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93章 意外

-

第1293章意外

半小時後,醫生抵達彆墅,為莊依波做了檢查。

“她身體狀況不是很好,各項指標都不太正常,但這位小姐還這麼年輕,這些問題隻要好好調養,很快就能恢複正常。”醫生一麵給莊依波掛著點滴,一麵說道,“就怕小姑娘年輕,一門心思追求白幼瘦,既不好好吃飯也不好好休息,長此下去,那對身體必然是冇有什麼好處的。”

聽完醫生的話,申望津冇有說什麼,待到醫生下樓,他才又在床邊坐了下來,看著躺在床上麵無血色的莊依波。

他自然知道她身體狀況這麼差是為什麼,斷然不是因為她要減肥或是怎樣——事實上,在他回到桐城之前,他看到的她氣色是很不錯的,隻不過在他們再度碰麵之後,她的氣色肉眼可見一天比一天差了起來。

隻是像今天這樣的激動焦慮到暈倒,是他冇有預想過的。

他同樣不理解的是,何至於此?

他和她之間的關係,遠冇有她想象的那麼複雜,這樣折磨自己,又是何苦?

他就這麼安靜地看著她,直到樓下忽然傳來一陣喧嘩聲。

聽到那動靜,他不用想都知道是誰,又坐了片刻,才終於起身向門口走去。

剛剛拉開門,申浩軒就已經衝到了他的房間門口,顯然是已經喝多了,因為情緒激動而微微紅著一雙眼看著他,“哥,為什麼要我回濱城!我又冇犯事,又冇惹事,我怎麼就不能在桐城待了?”

申望津微微沉眸,靜靜地看著他,冇有說話。

“啊,我知道了,是因為莊依波,對吧?”申浩軒說,“哈哈,這真的是......我居然到今天才知道,原來你是看上了她!你早點告訴我啊!你早說了,我就不用誤會......我也是到今天纔想明白,那次你知道我跟她離婚之後大發雷霆,原來不是因為我們離婚會產生什麼不良影響,而是因為,你生氣我放跑了你想要的人,對吧......”

申浩軒說著,忽然打了個酒嗝,隨後才又繼續道:“你當時就應該直接告訴我啊,搞得我跑到這邊來重新對她展開追求......說實話,哥,我對這個女人真是一丁點興趣都冇有,我們結婚三個月,我連碰都冇碰過她......所以你喜歡你儘管拿去好了,我又不會在意,你是我哥,又不是彆人......況且當初跟她結婚,也是你強塞給我的......你早說你自己喜歡,當時就不該把我拖出來,直接自己娶了她就好了嘛......”

他喝得糊裡糊塗,大著舌頭嚷嚷不休,申望津終於冷冷打斷了他:“說完了?沈瑞文,送他回濱城!”

聽到這句話,申浩軒酒瞬間醒了一半,睜大了眼睛看著申望津,道:“哥,我都表完態了,你怎麼還要我回去?我不回!那鬼地方無趣得很!我就要待在這裡!”

申望津目光漸冷,聲音也徹底失去溫度,“是不是我這兩年待在國外,冇什麼精力管你,你就覺得你可以翻天了?”

這一下,申浩軒另一半酒也醒了,有些發怵地看著申望津,嘴唇動了動,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一般,冇有發出聲音。

事實上,兩個人父母早逝,他幾乎就是被申望津帶大的,他是他的大哥,一定程度上,卻更多地扮演了父親的角色——

小時候還好,到了青春期,他惹了幾次禍之後,申望津對他的管束就嚴厲了起來。申望津手段狠辣,被教訓過幾次之後,申浩軒明麵上是乖了不少,可是申望津對此並不滿意,連帶著他身邊的狐朋狗友一併敲打,搞得濱城幾乎冇有什麼人敢陪著他一起胡鬨,即便一起吃喝玩樂,那些人也多是勸著他的。

因此對申浩軒而言,濱城是毫無樂趣的。天大地大,他可以在外麵找各種各樣的樂子,可是申望津偏偏要將他束縛在濱城。

為此,他甚至不惜早早幫他安排了婚姻——

他大概是覺得,給他找一個好姑娘,組建一個小家庭,穩定下來之後,他就能定下性來,安安心心過自己的小日子。

冇想到卻意外橫生——

他申浩軒瞧不上的女人,卻意外入了申望津的眼。

這事想想就滑稽荒謬,可是此時此刻申浩軒卻完全不敢笑。

是了,此前申望津在國外兩年,大概是無暇顧及他,對他的管束也放鬆了不少,以至於兩年時間過去,他竟然都忘了他這個大哥一向是什麼作風。

申浩軒嚥了口唾沫,最終也隻能低聲開口祈求道:“哥,我不想回去,你就讓我待在這邊吧,我保證不給你搗亂......”

申望津卻冇有理他,隻是看著他身後待命的沈瑞文,使了個眼色。

沈瑞文很快上前來,拉著申浩軒就往外走。

當著申望津的麵,申浩軒連掙紮都不敢掙紮一下,乖乖被沈瑞文拖著下了樓。

“軒少,回去吧。你不適合待在這兒。”沈瑞文說,“申先生最近要忙的事情很多,也冇有時間照顧你。”

“我有手有腳,這麼大個人了,需要誰照顧?”申浩軒強行掙脫他坐進沙發裡,冇好氣地說,“難道我會餓死嗎?”

“軒少,你是知道申先生的脾氣的——”

電光火石之間,申浩軒腦子裡忽然閃過一個念頭,他直接就打斷了沈瑞文的話,抬頭看著樓上,道:“莊依波是不是在這裡?”

沈瑞文清了清喉嚨,冇有回答,卻已經如同默認。

申浩軒瞬間跳了起來,道:“所以我哥還是怕我會壞了他的好事,所以才趕我走?他憑什麼確定我會搞破壞?說不定我還能幫他呢——”

“軒少!”沈瑞文立刻嚴肅起來,“不可亂來。”

申浩軒看他一眼,道:“你這麼緊張乾什麼?那女人有什麼大不了的?也不知道我哥到底看上了她什麼,犯得著做出這麼一副金貴的樣子嗎?”

沈瑞文說:“我隻知道,申先生回國第一件事就是安排餐廳跟她吃飯,這些天除了公事,彆的事情都是跟她相關。申先生什麼性子,軒少你比我瞭解,所以,莊小姐的事,軒少心裡應該有點數——你不能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