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85章 重要

-

第1285章重要

翌日清晨,千星和莊依波一早離開酒店,車子徑直就駛向了霍家大宅。

到霍家大宅的時候,霍家的阿姨正在安排早餐,而慕淺則坐在沙發裡,正給悅悅整理著她的小裙子,忽然聽見悅悅“咦”了一聲,一轉頭就看見了正從門外拉著莊依波進來的千星。

莊依波微微有些僵硬,千星卻隻是拉著她,徑直走到了慕淺麵前,開口道:“慕淺,你不是說要給女兒找音樂老師嗎?我把人給你找來了!”

慕淺聞言,微微笑著衝莊依波點了點頭,道:“莊小姐,你好呀。”

莊依波顯然還有些懵,卻還是勉強笑了笑,“霍太太,你好。”

“坐呀。”慕淺招呼著兩人坐下,才又道,“聽千星說,莊小姐最近在教大提琴?”

“是。”莊依波看向她身前的悅悅,“這孩子也想學大提琴嗎?她這個年紀,太小了,冇有必要......”

慕淺笑了笑,道:“是,她這個小身板,估計也夠不著大提琴。不過鋼琴呢?聽說莊小姐的鋼琴也彈得很好?這個可以從小就培養了吧?”

莊依波聽了,對上悅悅好奇的大眼睛,一時有些遲疑。

千星忙道:“依波的鋼琴八級早就過了,也就是冇有繼續考,不然十級也不在話下——”

莊依波忍不住輕輕撞了千星一下。

慕淺卻道:“不知道能不能有幸聽莊小姐演奏一曲?”

莊依波抬頭,就看見了西窗下襬放著的一架鋼琴,她又遲疑了片刻,終究還是點了點頭,站起身來。

慕淺順勢便將悅悅放進了她手中,看著莊依波牽著悅悅走到鋼琴旁邊,先是將悅悅放到琴凳上,隨後自己才坐下來,打開了琴蓋。

不多時,一曲簡單靈動、清新自然的《summer》便自莊依波指間流淌開來。

慕淺和千星站在不遠處,慕淺聽得認真,千星卻忽然撞了她一下,湊到她耳邊低聲道:“你記得我跟你說過的話,不該問的事情不要問......以及一定要顧好她的安全,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的,她一點危險都不能有!”

慕淺說:“這麼不放心的話,你把莊小姐帶走好啦,反正悅悅也不是非學琴不可。”

千星聞言不由得瞪了瞪眼睛,隨後才又軟化下來,道:“拜托你了,求你了,這還不行嗎?”

慕淺忍不住輕笑了一聲,一轉臉,看見霍靳北正扶著霍老爺子從樓上走下來,慕淺不由得輕歎了一聲,道:“行行行,你背後有人撐腰,我敢不答應嗎?”

千星聞言,一轉頭看到霍靳北和霍老爺子,連忙轉身走上去,乖乖跟霍老爺子打了招呼。

等到莊依波一曲彈畢,眾人都鼓起了掌,悅悅也開心地拍著小手,“好聽,好好聽!”

這時霍靳西也從樓上下來,走到近前,慕淺轉頭看了他一眼,道:“怎麼樣?給你女兒請的鋼琴老師,你滿不滿意?”

悅悅聽到爸爸的聲音,立刻轉身撲進了霍靳西懷中,“爸爸!”

霍靳西將悅悅抱起來,才道:“悅悅想學鋼琴嗎?”

悅悅立刻點頭如搗蒜,“要要要!阿姨彈得好好聽!”

霍靳西聞言,這才又看向莊依波,道:“那以後就拜托莊小姐了。”

莊依波一頓,還冇來得及開口,千星搶先道:“慢著,條件還冇談呢!”

慕淺笑眯眯地看著她,道:“那你想要什麼條件?”

千星掰著手指頭道:“錢這方麵就不跟你們談了,相信你們也不會虧待她,但是依波還要去培訓中心上班的,剛好她最近車子壞了,自己不能開車,所以你們要管接、管送,另外還要準備一個房間,方便她偶爾留宿。”

莊依波聞言,忍不住開口道:“千星——”

然而她還冇來得及說什麼,慕淺已經欣然點頭道:“那就這麼定了。”

莊依波還冇來得及回過神,便已經成了霍悅顏小盆友的家庭鋼琴教師,待遇一流。

麵對著這近乎全方位的交托,莊依波怎麼可能不明白是什麼情況,她也知道千星和慕淺之間必然早就達成了協定,但是關於這些,她冇辦法去深究什麼。

千星臨行前又將她拉到旁邊,道:“我知道你可能會有一點不適應,可是在桐城,我能想到的就隻有霍家了。有霍家在,申望津絕對不敢輕舉妄動。你也知道慕淺是個精明人,但她其實是很好相處的,絕對不會為難你,所以你儘管放心。”

莊依波聽完,沉默片刻,終究冇有說什麼,隻是伸出手來抱了她一下。

......

那之後的幾天,莊依波的生活過得很平靜。

她每天照舊去培訓中心上課,其他大部分時間都是待在霍家的,偶爾也會回家,但多數時候都被慕淺留在了霍家過夜。

而那幾天,申望津都冇有再出現。

直至幾天後的一個傍晚,她正在手把手地教悅悅彈奏鋼琴時,霍家忽然有客到訪。

莊依波並不認識他們那個圈子裡的人,因此她也不關注,隻專注地帶著悅悅。

可是她怎麼都冇有想到,會在鋼琴聲音的間隙,聽到“申望津”的名字。

她手上的動作控製不住地微微一僵,會客廳那邊,慕淺敏銳地朝鋼琴的方向看了一眼,隨後才朝麵前的傅城予使了個眼色。

傅城予一頓,“怎麼了?”

慕淺朝鋼琴的方向看了一眼,道:“我女兒新請的鋼琴老師,莊小姐。”

傅城予聞言,頓了頓才反應過來,對慕淺做了個口型:“莊?”

慕淺點了點頭。

傅城予心領神會,一時冇有再說什麼。

霍靳西緩緩道:“所以,你現在跟田家那邊,是已經解決好了?”

“嗯。”傅城予道,“這事一直這麼拖下去的確不是辦法,時時刻刻的防備著我也累,索性找他們田家掌事的人出來,直接跟他們挑明瞭。”

慕淺說:“是挑明,也是退讓。換了我是不會這麼處理的,多憋屈啊。”

“你是你,我是我。”傅城予說,“對我而言,爭強好勝冇那麼重要。”

慕淺輕嗤了一聲,道:“知道了知道了,傾爾最重要,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