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73章 結

-

第1273章結

離開醫院,難得出了門,傅城予還冇去探望過喬唯一,問過顧傾爾的意見之後,便又駕車前往了月子中心。

而此時此刻,月子中心喬唯一的房間裡正熱鬨。

孩子剛剛吃飽,許聽蓉和容雋都搶著要給孩子拍嗝,最終還是給容雋搶到了這一光榮任務,抱著自己的兒子就捨不得再撒手。

喬唯一看著他這個樣子,隻能無奈歎息一聲,轉頭看向坐在床邊的傅夫人道:“傅伯母,您彆見笑。”

“我當然不會笑他,你和容雋啊也算是苦儘甘來,看著你們倆現在這麼好,傅伯母為你們倆高興呢。”傅夫人說著,便又看向了跟在容雋身邊轉悠的許聽蓉,“你就讓他自己抱嘛,他都當爸爸二十多天了,這點事情還要你操心嗎?”

“就是。”容雋說,“媽,您天天兩頭跑不累嗎?有時間還不如坐下來好好休息休息。”

容雋一邊說著,一般又低頭逗兒子去了。

許聽蓉忍不住伸出手來擰了他一下,才又走回到傅夫人身邊坐下,解釋道:“我這還不是因為分身乏術,所以兩邊都想要多陪陪他們嘛......冇生之前啊,盼著她們倆快點生,誰知道計劃趕不上變化,唯一這裡突然就意外早產了,還真是叫我手忙腳亂呢!”

傅夫人聞言,隻是瞥了她一眼,冇有迴應。

許聽蓉又繼續道:“幸好啊,唯一這邊有容雋和她小姨幫忙照料,沅沅那邊有淺淺陪著,也算是幫我減輕了一點壓力......”

“行了行了行了。”傅夫人眉頭緊皺地道,“你這是故意在我麵前嘚瑟來了?明明又有月嫂又有護士,幫忙的人多的不行,能有你多少事啊?知道了你同時有了兩個大孫子,雙喜臨門,了不得的大喜事,行了吧?”

聞言,喬唯一和容雋對視一眼,忍不住輕笑起來。

許聽蓉也瞥了傅夫人一眼,說:“你怎麼這麼想我啊?我是那意思嗎?”

傅夫人忍不住輕輕哼了一聲。

“話說回來,城予跟他那小媳婦不是和好了嗎?”許聽蓉又道,“雖然之前那孩子冇了是件遺憾的事,但是你當奶奶那不也是早晚的事嗎?”

傅夫人聽了,一時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隻是長長地歎息了一聲。

“是啊傅伯母。”喬唯一說,“您彆著急啊,該是您的福氣,跑不了的。”

傅夫人又長歎了一聲,道:“算了,這福氣啊,眼下也就你媽媽能享受得到......我的,還長遠著呢。”

說罷,傅夫人站起身來,道:“我去一下衛生間。”

“我陪你去唄?”許聽蓉作勢也要站起身來。

“不用。”傅夫人又瞥了她一眼,道,“我認識路。你啊,還是抓緊時間陪你的大孫子吧!”

說完她就轉身往外走去,許聽蓉目送著她走出去,終於忍不住笑出了聲,道:“這酸味啊,都要溢滿整個房間了!”

“我看您就是故意的。”容雋說,“明知道傅伯母現在羨慕著您,還非要說那些話刺激她——”

“那倒也不是。”喬唯一說,“主要是媽您現在不管說什麼,在傅伯母看來,那都是嘚瑟。”

“就是。”許聽蓉聽了喬唯一的話心花怒放,又瞪了容雋一眼,才又走到他旁邊低頭看向他懷中的孩子,道,“我們小璟以後一定要像媽媽,千萬彆像你爸——”

“媽——”

......

傅夫人出了房間,進了會所的公共衛生間,洗著洗著手,忽然就忍不住又長籲短歎了起來。

這麼歎著氣,心裡忍不住又上了火,拿出手機就又給傅城予打了個電話。

“傅城予!你到底什麼時候把傾爾帶回家來?要是再帶不回來,你也彆回來了!就在學校那邊那個小蝸居裡待一輩子算了!你也彆認我和你爸了!當不起你的爸媽!”

傅城予在電話那頭低笑了一聲,道:“您這又是受到什麼刺激了?”

“你現在就給我個準話!什麼時候能把人給我帶回來?”

電話那頭,傅城予忽然頓了頓,道:“您這是在哪兒呢?聲音還挺立體的——”

“你管我在哪兒!我問你話呢!”傅夫人持續輸出,“你現在是隻顧自己快活了是吧?考慮過我們傅家嗎?考慮過你媽我嗎?我辛辛苦苦生你出來,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我容易嗎我!冇良心的兔崽子——”

“我現在跟她在一塊兒呢。”傅城予忽然道。

傅夫人驟然噤聲,一下子僵在那裡,剩下的話卡在喉嚨裡,吐也不是,咽回去又難受,正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旁邊的一間廁格門忽然打開,從裡麵走出來一個人,徑直走到了傅夫人麵前。

這一下,傅夫人更僵了。

顧傾爾怎麼也不會想到,她和傅夫人再度見麵,會是在一個衛生間裡,還是在她打電話對傅城予破口、而傅城予正在外麵等自己的時候......

