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l小說 >  天定姻緣 >   第1266章 騙子

-

第1266章騙子

這一個夏天,傅城予幾乎都是在安城度過的。

中途倒也回過桐城,也去過彆的城市幾次,可是每次他都儘量當天就趕回,實在來不及,最多也就是第二天就回來了。

他把安城當家,隻一段時間還好,時間久了,難免有諸多不便的地方。

對此傅城予的適應能力很高,旁人卻是挨個來問候他。

在慕淺、賀靖忱、容雋、容恒、墨星津依次致電問候後,傅夫人的電話終於也忍不住打了過來。

“你小子是準備留在安城當上門女婿了是嗎?”傅夫人張口就道,“都在那邊待多久了,你還打不打算回來了?”

傅城予聞言道:“您之前不是挺支援我待在這邊嗎?”

“那是什麼時候?現在什麼時候?”傅夫人說,“兩個多月過去了,你還冇把人帶回來,傅城予你到底能不能行了?”

正說話間,顧傾爾的聲音忽然自外間傳來:“二狗的玩具你瞧見了嗎?”

傅城予聞言應了聲:“在窗沿底下,你找找看。”

電話那頭,傅夫人聽到顧傾爾的聲音,氣焰頓時就矮了一截,隨後才低聲道:“你們倆在一塊兒呢?”

“如您所見。”傅城予道。

“二狗是誰?”

“我們養的貓。”

“......”傅夫人無語了片刻,才又道,“養貓養得這麼起勁,那孩子的事呢,有冇有計劃?”

這下輪到傅城予無語,“您覺得現在說這事合適嗎?”

“怎麼不合適啊?”傅夫人說,“要不是之前那場意外,我現在都已經當奶奶了!我都能抱著我孫子上街了!”

聞言,傅城予不由得沉默了片刻,才道:“說好不提之前的事了,您又提。”

傅夫人頓了頓,才道:“我今天見到沅沅,肚子已經老大了,很快就要生了,我羨慕嫉妒還不行嗎?”

傅城予抬頭看了看桌上的日曆,這才意識到時間的飛速流逝。

“九月開學她就要去學校報到,到時候不回來也會回來,您就不用操心了。”傅城予道。

“回來是回來,關鍵是......你得把人給我帶家裡來!”傅夫人不由自主地壓低聲音道,“你懂不懂?”

傅城予不由得低笑了一聲,道:“我懂。”

聽見他的笑聲,傅夫人頓時惱羞成怒,“你笑什麼笑!總之抓緊時間把人帶回來!”

說完,她也不等他的迴應,直接就掛掉了電話。

傅城予放下手機,顧傾爾正好抱著貓貓走進屋裡來,陪它在屋子裡玩起了叼球遊戲。

“我媽打來的電話。”傅城予放下手頭的事,看著她的動作開口道。

“哦。”顧傾爾隻是輕輕應了一聲。

“她想知道我們什麼時候回桐城。”

“哦。”

“她還想知道你會不會跟我回家去。”

聽到這句話,原本一直看著貓貓的顧傾爾終於偏頭看了他一眼。

傅城予緩緩道:“她之前去學校找你,跟你說了那些話,她一直耿耿於懷,又拉不下麵子。所以,我先幫她說道說道,那件事,能不能不跟她計較?”

顧傾爾聽了,神情略略一頓,隨後纔看向他道:“不關你的事,不需要你來說道。”

說完,她抱起貓貓就又起身走了出去。

看著她的背影,傅城予低笑一聲,很快也起身跟了出去,陪她一起逗貓玩耍起來。

到了九月,學校開學報到的日子近在眼前,顧傾爾這邊跟話劇團合作的劇目也進入了正式排練的階段,這一階段需要她參與的部分不多,因此顧傾爾也能安心地先去學校報到。

臨行前,她收拾了從夏天到冬天整整一個箱子的衣物,反觀傅城予,卻是兩手空空,什麼都不打算帶的模樣。

“你那些衣服不收拾嗎?”顧傾爾問。

傅城予看了一眼掛在她衣櫃裡的衣物,反問道:“放在那裡就好啊,為什麼要收拾?”

顧傾爾聞言,隻瞥了他一眼,再不多問什麼,又埋頭收拾自己的東西去了。

兩人在一個陽光明媚的午後抵達桐城,顧傾爾要先去學校,傅城予就先陪她去了學校。

這天正是學校的報到日,傅城予的車子纔剛剛聽到宿舍樓前,就有顧傾爾的同學看見了他們,遠遠地就跟他們打起了招呼。

“傾爾,你哥哥對你也太好了吧,居然還親自送你來學校!”

聽到這句話,“哥哥”和“妹妹”不由得對視了一眼。

傅城予將她的揹包從後備箱拿出來遞給她,正要說什麼,顧傾爾卻忽然輕輕推了他一把,說:“好了,你先走吧,她們會幫我把行李拿上去的。”

說完她就伸手去取自己的行李箱,傅城予卻直接按下了後備箱的關門鍵,說:“行李我先拿回家,晚上再來接你。”

顧傾爾一聽,頓時就有些急了,“不行,我要住寢室。”

傅城予一聽到“住寢室”三個字就不由得擰起了眉,隻是靜靜地看著她。

顧傾爾也眉頭緊蹙地看著他。

兩人就這麼對視著,末了,還是傅城予先低頭,“寢室給你保留著,你白天學習累了可以回來休息,但是晚上——”

“晚上也住寢室。”顧傾爾連忙打斷他,道,“這學期時間緊任務重,多得是事情要處理,我可不想來回折騰。”

她一邊說著,一邊就擠開了他,又打開後備箱,對著旁邊站著的幾個同學道:“你們幫我拿一下行李啊!”

幾個女生頓時都走上前來幫忙,一麵幫忙一麵對傅城予道:“傾爾哥哥你放心吧,我們寢室住著還是很舒服的,我們會幫你照顧傾爾的,你不用擔心。”

傅城予聽了,目光落在顧傾爾身上,而她隻是忙著拿自己的東西,用儘全力地迴避著他的視線。

最終,傅城予也隻能無奈搖頭一笑。

成功將行李放進寢室之後,顧傾爾也算是鬆了口氣,晚上傅城予來接她時,她也毫無負擔地坐上了他的車。

結果傅城予的車子才駛出學校大門,就徑直駛向了旁邊的一條街道,緊接著,駛入了附近一個看上去已經有些老舊的小區。

顧傾爾驟然警覺起來,轉頭看向他,道:“來這裡乾嘛?”

“這裡有傢俬房菜不錯。”傅城予說。

“不可能。”顧傾爾說,“我從冇聽說過這裡有什麼私房菜。”

傅城予笑了一聲,道:“你在這邊多久,我在這邊多久?你不上去看看,怎麼知道不可能?”

顧傾爾將信將疑,到底還是將手放進他的手心,跟著他一起上了樓。

小區已經有二三十年樓齡,外麵看著有些顯舊,內部倒還保持得乾淨整潔。

傅城予領著她在一處房門前停下,示意她敲門。

然而,顧傾爾纔剛剛按響門鈴,下一刻,就見到他的手徑直握上了門把手。

前門開了,身後是堵肉牆,顧傾爾直接就被逼進了門。

入目,是一間與小區外表極其不相稱的原木風溫馨小居。

顧傾爾卻瞬間尖叫了一聲,隨後轉頭看向他,“騙子!”

騙子卻隻是低笑一聲,隨後伸出手來抱住她,低頭吻了下來。-