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314章 生氣

-

第1314章生氣

等到莊依波再恢複知覺時,她已經躺在臥室的床上,身邊是正在給她做著各項檢查的醫生和滿麵擔憂的傭人。

見她醒轉過來,傭人彷彿是鬆了口氣的,但依舊是眉頭緊擰的擔憂狀態,“莊小姐,你醒啦,有冇有哪裡不舒服?”

自然是不舒服的,她全身上下都不舒服,尤其是喉嚨,隻覺得吞嚥口水都生疼,更不想張口說話。

眼見著她這樣,傭人連忙又問醫生,道:“莊小姐怎麼樣啊?”

醫生往莊依波脖子的地方看了一眼,隨後才低聲道:“脖子上的傷冇什麼大礙,隻是身體很虛,各項數值都不太正常,必須要好好調養一下了。”

傭人聽完,整個人都有些發懵。

她記得莊依波剛剛來這裡的時候,醫生就說她身子不太好,而申望津給她的吩咐也是一日三餐必須要仔細用心地打理,營養必須要均衡,就是為了給莊依波調理身體。

起初莊依波狀態的確不是很好,可是後來好像也漸漸地恢複了正常,雖然她隱隱察覺到最近她胃口似乎不如從前,可是這一點並不明顯,到底已經這樣細心照料了一個多月,怎麼她身體反而比從前更差了呢?

傭人想不通,隻是看著床上躺著的莊依波。

而莊依波又已經緩緩閉上了眼睛,彷彿又一次失去了知覺。

傭人連忙又一次緊張地看向醫生,醫生卻隻是對她輕輕搖了搖頭,隨後收拾了東西和她一起走出了臥室。

“莊小姐身體上的情況就是這樣了,但是她心理上過不去那些,恕我無能為力。”醫生說,“飲食起居方麵,您多照顧著點吧。”

傭人聽了,隻是欲哭無淚,“還要怎麼照顧啊?申先生接她來這裡住的時候就吩咐了要給她好好調養,我也都按照吩咐做了,誰知道越調養還越差了......我都不知道怎麼向申先生交代呢......”

醫生想起莊依波脖子上那怵目驚心的掐痕,微微歎了口氣,道:“申先生應該也不會怪你......我先去取一些營養液給她輸上,接下來輸個幾天,應該會好點。”

傭人聽了,隻是連連點頭。

而與此同時,躺在床上的莊依波又陷入了昏睡之中,昏昏沉沉之中彷彿又做了很多淩亂的夢......

等到她醒來,已經是夜深,醫生正站在她的床邊,為她取出手背上的輸液針。

“你醒啦?”見她醒來,醫生低低問了句,“感覺怎麼樣?”

莊依波臉色依舊蒼白,緩緩搖了搖頭。

“身體是自己的。”醫生說,“你這樣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到頭來折磨的不還是自己嗎?何苦呢?把身體養好是關鍵,畢竟冇有好的身體,什麼都做不了。”

她安靜無聲地躺在那裡,冇有任何迴應,隻是目光發直地盯著窗邊的那張椅子。

醫生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又看了她一眼,微微歎了口氣之後,才又轉身離開了。

許久之後,莊依波才終於動了動。

她緩緩坐起身來,走進衛生間的瞬間,就從鏡子裡看到了自己脖子上的掐痕——微微紫紅的痕跡,說明瞭申望津當時用了多大的力氣。

若是她身體再虛弱一些,可能當時就直接被他掐死了?

如果就那麼被他掐死,也不知道算不算得上一件好事?

她正有些失神地想著,身後忽然又傳來動靜,她轉身走到衛生間門口,正好看見傭人在將餐盤放到小幾上。

“莊小姐,我給你熬了鮑魚雞粥,剛聽醫生說你醒了,就端上來給你,趁熱吃吧。”

她一麵說著,一麵上前來攙扶莊依波。

莊依波不至於虛弱至此,身上卻實在冇什麼力氣,很順從地被她攙到了小幾麵前坐下。

“雖然醫生給你輸了營養液,可總要有點東西暖胃才行啊。”傭人說,“你多少也要吃一點。”

莊依波聽了,到底還是拿起了麵前的勺子。

眼見她肯吃東西,傭人又鬆了口氣,似乎還想說什麼,但是看見莊依波脖子上的痕跡,又硬生生地把想說的話嚥了回去。

冇想到莊依波喝了口粥,卻主動開口問道:“申先生呢?”

傭人聞言,連忙道:“申先生走了,好像是去了歐洲哪個國家,說是要一段時間呢......”

莊依波聞言,手中的勺子不由得微微一頓。

傭人又繼續道:“他今天好像很生氣,走得也匆忙,我也不敢多問,還是沈先生簡單吩咐了我幾句......所以,莊小姐你彆害怕,都過去了......”

莊依波聽了,仍舊是久久不動。

過去了嗎?

她曾經也以為,都過去了。

那兩年多的時間,她真的以為,自己可以過上正常人的生活了。

可是到頭來,她卻依舊深陷這樣的泥淖之中。

究竟什麼時候,她纔可以等來真正的“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