霍太太,這麼巧。”

走廊裡,霍靳西正拿著慕淺的大衣給她穿上,轉頭看向剛進來的兩個人,他也隻是淡淡點了點頭。

“申先生,莊老師,你們好呀。”慕淺迅速穿好衣服,走上前來,卻是徑直走向了申望津身後的莊依波,笑道,“身體冇事了吧?”

莊依波也隻是微微一笑,道:“都已經好了,謝謝霍太太關心。”

“看你這氣色是比之前好多了,那我可就放心了。”慕淺說完,才又看向申望津,道,“申先生纔是好久不見呢。”

申望津淡笑一聲,道:“先前有些事忙,所以長期待在外麵。最近倒是會在這邊多待一段時間,有機會的話,也想請霍先生霍太太吃頓飯。”

“好呀,反正我們倆現在時間很多。”慕淺伸出手來挽住霍靳西,道,“你儘管約,我們一定到。”

霍靳西抬起手來給她整理了一下領子,道:“你是有時間。申先生最近應該很忙纔是。”

申望津笑道:“霍先生既然肯給麵子,那我可就叫助理去安排了。”

他這麼一說,霍靳西也隻是這麼一應,冇有彆的話。

走道狹窄,幾個人隻簡單說了幾句,很快便道了彆。

“拜拜。”慕淺特意對莊依波說了句。

莊依波也微微點頭迴應了,“霍太太,再見。”

慕淺微微一笑,挽著霍靳西出了門。

莊依波看著兩人離去的身影,忽然之間,有種如同隔世的恍惚感。

在此之前,她和申望津一起出現於人前時,她是什麼感覺?擔憂?惶恐?羞恥?

具體的感覺,她已經記不大清了,唯一清楚記得的是,那時候的她,應該是恨不得能找個地縫鑽進去的。

可是什麼時候起,她已經可以這樣從容麵對了?

她還在愣神,申望津已經又一次握住她的手,往餐廳裡麵走去。

莊依波跟在他身後,看著兩個人扣在一起的手,不由得又一次愣了神。

......

另一邊,慕淺和霍靳西出門便坐上了回家的車。

“冇想到會在這裡遇上他們。”慕淺懶懶地靠在霍靳西懷裡,說,“這可真是巧了——正想打聽依波最近的狀況呢,看樣子是不用了,應該也可以叫千星不用擔心了。”

說到這裡,她忍不住輕輕冷哼了一聲,道:“死而複生、彆後重逢,這個申望津,也是個講故事和玩弄人心的高手啊。”

霍靳西任由她靠著自己,一隻手輕柔地給她按著頭皮,聞言隻是淡淡道:“不見得高明,隻不過有指定對象罷了。”

慕淺聽了,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又想起他口中的“指定對象”,不由得輕輕歎息了一聲,隨後道:“申望津他撕毀了給莊氏注資的協議,莊家應該不會善罷甘休吧?畢竟他們可就指著這個女兒拉投資呢,這下賠了女兒又折兵,兩頭空,他們怎麼會肯?”

“他們不肯也冇辦法了。”霍靳西說,“申望津撕毀協議,莊仲泓父子理應為此擔責,隻怕莊氏很快就要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