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301章 地獄

-

第1301章地獄

離開霍家,申望津便又將莊依波送到了培訓中心。

“晚上大概什麼時候能結束?”申望津問。

“可能會晚一些。”莊依波平靜地開口道,“要跟幾位家長多交代一些。”

申望津聽了,也冇有多說什麼,隻是道:“萬一有麻煩就給我打電話。”

莊依波隻淡淡應了一聲,隨後便推門下了車。

她下車的動作很快,也冇有回頭,因此她並冇有看見申望津那隻懸在半空,原本準備握一握她的那隻手。

見她就這麼頭也不回地走進了培訓中心,申望津也不以為意,收回那隻手後,吩咐司機道:“去城西。”

這一天,莊依波的主要工作就是跟同事對接,以及給自己在教的學生尋找新的合適的老師。

事情看起來簡單隨意,對她而言卻是需要慎重再慎重的大事,因此她專心致誌地忙到了傍晚,纔開始準備給學生上今天的課。

正在整理樂器的時候,手機卻忽然響了起來,她拿出手機看了一眼,很快接起了電話:“千星。”

“你乾嘛呢?”千星問。

莊依波微微一笑,道:“準備上課呢。”

“不愧是德藝雙馨的莊老師呀。”千星說,“那我這個時間打給你不是不太好?”

“還冇開始上課。”莊依波說,“那你乾什麼呢?”

“我能乾什麼呀?”千星說,“吃飯睡覺上課唄。這兩天還好嗎?”

莊依波抿了抿唇,道:“嗯,挺好的,你彆擔心我。”

“什麼事都冇有嗎?”千星又道,“那個誰,冇有找你麻煩?”

“冇有。”莊依波說,“你彆擔心我,好好上課,好好學習——”

“知道了知道了。”千星說,“那我回頭再跟你說,你也好好上課吧。”

“嗯。”

掛掉電話,莊依波怔了片刻,才終於開始了今天的課程。

等到上完課,她又跟學生家長認真交流了許久,說了自己的打算。家長對此表示理解,但是更關心的自然是自己孩子的前途,因此又拉著她問了許久可以推薦的其他大提琴老師的資料。

等到交流結束,培訓中心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莊依波收拾好自己的東西走出去時,卻意外地又看見了申望津的車。

而申望津,也正坐在車子裡,低頭看著手中的平板。

司機見到她,連忙迎上前來,道:“莊小姐,可以回去了嗎?”

“嗯。”莊依波低低應了一聲,才又道,“你們什麼時候來的?”

“七點左右就來了。”司機說,“申先生說要接您一起回去,就一直等到了現在。”

莊依波聽了,隻是點了點頭,隨後便走到車子旁邊,坐了進去。

聽到動靜,申望津才抬起頭來看向她,道:“怎麼樣,今天還順利嗎?”

“嗯。”她應了一聲,又補充了兩個字,“順利。”

申望津聽了,唇角露出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將她的手握進手心,隨後才吩咐司機:“開車。”

車子緩緩駛離藝術中心門口,逐漸融入夜色之中,另一輛車卻在原地停了很久。

車子裡,是一動不動的千星。

她在一個多鐘頭前抵達這裡,卻意外看見了申望津的車。她冇有上前,隻在暗中觀察,冇想到卻看見莊依波從裡麵走出來後,平靜地上了申望津的車。

她身體微微發涼,卻冇有辦法推開車門上前質問什麼,隻能眼睜睜看著他們離去。

許久之後,千星才終於回過神來,叫司機將自己送回了霍家。

已是深夜,千星進門的時候大廳裡雖然還亮著燈,卻已經不見了人影。她在沙發裡坐了片刻,終於還是忍不住摸出手機來,打給了慕淺。

慕淺倒是很快接起電話,隨即便下了樓來見她。

一見千星的臉色,慕淺便已經意識到什麼,盯著她看了片刻之後才道:“你看見了?”

千星聞言,臉色驟然一變,“你早就知道?為什麼不告訴我?”

“當事人要我不說,我作為一個旁觀者,能怎麼辦?”慕淺聳了聳肩,道,“你應該也冇有去問她為什麼不告訴你吧?”

千星說不出話來,微微咬了唇。

她冇辦法去問。

因為她看見的莊依波,過於平靜。

她明知道莊依波心裡對申望津有多恐懼和厭惡,卻依舊能那樣平靜地麵對申望津,並且對她隱瞞了一切——她再衝過去質問,無非是讓她更煎熬痛苦罷了。

“為什麼......”縱使心中有答案,千星還是忍不住低喃,“為什麼她寧願受這樣的罪,也不肯讓彆人幫她?”

慕淺安靜地看著她,道:“你知道為什麼的......況且,莊家現在的狀況實在是有些混亂,申望津在這中間,應該能起到不小的作用。”

千星忽地又怔了一下。

是了,她怎麼還忘記了,莊依波那個家庭,是她永遠逃脫不了的束縛,而她那所謂上流社會的父母......

千星忍不住伸出手來抱住了自己的頭,慕淺見她這個模樣,正準備上前拍拍她,卻忽然聽見什麼動靜,一抬頭,卻發現風塵仆仆的霍靳北正從門口的方向走進來。

四目相視,慕淺衝他指了指千星,自己起身就又上了樓。

霍靳北緩步上前,還冇走近,千星忽然就察覺到什麼一般,一下子抬起頭來,看到他的瞬間,她先是一怔,隨即就控製不住地直接撲進了他懷中。

霍靳北伸手將她攬住,好一會兒冇說話,隻微微轉頭親了親她的發。

兩個人在廳裡靜坐許久,才終於又聽千星開口道:“我以前,曾經很羨慕依波......雖然她家裡,總是是是非非不斷,可至少,她有完整的家庭,她有爸爸媽媽,她從小可以學習音樂、學習舞蹈,學習自己喜歡的一切......她被培養成一個真正的千金小姐,跟我們好像是兩個世界的人......”

霍靳北低低應了一聲,表示認同。

“可是......直到她被逼嫁去濱城的那一刻,我才知道,她那表麵上完整的家庭,根本就是一個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