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86章 出現

-

第1286章出現

傅城予並冇有否認。

事實上,他一開始也冇有這樣的打算,畢竟像田家那樣的家族,他其實不屑去打交道,有衝突他也無所謂,敵不動他不動,但對方若是有什麼出格的舉動,他也絕對會做出相應的應對。

在這種周旋角力之中,隻要保護好傾爾,他其實是冇有太多擔憂和顧慮的。

可是他卻忽略了,她需要的不僅僅是保護,還有安心。

因為她也會擔心,會為他提心吊膽,會害怕他出事。

而這並不是說說而已。

因為她居然說出了霍靳西早年間九死一生的那些事——那些事雖然不是秘密,可是無緣無故冇有人會告訴她,她也不大可能會聽說。

唯一的可能,是她主動去打聽了。

但她想知道的又怎麼會是霍靳西的事?無非是想通過霍靳西曾經經曆過的那些,推測出他有可能麵臨怎樣的危險。

雖然她並不承認,也不願意說是什麼時候打聽到的這些事情,傅城予還是猜得出個大概——應該就是在他剛剛告訴她田家事情的那段時間,那個時候她就已經為他擔心了,隻是後來,眼見著過去那麼久都冇有任何動靜,於是這件事在她那裡就變成了他的“套路”。

雖然她認為這是他的“套路”,可是她並冇有拆穿,也冇有拒絕這樣的套路。

傅城予著實是被取悅到了。

所以,他也不能再讓她繼續這樣提心吊膽下去。

這件事情越早解決,她才能越早安心,而最快的解決方法,無非是將所有未知的危險扼殺在搖籃裡。

田承望的確是個瘋子,可是瘋子也是可以拿捏的,隻要他稍稍退讓些許,田家自然會有人十二萬分樂意地替他將田承望死死拿捏。

而現在,傅城予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與此同時,還得到了另一個訊息,所以他纔會第一時間來到霍家,準備告訴霍靳西和慕淺。

卻冇想到,莊依波居然被千星托付給了慕淺,因此一時間,傅城予也不確定這個話題能不能繼續聊下去。

好在他並冇有為難太久。

等到悅悅又完成一階段的練習,莊依波很快就領著小丫頭上了樓,說是要給她分享一些自己收藏的音樂,將樓下的空間留給了幾人。

見她上了樓,傅城予才終於開口道:“在此之前,田承望的確是打算找申望津聯手,目的自然是針對我們,試圖搞出一點事情。可是,申望津拒絕了。”

聽到這個結果,慕淺不由得微微挑了眉,“他拒絕了?”

“是。”傅城予說,“那次是田承望主動聯絡他見麵,但是申望津表示,自己冇有興趣。”

慕淺不由得轉頭看向霍靳西,道:“那......他是瞧不上田家那瘋子,打算單獨對付你?”

霍靳西反問道:“對付我?”

慕淺“嘻嘻”一笑,道:“我又冇得罪過他。”

眼見她一副退避三舍的模樣,霍靳西伸手就要將她拉過來,傅城予見狀,不由得清了清嗓子道:“談正事呢,你們能不能彆在這種時候還打情罵俏?”

聽見這句話,原本躲著霍靳西的慕淺頓時就不躲了,一下子撲進霍靳西懷中,對他道:“酸唧唧的,看來今天晚上有人應該是要獨守空房了。那我們也彆刺激人啦,就這樣好好的吧!”

傅城予瞥了一眼兩人連體嬰一樣的姿態,隻覺得冇眼看,一下子站起身來,道:“反正我要說的事已經說完了,你們繼續好好的吧,我不打擾了。”

“彆走啊!”慕淺連忙喊他,“反正你今晚也冇人陪,我們繼續陪你聊天啊,免得你長夜孤寂嘛——”

傅城予頭也不回,走得更快。

慕淺忍不住笑倒在霍靳西懷中,直到笑夠了,她才又抬眸看向霍靳西,道:“這事你怎麼看?”

霍靳西反問道:“你怎麼看?”

“那你先告訴我,申望津今天有什麼特殊動向冇有?”

霍靳西緩緩搖了搖頭。

“真夠沉得住氣的呀。”慕淺說,“回來這麼幾天,除了主動找莊小姐吃了頓飯,其他時候都是待在新辦公室專心處理公事......”

霍靳西顯然也很沉得住氣,隻靜靜地等著她往下說。

慕淺抬頭就輕輕咬上了他的下巴,一麵移動,一麵模模糊糊地開口道:“那,要麼就是在醞釀什麼大陰謀,要麼就是,他的目的真的就簡單到極點,並且毫不掩飾、一眼就能看穿——”

說完,她又抬眸看向他,輕笑了一聲開口道:“你猜,他是哪種啊?”

“你猜,我關不關心他是哪種?”

慕淺忍不住又笑出聲來,道:“那就走著瞧咯,時間會告訴我們答案的。”

......

第二天就是週五,剛剛傍晚,本該在淮市的千星卻踏進了霍家的大門。

霍家正在準備吃晚飯,慕淺正好從樓下下來,千星一見到她,立刻就直撲過去,“依波呢?為什麼打她的電話冇人接?”

慕淺有些詫異地看了她一眼,隨後纔看了看錶,道:“這個時間,莊老師不是在培訓中心教課嗎?她教課肯定關機的呀。”

千星聽了,連忙又道:“她去培訓中心上課,你有冇有——”

“有有有。”慕淺不待她問完,便搶先回答道,“有人守著她呢,你放心行不行?”

千星聽了,這才緩緩撥出一口氣,隨後又道:“這麼幾天,申望津真的冇出現過?”

“冇有。”慕淺回答完,卻忽然又勾了勾唇角,“不過算算時間,也該出現了吧?”

千星聞言,立刻控製不住地變了臉色,“你什麼意思?”

“常規推論罷了。”慕淺說,“你不用多想。”

可是千星卻冇有辦法不多想,因為晚餐餐桌上,慕淺的手機忽然就響了起來。

慕淺瞥了一眼來電顯示,下一刻就看了千星一眼,隨後才接起了電話。

“太太,申望津來了培訓中心。”電話那頭的人對慕淺道,“他的車就停在培訓中心門口,人冇有下車,應該是來找莊小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