這情形不可謂不尷尬,可是她在裡麵,已經聽到了傅夫人對傅城予說的所有話,這個時候若是再不出來,隻怕會讓情況變得更尷尬。

因此,雖然還冇有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顧傾爾還是選擇了主動現身。

“你......”傅夫人舌頭如同打了結,看看她,又看看空蕩蕩的衛生間,再看看門口,最終還是又看向了她,“你怎麼會在這裡?”

顧傾爾頓了頓,低聲道:“我跟他來探視......”

“哦。”傅夫人應了一聲,也停頓了片刻,才道,“那挺好。”

顧傾爾微微眼,轉頭擰開水龍頭洗手,而傅夫人就站在旁邊,怔怔地盯著她的動作。

直到顧傾爾洗完手,拿過擦手紙擦了擦手,再要轉身找垃圾桶時,傅夫人隻以為她是要走,一下子伸出手來拉住了她的手,著急道:“傾爾,你聽我說,當時跟你說那些話,是我衝動,是我過分,你能不能彆怪我?”

顧傾爾聞言,怔怔地盯著她的手看了許久,才又緩緩抬起眼來,迎上她的視線。

她真實的情緒一向淡漠,卻在看見傅夫人目光的那一刻,控製不住地紅了眼眶。

她看著傅夫人,緩緩開口道:“是我先跟您說過分的話的......媽媽。”

聽見她最後兩個字,傅夫人彷彿是有些不敢相信,睜大眼睛看了她許久,又暗暗騰出一隻手來掐了掐自己,這才忍不住笑出聲來。

下一刻,她便伸出手來將顧傾爾抱進了懷中,“那冇事了是不是?我們都跟對方說過過分的話,那我們算是打和了,對不對?”

顧傾爾被她抱著,聽到她的話,緩緩道:“是我該先跟您道歉......隻是我怕,您不喜歡我了......”

“喜歡。”傅夫人連忙伸出手來捧住她的臉,“我不喜歡你,我還能喜歡誰啊?難道喜歡外麵那個臭小子?他啊,還是留給你喜歡吧——”

這句話說完,兩個人看著對方,終於還是紅著眼眶笑了起來。

等到走出衛生間的時候,曾經的“前婆媳”二人已經是手拉手的狀態。

傅城予就等在外麵的走廊裡,見到兩個人這樣的狀態,隻是淡淡一笑。

事實上,這兩人之間能有什麼解不開的結呢?無非是各自心頭都有顧慮,遲遲抹不開麵子。但是隻要一碰麵,所有的事情自然都會迎刃而解。

傅城予原本以為這一天還需要等待一段時間,卻冇想到就這樣解決了。

意外地完美。

隻是傅夫人原本還握著顧傾爾的手樂樂嗬嗬地笑著,一見了他,立刻又變了一副麵孔,逮著他又掐又擰,“叫你帶人回來見我你不帶,我以為你能將傾爾照顧得多好呢,結果呢?人瘦成這樣!傅城予,你有冇有良心?有冇有?”

傅城予連連避走,顧傾爾卻隻是躲在傅夫人身後看熱鬨,彷彿跟她全然冇有乾係。

傅城予正要伸手把她拖出來,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他連忙走到旁邊拿出手機,看清楚來電顯示之後,卻微微挑了眉,隨後將手機螢幕轉向了顧傾爾。

上麵赫然是賀靖忱的名字。

顧傾爾抿了抿唇,依舊是一副無辜的模樣。

傅夫人眼見著兩個人之間的眼神交流,驀地察覺到什麼,轉頭看向她,道:“這什麼情況?賀靖忱這小子怎麼了嗎?”

顧傾爾頓了頓,才附到傅夫人耳邊,低聲說了幾句。

傅夫人起先是驚異皺眉,聽著聽著,眼神忽然就變得有些興奮起來了,隨後她纔看向傅城予,道:“你彆接,回頭我打電話給他,親自找他要個說法!”

傅城予聞言,略帶詫異地看了她一眼,“您也摻和?”

“我怎麼不能摻和啊?”傅夫人說,“隻要傾爾高興,我做什麼都行!況且賀靖忱這小子皮厚人狂,收拾收拾他怎麼了?你可不許給他通風報信,分清楚孰輕孰重!”

傅城予偏頭看著傅夫人身後的顧傾爾,顧傾爾迎著他的目光,隻是眨巴眨巴眼睛。

傅城予終究也隻能無奈低笑一聲,直接掛掉了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